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67 你在,我也在。
    她伸手攀上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蹭着他的皮肤,拼了命地想把眼泪流干净。

    他的内心轰然决堤,揽住她的腰的手臂收得更紧,另一只手压住她埋在自己颈窝里的头,他疯了似的一遍一遍地叫她,“陌陌……”

    她哭了好久,他叫了好久。

    她哭得终于失去了力气,流干了眼泪,不抽搐了。她没有离开他的怀抱,静静贴在那里。他也不动。

    两个人以静制静。

    终于,她伸手拉下了腰间浴袍的带子,宽大的浴袍滑落,露出精致而性感的蕾丝睡衣。

    顾以笙错愕,再也控制不住,他一下扯过她,抱起她的身子,没有发一言,往卧室走去。

    那样大的力气,那样深切的渴望!

    进了卧室,没有开灯,他把她放在床上,身子压了上去。

    她也搂住他,用手捧住他那张看起来那样绝望的脸,她亲上去,一处一处,她满脸泪水,把他的也浸湿。“傻瓜,你这个傻瓜,顾以笙,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你为什么要爱上我?我不值得你爱!不值得你爱啊!”

    她不停地重复,不停地掉泪,不停地吻他。

    “听着,丫头,我爱你,爱情爱了就是爱了,没有值得不值得!”黑暗里,他的眼中带着无尽怜惜,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面上细腻光滑的肌肤,体贴道:“你不用说,我明白。我们还活着,要活好,不枉此生!”

    她的眼泪还在流淌。

    当他们再度融合的时候,那种带着刺痛直达心尖的战栗感,让她几欲昏过去,她咬紧牙,默默承受着。最终,在他霸道而凶猛的掠夺中,疼痛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波胜过一波的激烈狂潮。

    窗外灯火依旧,室内却是温暖旖旎。

    一年后。

    清明节。

    顾以笙开车载着乔陌然去墓园,车座后面,摆了三束鲜花,玫瑰,百日草,雏菊。

    到了墓园,他们各自捧了各自的花,去了各自思念的人的墓碑前,车里,是那一束雏菊,没有拿。

    乔陌然捧着那束百日草,来到了曹泽铭的墓碑前。

    顾以笙捧着玫瑰去看车希言。

    在墓碑前站定,乔陌然望着墓碑上的照片,声未响起,泪已千行,她轻声地呢喃着:“泽铭,我来看你了!永远想念你,我的爱人!我很抱歉,我又跟他在一起了,我知道你放不下我,把我们托付给他是想成全我和他,你的良苦用心我都明白。我遵从了自己的心,在五年后决定跟他过日子,带着我们的孩子,他对宝宝很好,比对禅儿还好。可是,很多时候,我觉得对他不公平,我不知道还没有爱情,或许更多时候已经是溶入血水的亲情了。我想要为他生个孩子,你会怪我吗?你不会的是不是?……泽铭,这一生你给的爱,我还不清了……他对我真的很好很好,你放心吧,我会开心度过生命里的每一天,我们会想念你跟希言……”

    她在墓碑前站了很久,说了很久,视线注视着上面那阳光一般的笑颜。终于深深地一瞥,转身离开。

    拐出这片墓区后,在路上,看到阳光下站在那里等候的高大的男人,不经意间,发现他鬓角竟然有几丝银发,三十九岁而已,何时竟然有了银丝,不知道为何,心中是如此酸楚。

    顾以笙无声地微笑,伸出手,她也递过去,放在他宽阔的掌心里。

    他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出墓园,拿了那束雏菊,再返回,一起去另一个墓碑前,顾惜陌,那个他们曾经孕育过的孩子的墓碑前。

    乔陌然在心中呢喃:宝宝,如果有缘,希望你还能投胎。

    顾以笙把墓碑周边打扫干净,小心翼翼的好像怕触痛了什么。

    乔陌然看的心疼,因为明白,这里面寄托了什么,他们并不光彩的过去,他们走错迷失的过去,他们曾经差点错过的,无论如何,他跟她一样,是心疼缅怀那个孩子的!

    她想要再给他生一个孩子,属于她跟他的,也许,这样,对他才公平!

    三个月后的一个早晨,乔陌然在厨房给孩子们煮早餐,煎鸡蛋的时候,一阵恶心感袭来,她忍不住关了火去了洗手间,悄悄拿试纸试了下,两道红杠。她心中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她家亲戚也很久没有来了,今天大概需要去医院确诊了!

    在浴室呆了良久,平复自己的激动心情,她想,顾以笙知道这个消息也会很高兴吧?但是她又怕空欢喜,还是想等去医院确定了之后再告诉他,于是不动声色地洗手再度回到厨房,吻着油烟味又是一阵恶心。

    “怎么了?”顾以笙听到动静,立刻从卧室出来。“胃不好吗?”

    乔陌然摇摇头:“以笙,你把鸡蛋煎完,我去喊孩子们,等下你陪我去一趟医院!”

    “不舒服?”

    “是想检查下!”

    “这就去吧!”他心思已经着急,担心她生病。

    她摇头,“没有大碍,相信我,好吗?”

    他望着她的眼睛,终于点点头。

    送孩子们去学校和幼儿园后,他开车载她去了医院,也不问,就直奔肠胃科,她却拉住他,指了指楼上。

    顾以笙皱眉。“怎么了?我们先去挂号!”

    “以笙,去妇产科!”她说。

    顾以笙有点不解。

    之后,她没说话,拉着他进妇产科,说了自己的怀疑,顾以笙在外面等着,心都要跳出来了!

    之后开了血液检查,去抽了血,等待着结果。

    整个等待的过程里,顾以笙的手一直是手心冒汗,乔陌然倒也不着急,拉着他在医院周边闲逛。他有点担心,她却安慰他:“运动一下,对身体好,你今天不要去公司了,陪我转转吧!”

    “怎样都好!”但是他现在想知道她肚子里到底有没有!

    终于等到了十一点出结果,去拿的时候,他一眼看到上面hcg的含量远远高于正常水平,他不知道代表什么,回到妇产科,给大夫看了,大夫笑着恭喜他们:“祝贺你们,怀孕了!密切关注,排除宫外孕,只要不流血,等过阵子可以做b超了!”

    “谢谢!”顾以笙几乎是哽咽了!

    之后,他一把抱起了乔陌然,就这么抱着下楼了!

    “以笙,你放我下来!”她喊。

    可是他就是不松开,一直抱着她回到停车场,轻轻地放下来,让她坐在车里,他也钻进去,头靠在她的肚子上!

    她一顿,伸手轻轻地抚着他的发,只感觉腿上湿漉漉的,一阵滚烫袭来。

    她心里一惊,明了那是他的眼泪。她的眉睫一颤,心底一闪而过一股温暖而细微疼痛的感觉。

    一个历经沧桑之后的老男人喜悦而激动的泪水,或许没有人理解,可是,对于她和他来说,这人生真的太不容易了!

    她轻轻地抱住他的头,哽咽着柔声道:“以笙,你猜他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

    他不说话,只是她腿上更热了,眼泪似乎越来越多。

    终于,他说:“什么都好,我都喜欢!陌陌,我没有想到……”

    他没有想到她还会肯为他生孩子,这是他从来没有奢望过的。

    她拉起他的身子,让他面对自己,她看到他还落着泪的脸,然后凑过去,轻轻地吻上他的泪痕,小声道:“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遵从了自己的心,就想这样!”

    “谢谢你!”他哽咽,然后抱住了她。

    八个月后,乔陌然顺产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顾铭言。

    那天听说顾以笙在产房离陪着乔陌然生产,看到她痛他哭的稀里哗啦,一时成为产房里的笑话。顾先生却不在意,也不怕别人取笑。

    出院的时候,顾妈妈抱着孩子,顾蓝护着,顾以笙抱着乔陌然,裹得严严实实的,禅儿牵着怀铭弟弟的手,一起奔上房车。

    远远地,别人从从后面望去,心生羡慕,这样一家人,如此的温暖,有人在,就是幸福!

    满月的时候,她抱着孩子,依偎在他的怀中,“以笙,谢谢你一直都在!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为有两个男人曾经这样深深地爱过她。添加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