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53幕:噩梦惊魂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水无怜奈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带过一眼。她的眉头紧锁,心里像是盘算着什么。

    最后她加大摩托车的马力,奋力抬起车头。整个摩托车带着人腾空而起,跨越到了前方的一辆外国旅客的车顶。

    看到这一幕的fbi们惊呆了,竟没想到水无怜奈会有如此车技。

    摩擦和强有劲的压力使得车顶发出阵阵巨响,车内的两个外国人虽然受了惊吓,可是无法在高速公路上停车,只有继续前进着。

    没想到,趁两人的注意力全在车顶的异常骚动,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滚出一个足球。接着,一个小男孩跨过了高速围栏,停在了马路中央。

    外国人始料未及。看到那个孩子后,立刻变得惊慌失措,急忙按下手挚。

    车顶的水无怜奈也没想到马路上会突然出现一个孩子。正失神时,摩托车下的私家车猛地急刹车,将水无怜奈和摩托车甩了出去。

    那一瞬间,水无怜奈只有尽量控制住摩托车滚动的方向,不让车和人砸到那个孩子。

    只可惜,摔在地上的一刹那,她便失去了知觉。

    “怎么会这样!?”詹姆士见状立刻停下车,跑了出来。

    这样轰动又惊心动魄的场景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茱蒂和皋月不敢怠慢,也跟着下了车,跑到水无怜奈出事的地点。

    她的身体和脸上都挂了彩,摩托车也摔成了碎片,看起来伤势很严重。

    詹姆士摸了摸她颈部的动脉,试探了一下她的呼吸。说道:“她还活着,快点送医院!”

    因为这个意外事故,发生在土门康辉的车后十米远,所以土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而是接着匀速向目的地行驶。在草坪上方的路骑着摩托车的格兰利威也没有被这场事故吸引住目光,继续紧跟着土门康辉的车。

    但是,琴酒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格兰利威的耳朵戴着耳机型对讲机,所以他能够感觉到格兰利威附近大约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那一声爆炸声是怎么回事?基尔那边是不是出了问题?”

    格兰利威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她被fbi追赶的时候,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了,刚刚的爆炸声是摩托车的声音。”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琴酒和伏特加难以置信。

    如此一来,现在水无怜奈很大的几率,已经落入fbi的手里。

    “那么,dj呢?”

    “我继续跟着呢。就在我斜下方的前面……”

    就在格兰利威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正后方有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格兰利威立刻看向后视镜,小小的镜子里出现一辆黑色的雪佛兰。而驾驶位上的,正是赤井秀一。

    “别想逃……”赤井见前方的人发现了自己,不经意地笑了出来。

    宿命中的对手啊……我们又见面了……

    他立刻将变速杆拉到极限,雪佛兰的车头立刻逼近格兰利威摩托车的车尾。两人此刻的距离不过二十厘米。

    “是赤井秀一……”格兰利威依旧面不改色。将现在的情况,通过耳机麦,汇报给了琴酒。

    赤井……秀一?琴酒的脑海里掠过那黑色长发男人,难以忘记他那寒光凛凛的墨绿色的瞳孔。

    如果是别人还好说,赤井秀一的能力和格兰利威不相上下。硬碰硬如果打不成平手,就会被fbi围困,败下阵来。

    现在水无怜奈和组织失去了联系,如果再让赤井秀一抓到格兰利威的话,黑衣组织的损失就不止一点点了。

    “不要动手,直接甩开他。这次的暗杀行动暂时停下……”琴酒对着话筒说道。

    听到指令,格兰利威血红色的瞳孔亮了一瞬。接着,他抽出腰上别着的柯尔特手枪,单手上膛。

    他轻瞥了一眼后视镜的雪佛兰,只凭借镜像里的世界,便向身后盲狙了起来。

    “砰砰砰——”如炮竹般的声响连续不断地传来,分别打在了雪佛兰车体的各个部位。

    赤井秀一没想到他竟如此乱来,连忙打了一个急转弯,躲过了剩下的子弹。

    “这家伙,看来玩真的啊……”赤井秀一本不想动用武器伤害他。可是如今格兰利威的意志被黑衣组织完全操控起来,也许只有打伤他,将他带回fbi总部,才能继续想办法。

    虽然很不习惯右手拿枪,但赤井秀一依然在几秒钟内,利落地将子弹填满。然后伸出窗外,对着格兰利威的摩托轮胎开了一枪。

    不知是那个禁药的效果,还是格兰利威手疾眼快。他看到后视镜里赤井秀一的动作,立刻抬起摩托车车头,使之奋力一跃,躲过了那颗子弹。

    这样千分之一罕见的速度令人咋舌,赤井秀一微微张了张口,愣住了。

    当摩托车车轮重新着地,格兰利威已经将身体反坐在车座上,并对着赤井秀一邪魅一笑。

    摩托车和雪佛兰依旧保持着前行,相差的距离也和之前那般。但这种反开摩托的能力,却是常人很难做到的。

    恍然间,赤井秀一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面前的一切让他难以置信。

    趁此机会,格兰利威对着雪佛兰的轮胎连续开了几枪。前轮子中弹后发出一声闷响,然后车的速度整体下降,最后缓缓地停了下来。

    而格兰利威的摩托车却还以刚才的速度行驶,不出几秒钟便消失在赤井秀一的视线。

    “可恶!”赤井秀一第一次将情感如此清楚地表露在外,忿忿地捶了一下方向盘中央。

    车笛声骤然响起,传来一阵轰鸣。

    如此,黑衣组织的计划被迫中止,琴酒和科恩便分别开车离开了鸟矢大桥的范围。他们知道,如果再继续埋伏下去,很可能会中了fbi设下的圈套。

    琴酒第一次遇到被人算计的事,所以开车返回的时候,一直板着脸。左想右想都感觉不太对劲。

    为什么fbi会对组织的计划了如指掌,似乎有人故意从中作梗一样。

    如果不是组织里面出现了叛徒,就是哪里泄露了秘密。就好像在停车场时,那辆柯尼塞格跑车的主人,将窃听器安在空车位的地上,偷听到了几人商谈的机密。

    琴酒对那个消失的神秘的人突然感兴趣起来。他一边操控着方向盘,一边带着些许笑意,问道:“对了,伏特加。我让你调查那个车主的事,有消息了吗?”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