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41章 又来了
    可伶恨极了这个老头的无耻,若不是看在他是老头的份上,早就几拳揍过去了,她回头冷冷地道:“你再嚎,我告诉你,郡主从来说话算话,你如果再惹得她动怒,仔细她立刻命人把你捆到城门上去。”

    陈老爷子如今信得瑾宁是真的言出必行。

    他是被丢出来的,哪个女子能做出这么狠辣的事情来?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跟随过来的人,陆续被赶了出来。

    那中年汉子出了门口,指着里头痛斥瑾宁,“像你这样的女人,凶狠无赖不懂孝义,是克星,是灾星,你生时累你母亲死,活时累你父亲死,陈靖廷娶你为妻,迟早也被你害死,你这种人断子绝孙……”

    二可在门口听到,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狂怒,两人一同跃出,抡起拳头就朝他打过去,直打得他哭爹告娘,跪地求饶。

    瑾宁坐在廊前抱着小黑,听着外头的动静。

    之前叫陈狗调查过陈家,基本她能猜到方才嘴贱骂他的就是陈家庶出的儿子,排行第四。

    他是靖廷的四叔,但是他嘴里说的是什么话?

    瑾宁心头一阵悲凉,靖廷怎么会有这样的亲人?

    如果今日靖廷在场,他是怎生的失望?

    骨血亲情,血浓于水,说不在乎是假的。

    就等同当日她也说不在乎父亲对她如何,可她心里就真的不在乎了吗?

    陈家如今落得如斯田地,靖廷心里是一定不会好过的,因为父母的神牌,还供奉在陈家的祠堂里。

    他们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陈家人。

    “郡主,不必在意他们说什么。”钱嬷嬷过来安慰。

    瑾宁摆摆手,闭上眼睛,“我没事,我只是担心,既然他们今日闹到将军府,总会闹到靖廷的面前去的,我能承受这一切,因为我对他们毫无感情,但是他们始终是靖廷的亲人。”

    靖廷,其实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的人,他缺失亲情,所以会特别在乎亲情。

    其实如果今日这老头是带着善意与和解来的,她未必不愿意对话。

    亲人闹翻,是最残酷的局面。

    “此事,要不就瞒着大将军吧!”钱嬷嬷也担心,如今大将军身负重任,着实不能让他被这些事情困扰。

    瑾宁摇头,“不,不能瞒着他,有些事情发生了,就瞒不住,而且,我和他说过,不管什么事,都不会隐瞒彼此,如果是我,我也希望他能告诉我,即便多残酷,也不要被瞒在鼓里。”

    一如前生,李良晟若想休妻,早早说了就是,她虽然会难过,但是不至于会那样。

    钱嬷嬷道:“这家人如此可恶,我前几日见那陈子飞过来,还觉得他谦卑有礼,想着陈家好歹也有个懂事识趣的人,今日一见,实在是让人愤怒。”

    瑾宁冷道:“嬷嬷,若陈家但凡有个懂事识趣的人,怎么可能当年靖廷被陈家厌弃的时候,无人出来为他说过一句话?”

    钱嬷嬷叹息,“郡主言之有理啊,陈家当年家大族大,要真有几个人出来帮大将军,也不至于这样,而且,陈大将军夫人当年也不会心灰意冷,把大将军托付给侯府之后,自寻短见随大将军去了。”

    瑾宁不语。

    其实她不理解婆母的做法。

    当年,公爹死后,陈族里所有人都认为靖廷是克星,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在靖廷承受这么多骂名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就算再因丧夫难受痛楚,也不该丢下儿子自己寻短见。

    一个孩子,同时失去父亲和母亲,是多残忍的事情?

    她认为,婆母太自私了。

    瑾宁轻声道:“她不该寻短见的。”

    钱嬷嬷道:“当年的事情,老奴也知道一些,当年神鹰将军死后,朝廷嘉奖下来,陈家的人受领了,可哪里容得下大将军母子呢?当时斥骂灾星,不止斥骂大将军,还斥骂了夫人,夫人觉得自己死了,便可背负了所有的骂名,所以才会寻了短见,殊不知,人心哪,冷啊。”

    瑾宁没想到还有这个内情,不由得沉声叹气,“倒是我错怪了婆母。”

    “做母亲的,女儿便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哪里会有不痛惜孩子的父母呢?她大概也是没了法子。”钱嬷嬷道。

    这事过后两天,陈子飞来了。

    期间,靖廷没有回来过,还不知道此事。

    陈子飞来的时候,瑾宁也还在军营,不过,钱嬷嬷见他不是来闹事,便道:“你若坚持要见到郡主,便等着吧,至于要等多久,那就不知道了。”

    陈子飞只道还是推搪之词,但是父亲和弟弟被毒打了一通回去,他是如今的当家人,怎么也得问个明白的,不可白白叫人揍了。

    胸口憋着这口气,所以他打算今日都耗在将军府了,哪怕等到明日,也要等到她回来。

    一直等到晚上,陈瑾宁还没回来,他心里的怒火就越发炽盛,可他也隐忍不发。

    下人做了饭菜,让他去吃,他也不吃,连水都不喝一口,这是执意不吃不喝他们将军府一口粮一口水了。

    又从晚上等到戌时,人还是没回来,但是他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渴得要紧,心里头不由得越来越烦躁。

    终于,到了亥时左右,听得外头有说话的声音,问得下人说是郡主回来了。

    他心头窝住的一把火,终于可以发出来了,当下猛地站起来三步拼作两步地跑出去。

    “陈瑾宁……”他冲过去也不顾一切,就先喝了一声,只是站稳了脚步,却看到陈瑾宁带着两位武将还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进来。

    “郡侯有客人?那要不我们先到书房等您?”那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错愕地看了一下满脸怒容的陈子飞。

    瑾宁看着陈子飞,“您是?”

    陈子飞冷冷地道:“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叫陈子飞,是靖廷的三叔。”

    瑾宁听得他自报家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完没了了?看来等她忙好了,还是得寻个时候把这事给解决了。

    她转身对那位大人道:“吴尚书,那就先请您和二位将军移步到书房去,稍等我片刻。”

    吴尚书道:“那好,此事今晚必须得落实了,还请郡侯能抓紧点,毕竟军政大事,不容拖延。”

    他这话,是说给陈子飞听的,这人看着脸色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