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43章 可以回去
    “小看人是不是?”人旋即被拖进了房间。

    瑾宁双腿一软,唉声道:“我觉得办完了。”

    “我今晚要回山上了,咱方才有些事情还没办完!”靖廷正色地道。

    “你说的有道理。”瑾宁赞同,“你拖着我去哪里?”

    “为什么要说?”靖廷走过去,牵着她的手一同进去,“该是怎样就怎样,说得好听了,免得他有什么期待,你不觉得我现在最不需要就是一群有血缘关系的人在我面前长吁短叹吗?”

    瑾宁在后面,双手抱膝看着他,揶揄地道:“你就不能多说几句好听点的?”

    靖廷看着他上了马车,便转身进来。

    陈子飞很少和这样一板一眼的人交流,做生意的人,多少都会应酬几句,说几句客套话,但是靖廷没有,所以,陈子飞也没办法接话,有些无奈地走了。

    靖廷说:“好,我接受这个道歉。”

    靖廷一路送他出去,到了门口,陈子飞忽然转头看着靖廷,眼底湿润,“不管如何,三叔还是要给你道歉,当年,三叔没有尽到努力帮你。”

    瑾宁看到靖廷如释重负,不禁笑了,至于这么明显吗?稍稍掩饰一下也好吧。

    靖廷松了一口气,道:“好,我送你!”

    陈子飞绞尽脑汁,想跟靖廷说些话,但是,他实在也找不到话题,最后,喝了一盏茶,他依依不舍地起来,道:“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靖廷只得陪着他坐。

    陈子飞这才道:“那太打扰了,我坐一会儿就走了,我还有事。”

    还是瑾宁道:“不如,留下来用饭?”

    但是,陈子飞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喝着茶。

    靖廷看着他,等着他说告辞的话。

    一下,便无话了。

    靖廷应道:“好的。”

    便道:“那好,你看什么时候回来,便命人通知三叔。”

    陈子飞也觉得今日有些仓促,还没跟家里的人打过招呼,前几日父亲来将军府被驱赶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愤怒,他需要时间好好劝劝。

    “现在有些仓促了,等我下次回来再去吧。”靖廷道。

    陈子飞道:“他们的灵柩,移送回了故土,你若想回去拜祭,以后等你空闲了,三叔陪你回去,不过,你眼下可以先去大宅祠堂拜祭一下他们,你放心,三叔会安排好一切的。”

    靖廷舒了一口气,“这确实是我多年的盼望,自父亲母亲走后,我还没在灵前磕过头,上过一炷香,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也娶妻了,我很想告诉他们,如果方便的话,还请三叔代为安排,等我下次回来,我便带着瑾宁去父母灵前上香,还有,我父母的坟在哪里?我想到坟前拜祭一下。”

    “是的,毕竟那是你的父母,他们一定期盼你回家的。”陈子飞眸光闪亮地看着他。

    靖廷不想听太多旧事,道:“我听瑾宁说,你们愿意让我回去拜祭父母。”

    “三叔当年实在是有心无力……”他说着,却不敢大声说,因为,这是苍白的借口,他是无力,可他可以说一句,但是他没有,他一句话都没说过。

    陈子飞心头一酸,又忍不住想要落泪,这个侄子,实诚得让人无地自容。

    靖廷有话说话,“是的,尤其在我失去父母之后你们这样对我,我确实憎恨过的,不过现在还好吧,侯府的人对我很好,我也有贤妻瑾宁,一切都好。”

    陈子飞点头,喃喃地道:“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憎恨我们了,在你还那么小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照顾过你,反而让你小小年纪就得寄人篱下。”

    “失态好,至少是情之所至。”靖廷说。

    陈子飞坐下来,尴笑了一下,“对不起,三叔有些失态了。”

    “三叔,坐!”靖廷没有回应他的煽情,只是微微点头,露出了一个微笑。

    有的只是一种来自于血源的悸动,轻轻地感触了一下,仅此而已。

    但是,如今看着眼前这个人,要说有多少感情,他是没有的。

    年幼他不懂,但是如今他知道,当时的三叔或许是想留他的,只是有心无力。

    他记得来侯府之前的一个晚上,三叔抱了他起来,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叹气。

    三叔算是整个家族了对他最温和的人,就是在父亲牺牲之后。

    靖廷是有记忆的,对这个三叔。

    他半响,才忍过喉头的发哽,“靖廷,还记得三叔吗?”

    陈子飞看到靖廷的时候,眼圈就红了。

    陈子飞收到帖子过来的时候,夫妇二人才从屋中出来,虽衣衫整齐,发鬓贴服,但是脸色绯红,气息微乱,还是让人遐想非非。

    可伶可俐转头,互相翻白眼,越来越过分了,这还是大白天呢。

    瑾宁委屈万分,“我没什么需要交代的。”

    靖廷眸光闪过异样的情愫,一手拽她起来,“别废话,回屋跟我交代交代。”

    瑾宁用脚勾了他一下,眉目弯弯,“嗯?诱人然后呢?”

    靖廷定定地看着她,“你这个黑炭头,都黑成这个样子了,怎么看着还那么诱人啊?”

    瑾宁无辜,“我什么时候不礼貌了?”

    靖廷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礼貌过?”

    “毕竟,”瑾宁轻叹,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陈家好遗传啊,陈子飞的眼睛也很漂亮的,“你们是本家,我这样确实有些不礼貌。”

    靖廷一怔,看着她,“你怎么会这样想?”

    “好!”瑾宁吩咐可俐去下帖子,坐下来问靖廷,“你可有怪我这样对待你祖父和四叔?”

    靖廷听了之后,想了想,道:“你下个帖子,傍晚请他过府吧,到陈家大宅去,不着急,且等我闲一些再说,如今确实你我都抽不开身。”

    至于之后陈子飞来,她也直说了,把陈子飞的诚意都放在靖廷的面前,让他自己斟酌选择。

    瑾宁把他祖父和四叔过来闹事的事情说了一番,也没隐瞒,她是命人撵走的。

    靖廷在陈子飞来了之后第三天,回来了。

    虽然也糊涂,可糊涂中,也是讲点道理的。

    不过,这陈子飞倒是和那天来的两人不一样。

    陈家这边,迟早得要再来往的,靖廷始终得回去拜祭父母,为了这点,忍下这口气也不妨。

    瑾宁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