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都1010章 怨不得咱们
    ♂nbsp;

    路上,马车里的玄参急吼吼的问着苏好,“苏好,你快说,你到底觉得哪里还有问题。https://”

    “贵妃娘娘有私心,可以理解,她嫌弃陛下因着她的母家而娶了她,可实际上并不宠爱她,所以她很陛下,也算能说得通,再说红粉小郡主中了毒是因为吃了陛下的那些糕点,虽然那些糕点都是贵妃娘娘做给陛下吃的,可是陛下平日里的所有吃食都是要有层层把关,怎么就会验不出来毒呢?”

    玄参先是低头琢磨,随后又似是恍然大悟,“对,你说的有道理,怎么可能做了手脚有毒的东西会验不出来,一定是有人与贵妃通了气,所以故意对贵妃的糕点不查验。”

    苏好心下一惊,忙喊着,“不好,可能陛下现下还在吃着有毒的糕点。”

    “什么,不会吧!你说的是真的?”

    苏好点点头,冲着马车外的阿魏喊着,“阿魏,要快点,加快速度。”

    “是,姑娘。”

    苏好与玄参一路赶去皇宫,去寻了玄胡后便一起去往冷宫,苏好反复审问贵妃,究竟是与何人串通一起谋害陛下。

    可贵妃死咬着就是不说,她一口咬定无人与她合作,完全都是她一个人搞的鬼。

    苏好苦口婆心劝说贵妃,贵妃的心里其实早已动摇,可她嘴上仍旧不肯说些什么。

    “明日,我们会再来的,希望那时你已经想清楚了,并且愿意告诉我与你合作的那人究竟是谁。”苏好说完后,与玄参、玄胡离开了。

    三人走后,贵妃独自一人坐在那,开始琢磨这事。

    最终,她决定为了三个儿子的未来,能保住他们不出事不被牵连,她愿意说出那个与她合作的人,以及那个这正的幕后黑手。

    …………

    康宁长公主府内。

    院子里,康宁长公主长在院落里的贵妃椅依靠着。

    “铅丹那个女人被抓了?”康宁长公主问着身边的人。

    “是,她已经暴露了。”

    康宁长公主斜嘴一笑,“这个蠢女人,竟然想用下毒的方法杀了那个昏君,真是愚蠢至极。”

    “陛下身边的人可还有咱们的人?”

    “现下并无,早在事发之时,便让人安排着都撤了出来,调到了旁的宫里当差。”

    “嗯,你办的好,这事,容她先折腾着,咱们人避避风头,待这阵子过去了,再重新安排进去也好。”

    “是,公主说得是。”男子说完后,突然察觉到不远处的房顶上有黑影闪过,他本能的挡在了康宁长公主的神前。

    康宁长公主见势,噌的一下子坐了起来,躲在他的身后,小声说着,“怎么了?”

    话音刚落,一支冷箭便咻的一声飞速射来,男子快速的伸手一抓,接住了那只冷箭。

    这男子名唤春不见,是康宁长公主身边豢养的杀手,武功高强,曾为康宁长公主暗中铲除不少人。

    “公主,是那个人给您的字条。”春不见从冷箭的箭头上解下一张绑在上面的字条,转身递给康宁长公主。

    康宁长公主

    接过字条打开看着,只见她冷笑着,半晌后春不见才问了声,“那个人说了什么?”

    “春不见,看来,你得随本宫进宫一趟了。”

    “为了何时?”

    “铅丹那个蠢女人怕是要不能留了,那个人说,今个越王与靖王和那个叫苏好的死丫头去了冷宫,怕是说了些什么,担心着铅丹会说出不该说的事情,毕竟那个人在陛下身边的那颗棋子还不能动,他咱们杀了铅丹,得帮他保住那颗棋子。”

    “是,公主殿下。”

    翌日,苏好与玄胡、玄参再次去往冷宫,却发现了悬梁自尽的铅丹。

    苏好懵了,是她大意了,来找过铅丹之后,该找人保护她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被人灭口了。

    “这可怎么办?她死了,那现下便是死无对证了,咱们可怎么挖出那个在父皇身边的人啊!”玄参急的直挠头。

    “哎呀,烦死了,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你总是问我怎么办怎么办,我哪知道怎么办,我……”

    苏好的心里又急又气又烦躁,被玄参这么一问,她压抑许久的脾气一下子爆发了,把玄参吓得半晌没敢再说话。

    玄胡安抚着二人,“都别着急,虽然线索现在断了,可是,都想想,多想想,咱们总能想出办法的。”

    苏好深吸一口气,叹了一声,低头冥思苦想。

    几个人在宫里来回转悠,一个个像是找不到回家路的幽灵,只知道低头走路,却早都压根不知道自己走去了哪里。

    可是为难了人家重楼,得了消息要来告诉他三人,却满皇宫跑遍了,才找到他们三个人。

    “越王殿下、靖王殿下,苏好,可是,可是找到你们了,死了我了。”重楼气喘吁吁的冲着三人跑了过去,三个人还跟游魂似的没有反应。

    “别走了,出事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这话彻底让三个没有了灵魂的凡胎肉体有了反应。

    “什么大事!”“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重楼说了宫外传回来的消息,让三个人同时感觉到惊天霹雳一般。

    九皇子与十皇子在前往藩地的路上,均惨遭杀害,而八皇子也在路上遇到刺杀,坠落悬崖后生死未卜。

    陛下得了消息后,当即昏了过去,现下正在自己的寝宫悔恨不已,他不该一时怒气送走了三个儿子,不然他们也不会被人害死。

    本来还有共犯一时,苏好他们未曾告诉陛下,生怕打草惊蛇,可让这杀人灭口的事一出,陛下反而亲自找了苏好他们。

    苏好再次成为了查案的主力,而玄参成为了辅助队友,玄胡则奉命前往几处事发之地接回他几个弟弟的遗体回来安葬。

    苏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天一夜,他不曾出过门半步,不吃不喝就在那屋子里面带着,就连个厕茅房都未曾去过。

    这可把守在屋外的玄参给急坏了,在屋外一个劲的喊着苏好,生怕她一着急想不开了。

    夜深人静了,医馆里的其他都睡了,玄参还守在屋外,他透过映着烛光的窗户纸,可以清晰的看到屋子里来回走来走去的

    苏好,这才没有担心一脚把门踹开。

    过了许久,苏好似乎想出了什么,也或许是被尿给别的不行了,打开了屋门,噌的一下子一溜烟的凑个屋子里面跑了出来。

    “唉!苏好,你,这是去哪,你这……”玄参见着苏好跑了出来,急忙喊着她。

    “我憋不住了,要去茅房,你先回去吧,我已经想出来解决的办法了,明个一早你来接我。”苏好喊我了这话,人也一溜烟的没了人影。

    玄参听了这话,才安了心,点着头笑呵呵的大喊一声,“得嘞,明个哥哥来接你。”

    翌日,一大清早的苏好便起来了,她做好了一切准备去宫里打这一杖。

    晌午时,红粉自身体恢复之后,便又跟从前一样,日日来陛下身边陪伴。

    内殿里,一道道珍馐美味经由宫人之手传递着,验毒的太监总管挨个去检验,随后又让试毒的小太监逐个吃了之后,方才让陛下与红粉小郡主食用。

    红粉小郡主与陛下正吃得开心呢,突然见着那个刚才试毒吃过御膳的小太监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瞬间把宫人吓得纷纷后退而去。

    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与孩童般的哭闹声,太监总管葛根转头看去,只见陛下与红粉也口吐鲜血,纷纷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葛根欲上前查看,却被突然的叫喊声镇住了,“都给本王老老实实呆着别动。”

    玄参像极了那些纨绔子弟没脸没皮时的形象,那走起来快成螃蟹了,还故意把自己的佩剑倒着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就走进了内殿。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太监总管葛根慌了神,竟然冲着众人大喊,“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有人毒杀了陛下。”

    宫人慌乱不已,一个个的不知所措,而玄参一脸的邪恶之笑,缓缓走上前,故意放慢了动作,一点点的将自己的剑拔出,还耍酷一般的耍了几下剑,然后抵在了葛根的勃颈处。

    “闭嘴吧!吵吵死人了。”

    苏好跟随其后,两手叉着胳膊放于行前,一边慢慢悠悠的走着,一边看着地上吐血倒地的小太监,连连摇头啧啧啧着。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你们,越王殿下,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想,想要造反!”葛根一边低眉瞄着抵在自己勃颈处的剑,一边看向玄参。

    “啊呸!你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你还真敢胡说八道啊!亏父皇重用你那么多年,你可是自幼跟在父皇身边的伺候的老人了啊!”玄参气坏了,可还是强忍着怒气,没彻底撒了出来,仍旧按照苏好所安排的剧本演着戏。

    一群侍卫冲了进来,将殿门紧紧关闭,那些宫人被侍卫的剑吓得都纷纷退去在边上跪着一动不敢动。

    苏好走上前,把陛下推搡开,瘫在了另一侧,随后,她拿起陛下用过的筷子来回扒拉着那些珍馐美味。

    “葛根大总管啊!这些,你可是亲自验过毒的啊!我也想问问啊,你那验毒的工具怎么就不管用不好使了呢!”苏好俨然变成了一个恶毒的女巫一般,步步紧逼,“你说,你验了没毒之后,陛下才吃的,这可不能赖我们啊!”

    “对,怨不得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