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30章 1706.赵如悟剑(下)
    第2030章 1706.赵如悟剑(下)

    这让赵洞庭瞬间从那种玄之又玄的意境中下意识的挣扎出来。

    然后他向着那剑意升起的地方瞧去,眼睛瞬间瞪得滚圆,尽是震惊之色。

    在他看向的地方,是仍然坐在石桌旁的赵如,还有持木剑站在旁边的赵安,以及贴身伺候两位皇子的两个宫女。

    虽然两个宫女年龄要大许多,且都有中元境的修为,但此时她们两个都是眼睛瞪得圆鼓鼓,显然剑意并非是她们发出来的。

    再看赵安。

    虽然赵安这时闭着眼睛,但脸色些微苍白,额头已经轻微冒汗。这是被剑意摄住的迹象。

    他到底年龄还太小,没有半点修为,即便这剑意同样稚嫩,却还是能够影响到他。

    赵洞庭的眼神最后才落到赵如的身上。

    并非是他不喜欢赵如,而是赵如沉默寡言的性子注定他不会如赵安那般受关注。

    赵洞庭的眼睛也是在这个时候瞪圆的。

    赵如同样闭着眼睛,但仿佛气定神闲。他既没有脸色苍白,更没有额头冒汗。是谁在刚刚领悟剑意,一目了然。

    “竟然是如儿!”

    赵洞庭真没想过赵如会在才刚刚满六岁不多时的年龄里就领悟剑意这种东西。因为不敢想。

    想来江湖上谁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光是听着都觉得是天荒夜谈。

    六岁多就领悟剑意,让那些数十岁好不容易臻至上元境,却始终苦苦不能领悟的江湖高手作何感想?

    有的人甚至就是因为没悟意境而始终不能突破到真武境去。

    若有人在这样的年龄就顿悟意境,岂不是说他们数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以前江湖上有没有这样的绝世天才,没人知道,因为无从考究。反正从那些各类古籍上,好似是没有记载这类妖孽的。

    这绝对是比赵洞庭、比吴阿淼、比年轻时的空千古都还要更为妖孽的妖孽。

    赵洞庭以前想,这世间就算有再如何天赋出色的剑道天才,领悟剑意也应该得十五岁往后。而且,是得像是吴阿淼那样的剑痴才行。而现在,他的亲身儿子却是生生打破这种他自以为的“定律”。

    回过神后,赵洞庭大嘴瞬间裂开,喜形于色,向着赵如掠去。

    他没动赵如,只是将赵安裹挟在腋下向着远处些掠去。

    两个见识不算浅的宫女也在这时候反应过来,不敢打扰到自家主子的顿悟,亦是连忙向着远处掠去。

    只有赵如仍旧坐在石椅上,沉浸在自己的顿悟里。

    这种顿悟玄之又玄,是可以回不可言传的东西。即便是连赵洞庭,也没法知道现在赵如脑袋里想象的是什么。

    或许他正在魂游天外,感官宇宙之妙。又或者是沉浸在某种事情里,细细体悟人生。

    当然,后面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以赵如现在的人生,应该是没有什么值得回味和去品悟的东西。

    这也是为何年龄越小越是难以顿悟剑意的原因。

    非是有大机缘、大悟性者,是很难沟通宇宙之妙,进而领悟意境的。江湖中高手十有八九都是通过事件或者自然感悟到意境。

    赵洞庭也是通过自然感悟到剑意的,不过不同的是,他感悟到的那种生机意境特别特别罕见而已。甚至可能前无古人。

    从层面上来讲,通过某件事情而影响心境而感悟出来的意境,不如通过自然感悟的。而通过自然万物感悟的,又不如通过宇宙感悟的。因为宇宙最是奥妙无穷,由之感悟出来的意境也往往玄之又玄,而且有着难以想象的潜力。

    赵洞庭抱着赵安落地以后,赶在赵安提出疑问之前就捂住后者的嘴巴,然后对他轻轻摇头。

    赵安这小家伙机灵得像是只山里的野猴子,瞧瞧赵如,随即鸡啄米似的点头。

    其后赵洞庭松开捂住他嘴的手,赵安果然没有多问。以这小家伙的性子,这真是颇为难得的事情。

    天色渐渐亮堂起来。

    寝宫中越来越多的人起床以后习惯性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

    只这回赵洞庭就站在靠近院子台阶的地方,见着谁出门,便抢在她们出声之前,对她们做噤声的动作。

    乐婵、乐舞、图兰朵、李秀淑、颖儿、张茹、柳飘絮、朱青瓷、美清子等女相继起床,还有些宫女,齐刷刷站在院子里。

    她们在赵洞庭作出那个手势后,都是看向坐在石椅上的赵如。有的疑惑,有的惊喜,但都没有说话,院子里鸦雀无声。

    如岳玥、韵景、颖儿、柳飘絮这般修习武道的,都很快意识到赵如身上这是发生什么事情。当然感到高兴。

    特别是岳玥、柳飘絮武道修为都很是不俗,她们更能明白发生在赵如身上的顿悟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赵如在剑意之道上有着旷古绝今的天赋。兴许,他可以在剑意之道上走出前人从未走过的路和高度来。

    譬如只修剑意,不修剑术。这是吴阿淼想过,但是却没有做到的事。

    只修剑意,那意味着手中可无剑。只要剑意起,便可让对手束手就擒,甚至直接毙命。光是想想,都让人心潮澎湃。

    直到过去将近半个时辰,赵如才从顿悟的状态中出来。

    他睁开双眼,尽是浓浓的茫然之色。那种处于萌芽状态的剑意也随之消散。

    估摸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什么,就像是做梦那样。

    赵洞庭心情仍然激动,不自禁直接掠到赵如的面前,如同一阵风一般,身后都有残影浮现,“如儿,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赵如却只是带着些茫然之色摇头。

    赵洞庭有些失望,但知道赵如有些东西可以感悟到,但未必说得出来。小孩子就是这样的。

    他只能又问道:“你刚刚有施展出剑意来你可知道?你现在还能将剑意给施展出来么?”

    在大概是两个月前的时候,赵洞庭给赵如、赵安兄弟两个讲解过剑意是什么东西。深入浅出,虽兄弟两年纪小,但对其应该还是有些概念。

    果然,赵如的眼中有些微亮色划过。紧接着,他又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