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58章 万劫
    林雾和洛登拉姆穿过第一层的地下通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无底牢狱的第二层。

    第二层范围不大,一眼望去仅仅十几公里范围,四方耸立着四座巨大的黑色雕像,依然是以烧得通红的金属为大地,处处都是炽烈的火焰,天上还落下犹如冰雹一般的火焰流星,恍若火炉内的炼狱景象。

    林雾和洛登拉姆降落在这片火焰大地上,周围的火焰顿时自动避开了他们。

    在这里,苦海的黑雾就淡了一些。

    “禁锢变弱了。”

    林雾感受着这里禁锢力量的变化,身形轻轻一动,瞬间就化为残影,突破了音速。

    虽然他发挥的实力依然不如地狱之外的百分之一,但明显比小地狱好多了。

    “嗯?那里有个囚徒。”

    林雾忽然转头看向,脚下一步跨出,只是闪烁了几下,就跨越了数千米的距离,来到了其中一座黑色雕像下。

    这黑色雕像下,正靠坐着一个独臂的光头男子,浑身到处都是伤疤,似乎在休养。

    “嗯?”

    林雾并没有收敛气息,那独臂男子感应到了林雾的气息之后,瞬间睁开了眼睛,不由得露出一抹惊容,“你……地狱使者竟然敢闯入这牢狱?”

    他知道洛登拉姆曾经闯过这牢狱,但没想到除了洛登拉姆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使者敢进来?

    而且,从气息上来看,很明显只是完全觉醒的极限,只是一个圆满生命。

    就算是纯血僵尸,如果没有伪终极灵魂的话,也顶多只是第二阶梯的实力而已。

    这点实力,也敢闯入这牢狱?

    那独臂男子又惊又喜,瞬间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好,好,好,苦熬这么多年,总算是有机会离开了!你的身体,归我了!”

    他说话间,仿佛每一个字都蕴含了惊人的灵魂波动,赫然是伪终极灵魂!

    单论实力,这独臂男子完全不逊于地狱的第二使者‘宫炎’!

    下一刻,惊人的灵魂波动朝着林雾侵袭而去。

    而那独臂男子浑身的肌肉也犹如爆炸了一般,疯狂地膨胀起来,整个人瞬间化为人形怪物,犹如狂暴的坦克般直接撞向了林雾!

    他要先试试这个冒冒失失的地狱使者,灵魂是什么层次的。

    如果可以的话,只要他夺舍了这个地狱使者,就有机会越狱出去了!

    就算无法夺舍,也要抓到下九层地狱,不分昼夜地持续折磨,直到对方的灵魂虚弱不堪,无法抵抗他的夺舍为止。

    “嗯?”

    林雾面无表情地直视着那独臂男子冲来,右手微微抬起——

    “嘭!”

    一声沉闷的巨响之后,那独臂男子仿佛被炮弹正面轰中了一般,整个人瞬间倒飞而出,一头撞在那黑色雕像上,溅起一大片耀眼的火星。

    不过,这里毕竟是第二层,禁锢力量之后,连百分之一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林雾这一巴掌也没伤到对方。

    那独臂男子丝毫无损地爬了起来,即便他没有受伤,依然满脸震撼而恐惧地望着林雾,难以置信地说道:“你……你是谁?”

    他就算不用灵魂攻击,单凭本身实力也是第二阶梯最顶尖的层次,即使放在地狱使者中,也起码是十几名!

    这种实力,与第一阶梯差距也不是特别大了。

    要知道,他最擅长的就是肉身力量,单论力量,就算是第一阶梯的强者也未必比他强,而眼前这个男子……

    只是简单的一巴掌,就把他拍飞了?

    这差距也太大了!

    而且,他的灵魂攻击对眼前这个男子毫无作用,那就说明对方的灵魂也是伪终极!

    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绝对不逊于那第一使者‘洛登拉姆’!

    独臂男子心中越发恐惧,对方竟然有这等实力,该不会把他抓到下九层,然后杀掉他吧?

    “你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

    林雾冷漠地瞥了独臂男子一眼,“有几个问题,我问你答,如果让我发现你说谎,你就死定了,懂吗?”

    那独臂男子连忙点头道:“您尽管问!”

    “移山公?”

    这时,洛登拉姆也赶了过来,落在林雾的身旁,打量了一下独臂男子,淡淡道:“四百年不见,你少了一条手臂,是被黑白砍掉的吗?”

    “洛登拉姆……”那独臂男子‘移山公’愈发恐惧,没想到不仅冒出了一个实力变态的陌生使者,连洛登拉姆也来了!

    他连说道:“大人,我这手臂不是黑白砍掉的,而是水袖宫主!”

    洛登拉姆蹙起眉头,说道:“你不是水袖的对手?”

    她心心念念了一千多年的仇人,就是水袖宫主。

    按理说,移山公本身的实力极强,绝对不比莫轻尘逊色,更是拥有伪终极灵魂,放在地狱使者中,足以排在前三,绝对是第一阶梯!

    水袖宫主虽然也有伪终极灵魂,但本身的实力还不如移山公,应该不是移山公的对手才对。

    洛登拉姆不由得看向林雾,问道:“他有说谎吗?”

    林雾微微摇头,“他说的是真话。”

    移山公不由得心中一颤,这个可怕的陌生使者,居然还会读心或者测谎?

    他连忙说道:“洛登拉姆大人,我说的是真的!水袖宫主之所以变得这么强,是因为他夺舍了奇兰公!”

    洛登拉姆蹙眉道:“夺舍了奇兰公?”

    “奇兰公的天赋本来就很诡异,蕴含可怕的剧毒,而水袖宫主夺舍他之后,还将他的天赋突破到了伪终极!”

    移山公眼神犹有一丝后怕,“所以,如今的水袖宫主,实力绝对不比黑白差,而且威胁更大!我就是被剧毒入体,才不得不放弃一条手臂,逃到了这里,借助这里的禁锢才能压制毒性,不然我已经死了。”

    洛登拉姆冷冷道:“水袖宫主居然敢夺舍奇兰公?还真是胆大,他就不怕有人黄雀在后吗?”

    一旦夺舍之后,灵魂势必会变得虚弱,实力比过去降低不少,等于是给了别人可趁之机,在无底牢狱这种危机四伏,谁也无法信任的地方,岂不是找死吗?

    移山公叹了口气,摇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水袖宫主夺舍后的虚弱期里,黑白都在护着他,所以让他安稳地休养恢复了。”

    洛登拉姆的脸色越发冰冷。

    林雾听洛登拉姆说过,这座无底牢狱内的囚徒之中,一共有三名纯血僵尸,全部都是来自于混乱时代。

    如今世界上的纯血僵尸,的确很稀少。

    但混乱时代的纯血僵尸却是比现在多得多,即便被灭掉了相当多的一部分,但这些被关押在无底牢狱内的纯血僵尸,也要比地狱外多了。

    在这座无底牢狱中,除了黑白之外,另一个纯血僵尸,就是奇兰公。

    不过,奇兰公也只是第二阶梯的实力,天赋没有达到伪终极,灵魂也不强,若非无底牢狱的环境危险,不敢有虚弱期,恐怕早就有人夺舍了。

    没想到洛登拉姆仇人将他夺舍之后,不仅没事,反而还突破了?

    “那个该死的水袖宫主……居然夺舍了奇兰公?”

    洛登拉姆不由得咬紧牙关,“现在他的实力恐怕不比我差多少,而且还是纯血僵尸……还擅长剧毒,该怎么抓?”

    一般纯粹是提升正面战斗力的天赋,还没那么难缠,而剧毒之类的特殊王者天赋,却是很诡异,防不胜防,最是麻烦。

    “与四百年前相比,除了水袖宫主之外,还有其他第一阶梯的囚徒吗?”林雾开口道。

    “没了。”移山公老老实实地回答。

    “水袖宫主现在在哪一层?”洛登拉姆冷声问道。

    “应该是第十八层。”移山公说道:“自从他突破之后,就常住十八层了,每天都要观摩‘蜃国主’的幻境,期望哪天可以成就终极灵魂。”

    林雾心里一动。

    蜃国主?

    这是在说这座无底牢狱的主犯吧?

    蜃……

    传说中的蜃,可以吐气幻化出海市蜃楼,那主犯以‘蜃’为称号,怪不得只是身体就能让人陷入幻境。

    “他还想终极?做梦吧。”

    洛登拉姆冷笑一声,随即转头看向林雾,蹙眉道:“林雾,这下恐怕麻烦了,和我有死仇的那个水袖宫主竟然比四百年前强了这么多,实力不比你我差,就算是单对单,恐怕我也杀不了他,更别说抓住他了……”

    林雾沉吟了一下,说道:“那水袖宫主夺舍的奇兰公,天赋具体擅长什么?”

    洛登拉姆没回答他,而是转头看向移山公,冷冷道:“移山公,这个你最清楚了吧?你来说,一点也不要漏。”

    “是……”

    移山公颤抖着答应下来,连忙说道:“大人,那奇兰公的正面实力,其实并不算强,他的天赋只是化身为一颗奇特的‘鬼兰’,鬼兰本身蕴含惊人的剧毒,无论是人体还是土木金石,遇之就熔,就算是黑白二人中了那剧毒,身体都会开始崩溃,必须消耗大量阴气消磨毒素,无法发挥多少实力。”

    洛登拉姆皱起眉头。

    纯血僵尸达到伪终极之后,不仅身体强大无比,而且修复能力更是极其强大,哪怕被斩成数段都能在顷刻间恢复,却挡不住那鬼兰的剧毒?

    “还好,我可以隔着百米外,用王剑斩碎他。”林雾微微摇头道。

    移山公却是说道:“大人,那鬼兰之毒聚散无形,不仅可以化为箭矢毒液,还能化为无形雾气,根本避无可避啊,一旦爆发,至少可以扩散到数公里之外!虽然化为雾气的剧毒没有那么强,但在雾气时间稍长一点,毒性一样可怕。”

    几公里?

    林雾微微皱眉,说道:“可以用风吹开吗?”

    毒气大雾什么的,他完全可以用万物意志控制气流吹散。

    “那鬼兰之毒具有灵性,渗透万物,甚至连空间都能侵蚀渗透,根本防不胜防啊。”移山公摇头叹息一声。

    “黑白能在鬼兰的毒雾里坚持多久?”林雾问道。

    “上次黑白与鬼兰一战,大概可以坚持……三个呼吸吧。”移山公说道。

    洛登拉姆不由得皱眉道:“黑白常年以冰火淬体,身躯一向强大,连他们都只能坚持三个呼吸?”

    林雾思忖了一下,又问道:“除了毒之外,那鬼兰还有什么特殊之处?”

    “还有就是没有弱点的不死身……”

    移山公低沉地说道:“我和水袖宫主一战的时候,我拼着毒素发作之前,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拳轰碎了他的头颅,可是他的行动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那些烂肉化为鬼兰之后,只是眨眼间就恢复了,而我的右臂碰到他的身体,沾染到了他遍布全身的剧毒,瞬间就毒发化为脓血了。”

    “没有弱点?”洛登拉姆越发感觉棘手。

    正常来说,即便纯血僵尸被轰碎了头颅可以恢复,可是也会受到影响,因为人体的头颅是用于控制身躯的,脑子都没了,还怎么行动?

    所以,即便是纯血僵尸之间的战斗,也会很注意地保护好自己的头颅,否则即便拥有不死之身,在阴气耗尽之前不会死,可是一旦被打坏了脑子,也就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任人鱼肉。

    而那水袖宫主借助‘鬼兰’这个天赋,居然弥补了这个弱点!

    那几乎可以说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了,而且还不会怎么影响实力,只要阴气没有耗尽之前,就是不死的。

    如果是过去的水袖宫主,在林雾的帮助下,洛登拉姆有八成把握抓到对方。

    但现在……

    这水袖宫主释放的剧毒如此可怕,就已经注定了极难抓住他,再加上没有弱点的不死之身……

    一时间,洛登拉姆都有些绝望了。

    仇敌变得如此棘手,她该怎么复仇?

    “林雾,这下真的麻烦了……”

    洛登拉姆脸色发白,深吸一口气,说道:“要不我们先等等吧?还有一百天时间,说不定你的实力还能提升不少,等你变得更强的时候,我们再来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

    旁边的移山公听得一脸呆滞,这个叫林雾的男人已经这么可怕了,居然还有进步空间?

    他原本以为林雾的气息是伪装的,其实真正的实力已经达到伪终极了,难不成……这个男人其实还没达到伪终极?

    连伪终极都不是,居然还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不用等了。”

    林雾却是摇摇头,说道:“先试试吧,还不一定完全没希望呢,那鬼兰的剧毒虽然可怕,但以我的身体,抵抗的时间应该比黑白更长吧?这次先试试,如果不行的话,我再出去想办法突破。”

    他也不是很急。

    就算这次不行,他也可以回千面小地狱,去把千面小地狱积累了上千年的太阴幽泉取出来。

    一百多瓶太阴幽泉,最少也能让驱策万物或者万物归虚达到伪终极了吧?

    实在不行,就去其他难度低一些的小地狱,继续吸收太阴幽泉,让情皇的万劫不灭身也达到伪终极,实力还能继续飙升。

    所以,虽然林雾感觉那水袖宫主颇为棘手,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那……”

    洛登拉姆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就试试吧。”

    其实她比较倾向于等实力足够了再去,否则只会让敌人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应对他们会更有把握。

    “不过,计划需要改变一下了。”

    林雾说道:“你的身体抵抗不住那鬼兰的剧毒,只能我来抓他,你负责拖住黑白二人吧。”

    洛登拉姆沉默了一下,说道:“好,不过,黑白二人联手后,实力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我恐怕也拖不住他们。”

    林雾随意道:“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洛登拉姆默默点头,神色低沉,显然对这次行动没什么把握。

    林雾的万物归虚和驱策万物这两个天赋,她都是知道的,一个擅长保命,一个擅长控制,对实力的提升并不大。

    而林雾的本命天赋据传也是读心,对正面战斗也没有什么提升。

    即便吸收了情皇的帝心,提升也主要是在于身体的开发上,与其他两种天赋并没有什么互补的效果,对实力提升并不算大,未必比她强多少。

    这样的实力,想要抓住水袖宫主,她实在是看不到多少希望。

    “我们下去吧。”

    林雾没多说,就直接漂浮起来,朝着通往第三层的地下通道飞去。

    洛登拉姆深吸一口气,也跟上了林雾。

    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前八层的囚徒并不多,一般都是受了重伤,害怕被其他囚徒趁机杀死,才会来到具有禁锢力量的前八层,安全性更高。

    第九层处于寒热交替的分界线,充斥着恍若刀刃般地狂风,环境极其恶劣,也看不到什么囚徒。

    而第十层开始,就开始遇到一个个囚徒了。

    这些囚徒看到林雾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反而像是看到了大餐一般,露出了贪婪而激动的表情。

    可是,一看到林雾身边的洛登拉姆,一个个顿时都吓得四散逃逸,根本不敢靠近。

    被关押在无底牢狱的这些囚徒,根本不受保护,地狱使者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只要能杀得了就行了,只是杀了也没有功劳就是了。

    所以,这些囚徒也怕洛登拉姆一个不开心,就杀了他们泄愤,当然是能逃的多远就逃多远。

    林雾和洛登拉姆一路上都毫无隐藏的意思,以最快速度冲到了第十七层通往十八层的地下通道前。

    第十七层,是八寒地狱的最后一层,温度低到可怕,寒风呼啸不断,遍地都是锋锐无比的冰棱尖刺,天空还在无休止地落下一根又一根冰刺。

    “那……洛登拉姆来了!”

    “快逃啊!”

    “她怎么又来了!”

    第十七层的囚徒们见到洛登拉姆之后,也都吓得纷纷退开,宁可被冰刺砸中,也要离远点。

    能够在第十七层盘踞的囚徒,实力最起码也是第二阶梯,但是在洛登拉姆的面前,也只有被横扫的份而已,哪敢逗留?

    “到了。”

    洛登拉姆没理会这些囚徒,而是看着下方那隐藏在冰棱中的地下通道,说道:“这下方就是无底牢狱的第十八层,孤独地狱。”

    林雾问道:“为什么叫孤独地狱?”

    洛登拉姆沉默了一下,说道:“因为主犯在其中无法动弹丝毫,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五感尽失,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永远孤独,只能承受无尽的刑罚折磨,永无尽头,所以叫孤独地狱。”

    林雾轻轻点头,看了洛登拉姆一眼,说道:“下去吧。”

    洛登拉姆点了点头,跟着林雾一起沿着通道的台阶走了进去。

    不多时,眼前的黑暗退散,视线内变得亮堂起来。

    而出现在林雾眼前的,并非是想象中巨大的地下空间,而是一条蜿蜒幽深的宽阔岩石通道,青灰色的岩石有着浓浓的厚重感。

    “这条路走到尽头,就能看到主犯和太阴幽泉了。”

    洛登拉姆在一旁说道:“这岩石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密度非常惊人,有点像是万物驱策压缩出来的高密度物质。”

    “哦?”林雾露出一丝诧异,随手抓出漂浮在一旁隐藏的王剑,一剑刺出——

    “嗤!”

    一声轻响,只见旁边的岩壁上,一小块巴掌的岩石顿时脱落了下来。

    “果然很结实。”林雾赞同地点了点头。

    他刚才已经用了三成力量了,加上王剑的锋锐,居然才砍掉这么一点下来,密度果然很惊人。

    以他现在的身体,力量简直恐怖到不可思议,即便是三成力量也已经很夸张了,配合王剑才有这种效果,一般的封公级估计连一条裂纹都打不出来。

    两人沿着通道飞快地前进,深入数十公里之后,终于来到了尽头。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宽敞的石室。

    石室内,摆放着一张石床,右边的墙壁上还有一道石门。

    石床上,平躺着一个瘦弱佝偻的老者,衣着褴褛,恍若乞丐,干瘦枯黄皮肤上布满了皱纹,几乎是皮包骨头的状态,一动不动地躺在石床上,仿佛雕塑,又恍若石化。

    石床前,三个人正背对着门口,跪坐着在床下。

    听到了动静,那三人转头看了过来。

    一对容貌完全一样的双胞胎男子,一个白色长发、惨白皮肤、身穿白色长袍,另一个黑色长发、黝黑皮肤、身穿黑色长袍。

    而另一个,则是一个面容枯槁、丑陋无比的侏儒男子,身高最多一米,皮肤下隐隐有什么在游动一般,时而凸起时而凹陷,看上去可怖狰狞无比。

    “奇兰……不,水袖宫主!”

    洛登拉姆的双眸骤然冰冷无比,充斥着无比的仇恨,一字字地挤出这个念了上千年的名字。

    那侏儒‘水袖宫主’先是微微一怔,随即站起身,冷笑道:“你还真来了……是移山公那个废物告诉你的吧?明知我如今的实力,你还敢来?”

    他的目光移向了林雾,不由得嗤笑道:“哦?原来是多了个帮手啊,连伪终极都没达到也敢带来?”

    那黑白双胞胎‘黑焱公’和‘白玄公’也站起身,面无表情地望着洛登拉姆,齐声说道:“洛登拉姆,有我们在,你还想杀水袖?以前你的做不到,如今更不可能,你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这二人说这么复杂的话,依然是完全一致,快慢、顿挫、语调都毫无差别,听上去好像只有一个人说话一般。

    “你还真是可悲。”

    洛登拉姆没有理会黑白,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侏儒‘水袖宫主’,嘲弄道:“过去你不是以美男子自居吗?怎么如今变成了这般丑陋恶心的模样?”

    那水袖宫主的眼中怒意一闪,阴沉沉地说道:“若非因为你的威胁,我又岂会夺舍这丑陋无比的奇兰?不过……这样也好,只要足够强大,只要让人畏惧,就算是白的也能说成黑的,丑也能说成美的,有什么区别?”

    洛登拉姆嗤笑道:“自欺欺人。”

    那水袖宫主的丑脸,顿时变得越发难看。

    忽然,他冷笑一声,沉声道:“黑白,过去我们抓不住洛登拉姆,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我们联手抓住她,一直她折磨到极度虚弱,将她夺舍之后,就有机会逃出去!至于怎么分配,到时候再说,先抓住她!”

    黑白齐声道:“我们两个人,夺舍不了一个人,没有意义。”

    水袖宫主嘴角抽搐一下,说道:“那等我夺舍她之后,我出去找两个人让你们夺舍!有誓约的束缚,你们总不会不信我吧?”

    黑白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道:“好!”

    他们都没有在乎洛登拉姆身旁的林雾,区区一个连伪终极都没有达到的人,就算有伪终极灵魂也没用,本身实力顶多第二阶梯,对他们而言又算什么?

    “先把这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小子解决了。”

    水袖宫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小小的胳膊一抬,指尖就直接对准了林雾。

    就在这时——

    一抹忽略空间的剑光轻轻一闪。

    无声无息的。

    水袖宫主的表情凝固了,身体似乎僵住了一般,完全没有动弹。

    “嗤……”

    一声轻响,他那颗丑陋的头颅,在这一刻突兀地消失了,连一点粉末都没有留下,仿佛被抹去了一般。

    黑白二人傻住了。

    洛登拉姆也忍不住愣住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王剑再锋利也顶多刺出一个豁口,又怎么会直接化为虚无?

    黑白那两张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吃惊,齐声道:“看错了!黑(白)!上!”

    只见两人手挽着手,一者瞬间化为森冷的白色寒气,另一者瞬间化为诡异的黑色火焰,猛地旋转起来,犹如两根扭曲的利箭一般纠缠在了一起,黑白二色不断旋转压缩凝聚,顷刻间就化为一根黑白相间的箭矢,仅仅只有拇指粗,却比刚才可怕了不知多少倍!

    洛登拉姆脸色一变,黑白二人最擅长联手合击,居然一上来就用绝招?

    面对这一箭,她也只能躲开,历史上,封王之下敢硬接这一招的,无一例外都死了。

    这一道可怕的黑白箭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射向了林雾!

    林雾平静地直视着这一道黑白箭矢。

    这箭矢旋转的速度太过惊人,点和线都在疯狂变化,根本看不清,也不可能刺中。

    但……用不着。

    林雾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箭光袭来,只是抬起一只手,掌心对准那黑白箭光。

    这箭光蕴含的力道并不强,但那箭头以冰火交融旋转时,产生的钻力却是可怕无比,谁敢硬挡?

    “嗤!!!”

    刹那间,可怕的黑白箭光在林雾的掌心疯狂地旋转着,黑白光芒迸发,但是却始终无法前进半分,这钻头就仿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铁板一般,连林雾掌心上的皮肤都无法撕裂半分!

    “滚开!”

    林雾骤然用力往旁边一拨,这黑白箭光顿时偏移飞向了旁边的岩壁,一头撞在岩壁上,没入岩壁近乎半米深!

    黑白气流逸散,重新化为黑焱公和白玄公二人,两人僵硬的脸上充斥着难以置信,死死地盯着林雾,同时颤声道:“万劫不灭?”

    天下间,能够空手挡住两人合击,还丝毫无损的天赋,唯有万劫情皇的万劫不灭之身才有可能!

    一旁的洛登拉姆却是没有丝毫的惊讶。

    她早就猜到了这一幕,所以根本没有担心过林雾。

    因为她以前就知道,万劫情皇自从融合出这最完美的天赋之后,就再也没有受过伤了。

    一次都没有。

    万劫不灭,之所以叫万劫不灭,就是因为无论是刀砍、火烧、冰冻等等等等,万劫无法加身,一切物理性质的伤害都没有意义了,至少封王之下,没有人能够伤到林雾了。

    也就水袖宫主的剧毒太过诡异,连空间都能渗透侵蚀,无物不熔,而林雾还没到终极觉醒的程度,她才没把握而已。

    但只是黑白二人的合击?

    根本伤不了林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