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三五章 开银行,铸银币
    “什么!一百万亩田地?”

    啪的一声,朱由检愤怒地一巴掌拍在茶J之上,连手掌拍得红肿起来也不自知,怒不可遏道:“真是一群人渣败类,一百万亩田地,可以养活多少百姓啊,他们却还不知足,非要百姓腿无立锥之地方才善罢甘休!”

    徐应元连忙叫人拿来消肿的Y水,给崇祯敷上,劝道:“陛下息怒,这些乱臣贼子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偿,陛下大可不必为这些乱臣贼子气坏了身子。Ω聽Δ.Ω.co”

    手掌涂上Y水,崇祯的脾气也渐渐平息下来了,心中甚至还有一些喜悦。

    从乱臣贼子手中抄没来一百万亩田地,再加上崇祯本身拥有的四百万亩皇庄、官庄,那么他掌握的土地便有五百万亩了。

    有了五百万亩田地,在大明北方接下来的十数年连绵天灾中,他可以救下多少百姓的X命?

    以明朝比较普遍的十亩土地便能养活三口人来计算,五百万亩土地,大约能养活一百六十六万人。

    而且郑芝龙过完年后,还将从广东、福建等地运来玉米、土豆、番薯良种,只要培育得当,将这些耐寒的粮食推广耕种,想必还能养活更多人吧。

    陕西在明末大约也就四五百万人,如果能把一百多万衣食无着的贫民迁徙来皇庄种地,那绵延不绝的流民之乱,也就成为无水之源了,绝无可能再重复历史上那般声势浩大的起义。

    想到这里,崇祯心中已经初步酝酿了一个大计划,便是在派遣新军平定陕西乱贼的过程中,同时组织地方政府,把陕西广大的贫民迁徙到分布在北直隶的五百万亩皇庄。

    不过此事太过重大,牵连甚广,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做成的,还得跟内阁好好商议一番才是。s11();

    徐应元到崇祯喜怒变幻无常的神Se,心中不免再次打起鼓来,小心翼翼试探道:“陛下可是龙T不适?”

    朱由检反应过来,摇摇头道:“朕无事,你先下去吧。对了,把王之心叫来见朕,朕有事吩咐他做。”

    徐应元得知雨他无瓜,连忙松了口大气,如逢大赦道:“小人这就去叫王之心过来见陛下。”

    ……

    崇祯把王之心叫来,自然是为了处理自己那多达两千多万两的庞大内帑。

    原本上次彻查皇庄之后,通过抄没贪墨太监、官吏的家资,崇祯的内帑一下达到一千多万两。

    司设监生产的玻璃、香皂、香水等商品投入市场之后,每个月入账大约一百万两,扣去每月宫中日常支用和支付边军军饷,居然还略有盈余。

    如今再加上徐应元此次抄没而来的一千四十八万两银子,崇祯的内帑达到空前的两千三百五十万两,简直富得流油。

    这么庞大的身家,崇祯可不会让这两千多万两放在内库里发mao,他打算用它来以钱生钱。

    而在后世,以钱生钱最好的办法无疑是开银行发行纸币了。

    碍于当代印刷技术的落后,崇祯并未妄想能一步登天,马上就把无法仿造的纸币铸造出来。

    所以崇祯打算先铸造银币,

    待银行、银币取得广泛信用以及印刷技术过关达标之后,方才考虑发行纸币事宜。

    王之心以为崇祯叫他过来,是为了询问两个月前崇祯曾J代过他的铸币事宜,是以他一完成陛见大礼后,还未等崇祯发话便把铸币厂铸好的一枚银币递上来。

    朱由检拿起这枚雕刻着“一元”的银币仔细端详了起来,这枚银币,显然是按照崇祯抄袭墨西哥鹰洋的设计铸造而成的。

    银元起源于15世纪的欧洲,是银本位制国家的主要流通货币,大约在明朝万历年间银元就开始流入中国,广东、福建沿海等地也有银元流通,不过大多被商人当作收藏品,民间甚少流通。

    到了晚晴,随着鸦P战争的开启,洋鬼子凭借洋枪洋P打开国门,银元便大肆涌入中国,甚至渐渐取代中国的银两,成为民间广泛流通的货币。

    在各国流入中国的各种银元中,无疑当属墨西哥铸造鹰洋铸造工艺最为杰出,成为民间流通最广的Y通货。

    晚晴乃至后来的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所铸造的银币,大多仿造墨西哥鹰洋的铸造工艺,流通比较广泛的就有“袁大头”和“孙小头”。

    崇祯手中的这枚银币,当然不会在银币背面上雕刻老鹰之像,而是雕刻咱们中国人的象征——五抓神龙。

    银币正面则刻有“崇祯通宝”四个字,下边则写着一元的币值,最下方环绕着镶边,写有“大明皇家银行”六字。

    对于银币流通朱由检了解不多,他在后世常用支付宝结账,连人民币都很少用,更别说Y币了。

    他只记得一两银子大约有50克,而银币的重量大概是七钱左右,一钱重5克,七钱银子便是35克,如果他强行规定一两银子便是一银元的话,那么他每铸一元就能赚15克银子。s11();

    王之心对司设监铸造的银币还是非常满意的,他积极向崇祯邀功道:“陛下,这银元怎么样?还不错吧。”

    朱由检后世就是一臭吊丝,他哪里分得出银元有什么好歹,只是铸造银币是他提出来的,自然不能让王之心出端倪来。

    于是他便装模作样地点点头道:“还可以,不过铸币厂只铸造了一元吗?五角、两角、一角、五分、一分有没有铸造出来?”

    王之心闻言,连忙从身上口袋里又掏出J个Y币,五角、两角、一角、五分、一分都有。

    崇祯拿起来掂量了一下,也分不出什么好歹,只道:“上去都不错,来银行真的可以马上开起来了。”

    王之心闻言一愣,问道:“敢问陛下,何为银行?”

    对于银行,朱由检区区吊丝哪里懂得?他只是根据自己对银行的CC了解解释道:“所谓银行,你可以理解为外面那些山西人开设的钱庄。

    可银行和钱庄之间,又有本质上的不同,钱庄吸收民间银两,还要收取储户保管银两的费用,而银行吸收民间储蓄,非但不收百姓保管费,反而还给储户支付利息。”

    王之心闻言大惊,不由道:“陛下,开银行不但不收储户保管费反而向储户支付利息,这不是亏本买卖么?万万使不得啊!”

    (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