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节、初为摄政
    脚步声在回廊中响起,鲁道夫的靴子是用普通P革制作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他踩踏地面发出响亮的声音,走廊上的卫兵和仆人见他都纷纷行礼,因为他们很清楚,从今以后施瓦茨堡的主人是鲁道夫。.『.co

    “真是该死。”鲁道夫着那些垂下头,但是却偷望自己的仆人,他不由的口中嘟囔了一句。

    “什么,摄政大人?”罗德尼摆弄着自己的披肩,一边好奇的问道。

    罗德尼现在作为鲁道夫的近臣,正式的被哈布斯堡家族雇佣,当然其实还是鲁道夫自己掏钱,可是施瓦茨郡摄政的近臣听起来总是很拉风的,罗德尼甚至在想即使鲁道夫现在解雇了自己,凭着这个好头衔他也能很快找到另一份好工作。

    “我是说,都怪我一时心软,竟然答应了这个该死的协议。”鲁道夫有些懊恼,他和施瓦茨伯爵达成了协议,可是其中却也有调整,比如驱逐阿格妮丝夫人和凯特里西就改成了囚禁在塔楼之中。

    “但是伯爵大人很坚决,如果强Y的要求的话,恐怕当时的大厅中就立即会刀光血影。”罗德尼很满意这个熊P披肩,尤其是大的铜制肩扣闪闪发亮,让自己的身份无形之中都高贵了不少,他昂首阔步就像贵族们一样。

    “没错,这也是我心软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一些顾问的建议。”鲁道夫了一眼廊柱,这廊柱有些年头了,但是勤劳的仆人擦拭的却很G净,一些坐在廊柱之间的贵族们见了他,连忙站起身来,男X宫廷贵族立即摘掉自己的帽子,鞠躬行礼,nvX宫廷贵族向他行了一个屈膝礼。

    “您总是善于听取意见。”罗德尼随口恭维了一句,他可不记得自己或者当时其他谁提供过建议。

    “恩,谢谢。”鲁道夫意味深长的说道,他的顾问可不是普通人,这些狡猾的家伙各个都是历史长河中的大佬。

    李世民:既然有鱼死破的风险,不如退一步,伺机再进。

    嬴政:懂得,啥叫蚕食不,一步一步慢慢来!总能吃光的。s11();

    刘邦: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我喜欢这句话。

    鲁道夫确实取得了阶段X的胜利,摄政的头衔基本上让他的地位与施瓦茨伯爵本人一样,而且还可以任命宫廷大臣,这个权利可是极大的。

    “那么摄政大人,您准备什么时候任命宫廷大臣?”罗德尼好奇的问道。

    “在那之前,我想去拜会一下我的父亲。”鲁道夫抬起头了眼上方,施瓦茨伯爵的卧室正在那里。

    “我陪你去。”罗德尼对鲁道夫说道。

    “不,马休会在暗中保护我的,不用担心。”鲁道夫了眼身后,从一座列柱旁马休侧身出现,他了眼鲁道夫又退回了Y影之中。

    “如您所愿,摄政大人。”罗德尼模仿着贵族,用手在自己面前晃动了J下,鲁道夫觉得很可笑,但是他没有点破,毕竟谁都有点嗜好,这些人陪着自己出生入死,又何必扫兴呢!

    此时,施瓦茨伯爵坐在床上,他的面前是如困兽般的阿格妮丝夫人和凯特里西,阿格妮丝夫人就像是一头被惹怒的鬣狗咆哮着,而凯特里西就像是个鹌鹑,整个身T窝在了座椅上,显得极为沮丧。

    “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这种条件,这是B迫,这是屈辱。”阿格妮丝夫人埋怨施瓦茨伯爵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的脑袋就会被当场砍下了,你们没见鲁道夫的眼神吗?上帝,我还从没见过那么冷酷的眼神。”施瓦茨伯爵用漏风的嘴说道,口水滴落在他的X口,他衰老的更加明显

    了。

    “可是,可是难道我要当一辈子鲁道夫的囚徒吗?圣母玛利亚,那我宁愿他把我脑袋砍下来。”阿格妮丝夫人的声音高了八个度,她尖锐的声音简直像个喇叭。

    “哦,你很想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吗?”这时候,鲁道夫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冷冷的着自己的这位继母。

    “哦,摄政大人。”凯特里西的PG就像是安装了弹簧般跳了起来,他恭敬的低下头,眼睛着地板,向鲁道夫鞠躬行礼,完全没有往日的桀骜不驯。

    “我记得阿格妮丝夫人和凯特里西今天开始应该呆在自己的房间中,是谁允许她们离开的,卫兵,卫兵。”鲁道夫压根就没向凯特里西,他叫来了卫兵,将阿格妮丝夫人和凯特里西押走。

    “你会受到上帝惩罚的,别碰我。”门外立即两名身强力壮的卫兵进来,他们拉着阿格妮丝夫人和凯特里西走出伯爵大人的卧室,阿格妮丝夫人向鲁道夫叫骂着。

    但是鲁道夫并没有理睬他们,这种程度的叫骂已经影响不了他,见卧室内的一把橡木椅子,他走过去舒F的坐下去,而整个过程中坐在床上的施瓦茨伯爵都冷眼旁观,他没有发出一言。

    “恭喜你,我的长子,成为这座城堡的主人感觉如何?”施瓦茨伯爵着鲁道夫,对他发问道。

    “没有任何感觉,这座城堡太小了,无法保护所有人。”鲁道夫着施瓦茨伯爵,对他说道。

    实在是天朝的城堡都是和城市结合在一起,又或者在边境修筑的长城,这种CS昏暗的城堡,住起来也狭小。

    “保护所有人,哈,真是有趣,我以为你这个年纪成为一个郡的摄政,肯定会兴高采烈,没想到却很冷静,仅仅是这一点你就比凯特里西要强多了。”施瓦茨伯爵不得不承认道,其实仔细回想一下,自己从参加宴会开始,鲁道夫中途离开夺取整个城堡的控制权,花费的时间可能连喝三杯酒的功夫都没有,但是他却能够很快的将关键的点派出自己的人,行事果断狠辣,实在是少见。s11();

    “我是做不到,即使是我年轻的时候也做不到。”施瓦茨伯爵不由的在心中哀叹,没想到自己的这个长子竟然如此有手腕,这应该哈布斯堡家族的幸运吧!可是,很遗憾呢,施瓦茨伯爵心想。

    “那么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找机会杀死她们吗?”施瓦茨伯爵对鲁道夫询问道。

    “不知道,父亲你有什么建议?”鲁道夫耸了耸肩膀,他着坐在床上,如同一棵快要死亡的朽木一般的施瓦茨伯爵。

    “如果我的建议就是一直囚禁,放逐到其他国家,很可能因为凯特里西的血统,使得他成为其他宫廷对施瓦茨郡统治权宣称的借口,但是也不能杀死他们。”施瓦茨伯爵对鲁道夫说道。

    “哦?”鲁道夫的眉头挑了挑,他没有想到施瓦茨伯爵居然会有如此的提议,毕竟长久以来他可是很希望凯特里西登上伯爵宝座的。

    “我知道你怎么想,你肯定在想这其中会不会有诈,会不会这是为了保住凯特里西的诡计,放心好了,虽然我一直希望通过凯特里西,那高估的血统为将来哈布斯堡家族的崛起而筑造基石,但是现在保住施瓦茨郡才是最重要的。”施瓦茨伯爵对鲁道夫解释道。

    “恩,用血统来开疆扩土十分缓慢,但也不是不可能,花上数代人的时间,总有一天整个帝国都会归入哈布斯堡家族之手的。”鲁道夫点了点头,对施瓦茨伯爵说道,毕竟这是真正的历史,哈布斯堡家族凭借着联姻将散沙般的神圣罗马帝国统一,建立了称雄一时的奥匈帝国。

    (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