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二五六 丙润的人怎么办
    接到大龙和赵政被袭击的消息之后,我们这边的几台车开足马力一路疾驰,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们就赶到了刘家村的村口,随后也没有停留,直接奔着村子里的北山赶了过去,可是这时候的北山附近万籁俱静,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也看不出像是发生过争斗的样子,四周什么动静都没有。

    ‘吱嘎!’

    张启斌开着宝马,把车停在山脚之后,看着前面黑漆漆的道路:“小飞,怎么办?”

    “先上山,往征地的方向走,之前小冰在电话里说,他们是在征地那边遭遇埋伏的。”我看着外面的景色,心中很快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张启斌听完我的话,也再次将车启动,往山顶的方向开了过去,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已经赶到了征地的地方,路面上也能看见一些保险杠和玻璃碎片的痕迹了,再往山顶走,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台翻在路边沟里的车,在那台车的边上,好几个人正躺在地上不断挣扎,被车灯一晃,他们几个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也不知道是伤到了哪里。

    “张哥,叫你的那些人上山救人。”我看了一眼翻在路边的车,伸手向前指了一下:“继续追。”

    张启斌听完我的话,伸手拨通一个号码,继续沿着山路开始往山顶的地方走,这时候,我的电话也响了,我看了一眼号码,瞬间按下了接听:“喂,大龙!”

    “飞哥!我们在山顶!有车在追我们!”大龙在电话那端,声音很大的吼了一句。

    “人在山顶!快!”我拍着张启斌的胳膊催促了一句,随后大声问道:“你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这边的人都已经跑散了,现在只剩下了一台车,赵政还有我的两个手下都在车里,今天对方的人一共来了十几台车,全都是越野,你们一定要小心!”

    “告诉你们那台车的司机,千万不要停车,我们已经进山了,只要你们不被逼停,我们很快就能赶到你们的位置!”

    “我……兹拉……嘟嘟……”大龙那边只传出来一个“我”字,随后听筒就没有声音了,也不知道是没信号了,还是出事了。

    张启斌听见我跟大龙的通话内容之后,也挂断了电话,闷着头开始开车,油门踩到底之后,宝马的引擎一阵轰鸣,开始山路上不断颠簸,卡的地盘‘咣咣’的响个不停。

    我们三台车翻过了前面的一个小山包之后,视线一下就清晰了,我们跟对面的山头之间隔了一个山谷,此刻对面的山坡上,到处都有车灯闪烁,在漆黑的夜幕下极其扎眼,偶尔还会有枪火闪烁,巨大的枪声在山谷中不断回荡。

    ‘嗡!’

    张启斌看见那边的情况,直接就踩着油门冲过去了,听着周围不断回荡的枪声,我也掏出手枪,上膛之**在了手里。

    等我们下到山谷中,正准备上前面那个山坡的时候,旁边的岔路挑起了车灯,两台车对着我们的方向就开了过来,张启斌看见对面的车,喊了一句“坐稳了”之后,对着其中一台车就撞了上去,因为那台车是从斜岔路开出来的,所以张启斌这一下直接撞在了他的左前轮位置,那台越野车的轮胎先是压在了我们的发动机舱上,随后直接打着滚翻了出去,剧烈碰撞之下,我的头也磕在了车的操作台上,感觉一阵晕眩。

    ‘嗡嗡!’

    张启斌撞翻了一台车之后,对方的第二台越野车也冲出露面,横在了道路中央,随着车门敞开,五六个手持刀棍的青年,对着我们的车就跑了过来。

    ‘砰!’

    在对伙那些人下车的同时,我们后边那台面包车里面的人对着人群就打了一枪,紧跟着有六七个人拎着刀下了车,迎着那些人就跑了上去。

    “他妈的,这群篮子!”张启斌看见对方的人下车,抄起脚下的私改猎就要推车门。

    “张哥!赵政要紧!”看见张启斌的举动,我按着他的胳膊就喊了一句,张启斌听完我的话,微微咬了咬牙,再次把车启动,猛地向前窜了过去,对面的一个人躲闪不及,直接就被撞倒了,随后我们这台宝马顺着前车和路边的缝隙使劲往外挤了一下,车身上泛起了一阵酸牙的声音,我们这边挤开一条路之后,后面的两台面包车也轰着油门紧紧的跟在了车后。

    甩开在山下堵着路的两台车之后,我们上山的路途轻松了不少,这一路也没遇到什么人,等到张启斌把车开到山顶的时候,周围震荡的枪声愈发明显,在漆黑的夜色下,车灯一打出去就是几百米的距离,我顺着左前方一个山坡灯光密集的方向看了看,随后伸手一指:“在那边!”

    此刻在我伸手指着的方向,两台霸道正在一左一右的夹着赵政的昂科雷,企图将他逼停在路上,而那台昂科雷也不断提速,防止霸道窜到他的前方去,三台车碰撞的声音不断泛起,拨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弦。

    张启斌听见我的喊话之后,也注意到了赵政的车,随后猛地甩了一把方向,继续向那边疾驰,大约三分钟左右,我们就沿着山路追到了那三台车后面十几米的距离,我看着前面的霸道,将手臂探出车外,对着其中一台车的后方不断扣动扳机,十几发子弹瞬间打空,我最初的目的,是想要把这台车的轮胎打爆,强迫他停下来,但是一发都没打中,不过前面那台霸道被我打中了七八枪,车里的人明显慌了,打舵之后,向着旁边的一条小路就拐了过去,这么一来,始终再跟两台车较劲的昂科雷瞬间失衡,斜着冲出了道路,随后‘嘭嘭嘭’的撞断了好几棵路边的松树,发动机冒着烟停了下来。

    ‘吱嘎!’

    张启斌看见赵政的车撞进了树林子里面,轮胎挫折地一个急刹车,我们后面的面包车躲闪不及,也‘哐’的一下子把我们追尾了。

    ‘咣当!’

    我推开车门之后,举着换好弹.夹的手枪,对着那台剩下的霸道连续扣动扳机,而之前还略有迟疑的霸道,看见我们这边开始下人的三台车,直接踩着油门窜了出去。

    看见那台霸道离开之后,我也没顾得上追出去,而是迈步就往昂科雷那边跑,索性之前康科雷在脱离路面的时候,采取了紧急制动,加上这台车比较结实,在连续撞断了三棵树以后,除了车头有些变形,其余的地方都没事。

    ‘咣当!’

    我迈步走到昂科雷边上,拽开车门向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松了一口气,此刻在这台车里面,正副驾驶都是大龙的手下,那个开车的人在刹车的时候把鼻子撞在了方向盘上,正在哗哗淌血,但意识还算清楚,副驾驶的那个人也没什么事,再一看后座,大龙和赵政也安然无恙。

    “下车走了!快!”看见大龙和赵政都没事,我又拽开了后座的车门,此刻在这座山上,无数人已经乱做了一团,而且李飞那边的人明显要多于我们这边,所以我们想要硬抗,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我们已经找到了刘晓佳,对于接下来刘贝财的那块地,如裕也是势在必得,只要我们能够顺利的把赵政接下山去,这第一场交锋,我们就算稳了。

    “等……等一会……我腿软了……”赵政看见我们到场,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此时他的头发就像刚刚洗过一样,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扶着他下车!快点!”看见赵政这副模样,我再次喊了一句,随后小胖带着两人,拽着赵政就开始往车下走,我借着灯光看了看赵政的裤裆,也是一片湿润。

    小胖把赵政扶到车下之后,看了看昂科雷陷在土坑里的轮胎,又指着后面的一台面包车:“飞哥,刚才我们上山的时候,一台车的轮胎被卡爆了,另外一台车也出了问题,还有这台昂科雷的轮毂也被卡裂了,这两台车都没法动了,咱们这么多人,没法一起下山。”

    “张哥,你带着赵政先走!”听完小胖的话,我毫不犹豫的回应了一句:“只要赵政下山,咱们再把刘晓佳握在手里,这轮交锋,就稳赢了!”

    “扯淡,你们是为了我们的事来的,我张启斌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可能把你们自己扔在山上犯险吗,既然要留,那就大家一起留下,这边的地形我比较熟,留下能帮上忙!”张启斌说话间,重新往私改猎里面压了两发子弹,看着旁边的两个青年:“船船,你领两个人,带着老赵先走!”

    “哎,明白!”那个叫做船船的青年听完张启斌的话,点了点头,伸手指着两个青年随后在小胖手里接过了赵政:“赵哥,咱们先走了!”

    话音落,他们三个人扶着抖如筛糠的赵政,直接坐进了宝马车里,驾驶离去。

    “这个地方,咱们也不能留了,所有人下车,马上撤!”看见宝马离开,我又看了看那两台抛锚的面包车,语速很快的交代了一句。

    “飞哥,车里那几个丙润的人怎么办?”小胖把人叫下车之后,再次问了一句。

    “把对面那两个李飞的嫡系手下带走,其余人就放了吧!”此刻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下山,我也顾不得那些小鱼小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