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99章 他不能呆在轩辕台上!
    “侯维亮,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安静的轩辕台上,突然发出这么一道咆哮之声,所有人都能听出这道声音之中的怨毒,正是苍龙帝宫天才陌寒所发。

    刚才的陌寒,由于处于一个生死关头,他心中的恐惧无疑盖过了怨毒,那个时候他只求活命,从来没有想过如何才能反败为胜。

    而此时此刻,陌寒的致命危机已然解除,身旁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化玄境后期强者,他相信只要侯维亮肯出手,就一定能给自己报得大仇。

    说起来从龙学宫出来的第五天才陌寒,虽然脉气修为比不上侯维亮,但身份地位却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先前陌寒对这个实力比自己高出一个小境界的镇守者倒是颇为客气,一直称呼其为“侯老”的,但此刻却是直呼其名,明显是急怒攻心,有些口不择言了。

    陌寒心底深处的怨毒简直快要满溢而出,这是他一生之中的奇耻大辱,若是不能将那叫云星的家伙击杀,恐怕对他以后的修炼道心,都是一个极其严重的影响。

    而且陌寒也相信,在这样的时候,侯维亮应该是不会拒绝自己提议的,那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报仇,还是为了维护苍龙帝宫的威严。

    只是陌寒似乎是忘了,这和一般的结仇并不太一样,这里乃是轩辕台之上,而现在又是轩辕台会的时间,作为轩辕台的镇守者,侯维亮要是出手的话,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先前放任陌寒找云笑的麻烦,那还可以说是参加轩辕台的天才之间私斗,可如果侯维亮这个镇守者出手干预,那以后还有谁敢来参加轩辕台会?

    这依照规则夺得金色旗帜,再第一个踏上轩辕台,却被苍龙帝宫三番五次破坏规则,这就好像是在说,只要不是苍龙帝宫天才获得轩辕台会的冠军,任何结果都不作数一般。

    “侯维亮,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杀了那小杂种啊!”

    见得侯维亮脸色纠结,却并没有在此刻动手,陌寒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直接是出声催促了起来,第二次的开口,让得下方不少人都是脸现鄙夷。

    “云星兄弟,照我看你这轩辕台会的冠军不要也罢,以后大伙儿也没必要来参加这什么轩辕台会了,让他苍龙帝宫唱独角戏好了!”

    要说场中最不怕苍龙帝宫的,并不是圣医盟的天才吴剑通,而是反正已经和帝宫结下生死大仇的欧阳屹,此刻他高声嘲讽,让得不少天才都是深以为然。

    以前的轩辕台会,虽然是苍龙帝宫夺得最多第一,但其他天才也不是没有半点机会,所以并无人诟病,他们认为只是自己技不如人罢了。

    如是今日的这一届轩辕台会,明明是云笑先夺得旗帜第一个踏上轩辕台,陌寒却不依不饶,现在竟然还要让轩辕台的镇守者侯维亮出手,那可真是做得太过了。

    如果今日侯维亮真的出手了了,那这轩辕台会的性质也就变了,试想谁要是夺得第一踏上轩辕台,苍龙帝宫都会出手将之击杀,那来争夺这轩辕台还有意义吗?

    这甚至还会为自己招来一个大敌,想必从此之后,轩辕台会必将江河日下,再也不可能复现往日风光了。

    而那些各大家族宗门虽然明面上不说,暗地里肯定会对苍龙帝宫不满,这对于帝宫想要吞并各大家族宗门的计划,都有一个极大的影响。

    只是出手击杀一个叫云星的小子,侯维亮并不会如何在意,但如果因此而影响了帝宫总部的大计,那他无论如何担不起这个责任。

    “寒少,不如咱们先忍一忍,待得一个月时间过去,侯某再为你找回这个场子如何?”

    心中利弊权衡之下,侯维亮最终却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让得陌寒苍白的脸色,再次变得阴沉了几分。

    “侯维亮,我看你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吧?咱们苍龙帝宫,难道还会怕区区一个毛头小子,还有这些不知所谓的蝼蚁不成?”

    陌寒明显是被极致的怨毒冲昏了头脑,这个时候已是丝毫不给侯维亮面子,此言一出,让得旁观众天才的脸色愈发不好看。

    从陌寒的这几句话之中,虽然是狂怒之下所说,但众人都有理由相信,他们这些外间的天才们,在苍龙帝宫天才的眼中,和蝼蚁也没有什么区别。

    可以说陌寒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出自龙学宫的他,从来都没有将那些天才们放在眼里过,哪怕是达到化玄境初期的吴剑通和陆展白也不例外。

    “寒少,你清醒一点,这里乃是轩辕台,有些责任,你我都担不起!”

    见得这个帝宫天才已经失去了理智,侯维亮心头也是涌出一抹愤怒,此刻的沉声,已经是蕴含着一抹告诫的意味,终于是让陌寒恢复了几分神智。

    这位帝宫天才只是急怒攻心,这才语无伦次,此刻得侯维亮的提醒,他显然是想起来此刻情形的特殊性。

    轩辕台会已经举行了无数届,要是真在陌寒参加的这一届出现了问题,那想必回到苍龙帝宫之后,他也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罚。

    这没有夺得轩辕台会的冠军,或许只是招来龙学宫那些天才们的不屑冷笑,可一旦因此而破坏了帝宫筹谋已久的大计,那他可就是帝宫罪人了。

    这两者之间孰轻孰重,恢复了几分理智的陌寒还是分得很清楚的,只是让他就此放下对云笑的怨毒,再等上一个月,他是真的不甘心啊。

    侯维亮心中自然也是极不甘心,但身为轩辕台镇守者,他比陌寒更加不方便出手,因此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暂时咽下这口恶气了。

    一时之间,轩辕台上下陷入了一片异样的安静,见得侯维亮最终并没有动手,不少人都能猜测到这场大架或许是打不起来了。

    就连云笑也是大大松了口气,此刻他祖脉之力已经收敛,重新落回了半步圣阶的修为层次,但如果那侯维亮真的要动手的话,那他恐怕只有孤注一掷了。

    好在那个老家伙并没有如陌寒这般失去理智,在这最后关头忍住了,这倒是让云笑少了一番麻烦。

    云笑有理由相信,一旦自己得到了轩辕台的那道龙气,那便立即远遁,到时候就算是侯维亮这个化玄境后期的强者,也未必能追得上自己。

    对于寻找这轩辕台上的龙气,原本云笑是没有太多信心的,但当他想到自己体内有着五爪金龙小五的时候,便是生出了无穷的信心。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下一刻侯维亮就会带着陌寒退下轩辕台,将这石台留给获得第一的云星,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突然响彻天际。

    “等一下!”

    当众人循声朝着这道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时,脸上都不由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就连陆家三少陆展白都是脸现诧异,因为这个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冲霄宗天才江景玉。

    江景玉不过才半步圣阶的修为,虽然也算不俗,但比起这几位顶尖天才来可就有些不够看了,之前要不是追杀欧阳屹,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

    谁知道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这个冲霄宗天才竟突然开口,当众人看到轩辕台之上一老一少两道目光朝着其投射过去的时候,都下意识地认为这家伙要倒霉了。

    毕竟谁都能看出那帝宫天才陌寒处于一个暴怒的崩溃边缘,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恐怕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见得江景玉已经掠身而上,陆展白不由皱了皱眉头,毕竟这家伙所在的冲霄宗是陆家的下属宗门,一旦得罪了陌寒,说不定连他都会被迁怒。

    “侯老,寒少,那个家伙,不能呆在轩辕台上!”

    掠空而起的江景玉,自然也看到了那两位的凌厉目光,此刻的他无疑些激动,待得升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是朗声出口,让得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

    “好啊,那就请你出手,将那小子打下去吧!”

    正在气头上的陌寒,倒是认出了江景玉的身份,但他对对方的话语很有些不能理解,直接在此刻不屑冷笑出声。

    在陌寒看来,连自己都不是云星的对手,你一个半步圣阶的家伙,凭什么说这样的话,难不成是想来消遣自己不成?

    至于说云笑不能呆在轩辕台之上,那是连侯维亮都不能阻止的事情,毕竟是云笑夺得了金色旗帜,又第一个踏上轩辕台,已经是这一届轩辕台会最终的冠军。

    正值烦躁之极的陌寒,见得江景玉突然之间跳出来,心情自然是更加恶劣了几分,暗道这陆家的下属势力,也该好好整治整治了。

    “寒少,你听我把话说完,就知道他为什么不能呆在轩辕台之上了!”

    江景玉心头突地一跳,却没有就此住口,而是伸手朝着那在轩辕台上的白衣青年指一指,口气之中,似乎是蕴含着一种莫名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