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53章 这是什么情况?
    “小子,你不会是疯了吧?”

    骤然听到旁边黑衣青年口中的冷声,尉迟骨一脸不可思议地转过头来,口中发出的反问,也昭示着他内心的不理解。

    自己可是堂堂通天境巅峰的强者,你一个通天境后期的毛头小子,又有什么资格敢说这样的话呢?

    在尉迟骨看来,就算是同为通天境巅峰的胡本昌,也不敢说能轻易留下自己吧,更不要说让自己身死道消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之前在尉迟骨心中,也只在意一个胡本昌罢了,但他对自己的速度极为自信,要是自己执意要走的话,恐怕这青玉镇中,没有任何一人能拦得下自己。

    “这小子应该只是想激怒我,好让我不会选择直接离开,真是卑鄙!”

    尉迟骨心思转得极快,下一刻已是自以为猜到了事实的真相,心中暗骂的同时,又提醒自己不要上当。

    对方可是有两人,而且胡本昌的实力还不在自己之下,尉迟骨清楚要是自己头脑一热选择大战三百回合的话,那恐怕才是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

    “小子,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尉迟骨心中打定主意要先避一避,但对于那狂妄的黑衣小子,他是真的起了无尽的杀意,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原本就打算一直跟着这两人,捡那现成便宜的尉迟骨,此刻无疑是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而且他还想着在下一次出手的时候,直接先将这黑衣小子的命先给收掉。

    “自求多福?你想太多了!”

    从对方的话语之中,云笑就已经猜到下一刻尉迟骨恐怕就要施展身法脱身了,他不由摇了摇头,口气之中也是蕴含着一抹无奈。

    这么一个通天境巅峰的家伙,竟然在自己这个化玄境中期的上位者面前如此大言不惭,这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不过云笑不知道的是,由于他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尉迟骨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是个如此恐怖的人物,也就铸就了他接下来的悲剧。

    嗖!

    在云笑的无奈声中,尉迟骨愈发认定是这小子出言相激,好让自己留下来大战三百回合,因此他再不想多说废话,身形一动间,便是朝着阁楼外间急掠而去。

    “老贼,休逃!”

    见状胡本昌不由大喝一声,但是他速度原本就比尉迟骨弱了不少,又被后者抢了先,再想要追击已是来不及了,因此只能是愤怒出声罢了。

    “咦?”

    而就在下一刻,胡本昌忽然觉得自己眼中一花,身旁的黑衣青年似乎是微微晃动了一下,却又再不见动静,让得他不由惊噫了一声。

    与此同时,已经离阁楼之门越来越近的尉迟骨,却是发现自己的前方路线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个熟悉的年轻身影,却不是那叫星辰的黑衣小子是谁?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尉迟骨身形戛然而止,心中升腾起一丝极度疑惑的同时,其眼角余光已是瞥到那个依旧还留在原地的黑衣身影,心头不由更增疑惑。

    “竟然是残影!”

    当尉迟骨和胡本昌看到那依旧在原地的黑衣身影之时,他们心中无疑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能将速度施展到如此极致的残影,简直是闻所未闻。

    事实上这一刻云笑施展的是那影分身脉技,由于留在原地的假身太过逼真,这才让二人极度吃惊罢了,他真正的目的,只是不想让尉迟骨轻易离开。

    “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云笑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如果这尉迟骨刚才依言交出水属性灵晶,那他未必便会真的赶尽杀绝,毕竟这里是异灵肆虐的南域外围嘛。

    人类一方固然是有无数的内部争斗,可一旦在面对异灵的时候,他们都会不遗余力,前世作为龙霄战神的时候,他也会捉拿一些十恶不赦之辈,却不会将之一刀杀却。

    在那个时候,龙霄战神往往会将那些恶徒凶人带到和异灵厮杀的前线,这就叫所谓的物尽其用,有的时候,这些狠人们在和异灵战斗之时,收到的效果还要更大一些。

    只可惜诚如云笑所说,他刚才已经给过尉迟骨机会了,是这家伙自己不要,让这么一个心存叵测的家伙跟在身后,他还真是有些烦闷。

    哪怕以尉迟骨的实力,根本对云笑构不成半点威胁,但现在既然是和胡本昌一起行动,那为了以后的清静,他并不想有太多的麻烦。

    “你找死!”

    仅仅是一道分身残影,自然是不会让通天境巅峰的尉迟骨感到太多顾忌,他一直都认为眼前这黑衣小子只有通天境后期,这样的修为,又岂会是自己数合之敌?

    尉迟骨依旧认为这叫星辰的小子突然出手,是想和胡本昌联手将自己留在这里,可他又怎么可能让这样的阴谋得逞呢?

    “你这小子自信过头,那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作为通天境巅峰的强者,或许尉迟骨才是那个自信过头的人,他全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因此赫然是第一时间出手了。

    “星辰兄弟,我来助你!”

    见状刚才惊了数息的胡本昌终于是回过神来,见得他脸色一变大喝出声,声音之中,甚至有着几分忧意。

    因为胡本昌可是尉迟骨的老对手,对于这个老对手有多强的实力他是知之甚深,而且这家伙为人最是阴险,很多时候杀人都不用第二招。

    胡本昌知道,哪怕是面对一些实力比自己低的修者,尉迟骨也会使一些小手段,力求一击必杀,他就曾经见过好几次。

    有一次尉迟骨对上一名通天境后期的修者,最终仅仅是一招就将其击杀,而那一次的招数,就连胡本昌这个通天境巅峰强者想起来,都有些心有余悸。

    因此胡本昌心头的担忧瞬间升腾而起,他还真怕星辰一个不防着了道儿,一招之间就被尉迟骨取了性命,那自己要就失去一个好兄弟了。

    “小子,看掌!”

    在胡本昌朝着这边掠来之时,尉迟骨眼眸深处闪过一丝蕴含阴谋的精光,然后掌随声至,一只干枯的右掌,直接朝着云笑的右肩拍去。

    “声东击西么?”

    以云笑的感应能力,如何看不出来这是尉迟骨的声东击西之计,对方这是想要趁着自己防守这掌击的关头,用另外的一些手段收取自己的性命啊。

    嗤!

    果然不出云笑所料,在尉迟骨右掌堪堪要轰中他的右肩之时,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陡然从左侧响起,原来是尉迟骨那一直隐藏的左手,终于是在这一刻出手了。

    这看起来有些像是那些暗刺杀手的手段,如果换一个普通的通天境后期修者处于云笑的位置,恐怕会防不胜防,直接被一剑穿胸。

    在尉迟骨的左手之中,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柄精光短剑,此剑虽短,但将云笑的身体刺出一个透明窟窿明显是绰绰有余。

    “星辰兄弟,小心他的掌中剑!”

    见状胡本昌倏然一惊,直接大喝出声示警,只不过如果听到他声音才有所反应的话,恐怕云笑的身上早就多出一个血窟窿了。

    嗤!

    轻响声依旧,但云笑终究是不可能被这一剑给刺中,见得他朝着右侧毫无征兆地横移了一尺,赫然是久所未见的僵尸身法建功。

    噗!

    云笑避过这一记掌中剑后,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滞,见得他伸出右手,食中两指并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轻轻地点在了尉迟骨气海穴之上。

    气海穴位于人身小腹,其内便是丹田要害所在,而云笑这一指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劲透指尖,这位通天境巅峰的尉迟骨,从此便算是废了。

    “啊……我的丹田,我的……丹田!”

    气海穴被点中的尉迟骨,身形一阵剧烈地颤抖,踉跄着退开了数步,而其一张脸已是变得极度惨白,口中的惊恐之声,也让朝着这边疾掠而来的胡本昌脚步戛然而止。

    “这……这是什么情况?”

    定下身来的胡本昌摸了摸脑袋,脸色一片茫然,要知道他刚刚还在担心星辰兄弟被尉迟骨一击必杀,怎么转眼之间就是这样的结果呢?

    通天境巅峰的尉迟骨,竟然连那黑衣青年的一招都没有坚持下来,便被直接戳中气海穴废掉了丹田要害,从此变成一个废人。

    这是胡本昌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结果,那可是和他战斗力不相上下的尉迟骨啊,是他多年想要将之压在身下而不可得的强者。

    当此一刻,胡本昌心头隐隐间抓到了一些东西,却又有些模糊不清,可是那尉迟骨的惨叫之声却是不断传来,向他昭示着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而是真正发生的事实。

    相对于胡本昌,此刻尉迟骨的心中可就有些惊骇莫名了,他可以感应到自己的丹田已经破碎,再也不可能存储脉气了。

    也就是说他修炼多年的通天境巅峰脉气,也将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随之消散殆尽,再也不复存在,从此沦落为废土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