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27章 你这毒好像炼制得不对啊!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好,咱们就先联手,将他二人赶下台再说!”

    这个叫做祁风的天阶低级毒脉师,很明显也是感受到了来自炼云山两大天才的威胁,这才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宋秋蝉的提议。

    而祁风此言一出,下方诸人尽都惊得呆了,只觉这一届的炼脉大会,实在是太诡异了一点吧,这些各自都是竞争对手的毒脉师们,竟然要联手了?

    要知道在以往的炼脉大会毒脉比试之上,诸天阶毒脉师之间,尽都是最大的敌人,相互防备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轻易联手。

    说是联手倒也容易,但谁又敢保证在联手对付别人即将成功的时候,自己的“同伴”会不会在自己后背捅上一刀?

    说到底这种情势下的联合,也只是因为利益关系罢了,其实并不牢靠,一旦利益达成,说不定就会瞬间反目,从联手变为敌手。

    可是这些围观修炼者们心中念转之后,也尽都知道这一刻宋秋蝉等人选择联手的原因所在了,实在是那个叫云笑的少年太过诡异,他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又或者说云笑施展的那些手段太过罕见,无论是宋秋蝉还是祁风甚至是路天温,都不敢保证自己就不会阴沟里翻船。

    先联手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妖孽干掉,一切回到正轨,到时候各凭本事,他们夺得本届炼脉大会毒脉一道冠军的机会,无疑是要高上不少。

    至于天毒院的另外一个天才柳寒衣,只不过是他们对付云笑的附带品罢了,毕竟他们对这个毒脉天才少女的了解,并不是太多。

    “哎哟,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要脸,要联手对付我们了!”

    见得台上三人已经缓缓靠到了一起,柳寒衣直接大呼小叫了起来,此言一下,让得台下的诸多围观修者们,都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

    这明明是你自己和云笑先选择联手的,凭什么来指责别人?

    如此一来,擂台之上的五人,便分为了两个阵营,单从人数上看的话,云笑和柳寒衣这边无疑是处于一些劣势,更何况云笑身上还有伤呢。

    “那个叫祁风的老家伙,交给你如何?”

    面对对方三大毒脉强者的联手,云笑并没有太过在意,见得他伸出手来,朝着某一个苍老身影指去,正是那天阶低级的毒脉师祁风。

    “我倒是想和斗灵商会那老家伙会一会呢!”

    闻言柳寒衣有些不满,但是这样的态度,无疑是将那祁风给生生激怒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老祁吗?

    嗖!

    所以见得下一刻,祁风右手一伸,一抹绿色毫光从其五指之间喷发而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柳寒衣飙射而去。

    毒脉之术的比试,虽然和脉气战斗很有些不一样,但却并没有规定你不能闪躲,这考较的是一名毒脉师的施毒手段。

    有的时候,要是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剧毒施展到敌人的身上,那么这一场毒脉比试便算是赢了一半。

    然而如此明显的剧毒攻击,众人都相信柳寒衣绝不会躲不过去,因此站在柳寒衣后方一条线上,离得极远的诸多围观修者们,都是慌不迭地让出了一片空地。

    看来这些围观修者们,认定了柳寒衣会闪身而避,到时候那天阶剧毒若是落到自己的身上,那可就是欲哭无泪了。

    “咦?”

    然而就在下一刻,不少人都是惊噫了一声,因为他们赫然是看到,那个天毒院长的天才少女,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闪避,反而是伸出玉手轻轻一抄,将那抹绿色光芒给抄到了手中。

    或许只有北方座椅之中的天毒院院长青木乌,才清楚地知道柳寒衣那仙胎毒体的体质,是如何的强横吧?

    仙胎毒体有着一个仙字,至少在仙阶层次以下的剧毒,是不可能伤到柳寒及分毫的,只可惜这个事实,场中所知者,也不过寥寥数人罢了。

    祁风自然是不知情的那些人之一,因此他在看到柳寒衣如此不自量力,竟然敢用自己的手掌皮肤,来触碰自己花费数年时间炼制的剧毒之时,他就知道这一场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

    当此一刻,祁风都开始戒备身旁这两位临时的同伴来,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那柳寒衣很快就要失去战斗力,剩下的一个云笑,应该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吧?

    祁风乃是一名天阶低级的毒脉师,他的名头固然是没有路天温宋秋蝉等人响亮,但能够闯入最终的前五,说明他的毒脉之术决然非同小可。

    而且祁风半点也没有小看那个炼云山的天才少女,因此第一时间施展的,就是自己最为拿手的剧毒,他甚至还准备了好几种变化。

    祁风心中知道,一般来说在对方施展剧毒的时候,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是不会轻易触碰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闪身而避。

    可谁知道那天毒院的天才少女竟然不闪不避,甚至是伸出手来直接将剧毒抓在了手中,这让得祁风疑惑之余,又觉得有些好笑。

    这段时间以来,大陆之上将炼云山的医毒双魅吹到了天上去,却没有想到这个天毒院的柳寒衣,和传闻之中全然不符,这简直就是个愚蠢到极点的笨女人嘛。

    “寒衣小姐,中了我这‘七彩蜈毒’,可千万不要运气强行压制,否则毒气攻心,就连我都不敢保证能解!”

    志得意满的祁风,一边眼中露出一抹鄙夷之色,一边已是高喝出声,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得意,又蕴含着一抹隐晦的威胁。

    “只要你现在认输,我便给出解药,咱们也不必伤了和气!”

    祁风果然是对自己的剧毒极有信心,他相信没有自己的解药,哪怕是那刚刚突破到凌云境初期的天毒院院长,恐怕也对这所谓的七彩蜈毒束手无策。

    这不仅仅是祁风采自七彩蜈蚣的剧毒,更是他经历了数年的时间,配合着其他的一些特殊剧毒炼制而成,死在这七彩蜈毒之上的天阶强者,也并非没有。

    从祁风得意的话语之中,也能看出他并不想彻底得罪炼云山,如果这叫柳寒衣的小丫头识趣,那他也确实是会给出解药。

    祁风此言一出,一旁的宋秋蝉和路天温都没有什么动静,想来也是想要看一个结果,那名头颇大的炼云山毒脉天才,难道真的会在这第一次交击之下,就此低头认输吗?

    或许只有柳寒衣身旁的云笑,还有青木乌等少数几个人,才在心中暗暗好笑,以他们对柳寒衣的了解,这区区的天阶低级七彩蜈毒,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仙胎毒体呢?

    “呵呵,你这毒好像炼制得不对啊,还是拿回去重新炼制一下吧!”

    哪知道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柳寒衣要糟,至不济也要用尽心思来化解剧毒的时候,却听得从这个少女的口中,发出这么一道轻笑之声。

    嗖!

    柳寒衣话音落下,她那刚才抓住那七彩蜈毒的右手已是倏然一甩,一抹光芒,以一种更加快速的速度,朝着祁风倒飞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刚才从祁风手中飞出的剧毒乃是呈碧绿之色,而此刻回飞的剧毒,却是变成了赤红之色,或许这就是那“七彩”二字的由来吧。

    “这不可能!”

    眼见那已经沾染上柳寒衣皮肤的七彩蜈毒,竟然被对方又甩了回来,祁风的脸色无疑是变得有些阴沉,又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时候的祁风,倒是没有怀疑是那柳寒衣掉包了七彩蜈毒,用来迷惑自己,对于自己炼制的剧毒气息,他还是感应得很清楚的。

    在祁风的感应之中,那七彩蜈毒虽然变幻了颜色,但确实是属于自己的七彩蜈毒无疑,可既然没有意外,为什么那天毒院的天才少女,竟然会如同没事人一般呢?

    既然感应到了那是自己炼制的七彩蜈毒,那这一刻祁风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犹豫,而是伸出手来,朝着那赤红色的光芒抓去。

    看来祁风是想要将那七彩蜈毒收回仔细查验一下,这以前无往而不利的天阶低级剧毒,这一次怎么就失效了呢?

    只是祁风在伸出手的一瞬间,根本没有看到,那两个炼云山天才的眼眸之中,同时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

    抛开柳寒衣这个当事人之外,或许只有极为了解仙胎毒体的云笑,才对那赤红色光芒的某些气息,有一种隐晦的感应了。

    那在祁风感应之中乃是七彩蜈毒的剧毒,其实在经由柳寒衣玉手之后,已经生生改变了本质,变成了一种腾龙大陆几乎无人能解的仙胎之毒。

    柳寒衣乃是仙胎毒体的异种体质,天生就对无数的剧毒免疫,或许也只有小龙的一念化万毒,才能让其陷入危险境地之中了。

    祁风的七彩蜈毒固然是厉害无比,但那也只是针对普通的天阶低级毒脉师而言,可惜他今日遇到的是柳寒衣,一个同样不按常理出牌的顶尖毒脉妖孽。

    因此在祁风伸出手来,想要接回属于自己的剧毒之时,他的结局便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