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尾声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二百七十章. 尾声六

    “不好,有敌来犯!”高飞调转马头,“正阳,你先送弟妹下山,我去接应。”

    不待说完,他已打马飞奔,刹时就远去了。

    黄友宁对上章静秋,只一瞬目光就移了开去,“正阳,你先送他们下山,我不放心。”说着他已快速解下雪撬车,“静秋,你跟木英挤一辆雪撬车吧。”

    “队长,我跟你一起去。”正阳跳下雪撬车。

    “我不走,我会医,我是军医,能帮上忙。”章静秋异样冷静,“带我上去。”

    黄友宁听得这句,有些迟疑。

    顶上已传来呯呯枪响,越发激烈,林间树梢上的积雪簌簌掉落下来。

    “好,我带你上去,正阳,你先送木英下山。”黄友宁一瞬间决定下来。

    “队长……”耿正阳急喊一声,军人就得去战斗,怎能躲避。

    君宝张张嘴,神情有些兴奋,初生牛犊,还不知道真正战场的残酷。

    “正阳,你把这辆雪撬车留给我们,君宝这些天都在学骑马,也有些模样了,让他赶车送我下去。”

    木英思绪在这短短一瞬间已转过千百回,如果上头战友出了什么事,正阳会自责一生,她不希望这样!

    正阳望来,欲言而止,天地雪白,世界就此远去,两人眼神在空中相接,心意通融。

    “好。”他简单应了一字。

    那边黄友宁已重新套好雪撬车,正阳把缰绳郑重递到君宝手里,“保护好你姐,安全下山。”

    “姐夫,你放心吧!”君宝保证。

    正阳一转身,跳上黄友宁的那辆雪撬车,不待他站稳,马儿已急急飞奔出去。

    木英一直望着,那辆雪撬车驶得飞快,正阳没有回头一眼,紧绷的背脊已做好战斗准备。

    “姐,姐夫走了。”君宝抓紧缰绳,嘴角调皮弯起,“我们也上去看看吧!”

    木英呆望着,直见雪撬车慢慢变成个黑点,消失不见。

    君宝拉紧了缰绳,就待起步,被木英伸手握住了。

    “姐,你不担心姐夫吗?”

    “担心,但我们不能让他分心。”木英按下他手,左右望了望,两边不远处就是光秃的林子,她立马决定道,“我们先进林子避一避,等上头声音停了再上去看看。”

    “好。”君宝嘴上应着,已拉转马头,赶着雪撬车进了林子。

    等待的时候永远是令人焦躁的,况且上头枪声不断。

    “君宝,你说会不会雪崩啊?”

    “应该不会吧,现在雪还不厚呢!这里又不是常年雪山。”君宝不确定道。

    轰隆一声,如同闷雷。

    “手榴弹!”君宝惊呼一声。

    木英的心高高吊起,只见着远处一个高峰雪浪飞溅,如同银河瀑布,一溜雪线飞滚下来,声势浩大,腾起的雪粉扬了半天高。

    两人张着嘴惊呆了。

    马蹄细碎,由远及近,十多个扛枪战士伏在马背上,目露精光,从木英和君宝面前飞驰而过。

    “山下哨所的战士上去接应了。”木英惊喜道。

    多了这么多战士,正阳他们的压力应该会小很多。

    两人站在雪撬车上,努力辨别着上头的枪声,似远又极近。

    “枪声有好几种。”君宝侧耳细听,肯定道。

    木英一颗心呯呯急跳,不知觉中,后背已满是冷汗。

    “姐,姐夫那么厉害,肯定没事的。”君宝伸手盖上她手背,用力握紧,朝她坚定点头。

    也许只是一盏茶功夫,又或是一个小时时间,木英却觉得如同过了一个世纪,天地间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只听到她和君宝呼哧的呼吸声,那么惶急。

    君宝一抖缰绳,想让马儿飞奔起来,握缰的手却有些僵硬。木英抿着唇没有说话,她相信正阳,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不是白练的,应该胜利了,可她的手一直在颤抖。

    心中焦急,既想着快些,又不敢直冲上去。

    两人驶到近处,木英拉住君宝胳膊。

    “我们弃了马走上去。”

    君宝同意,俩人找了林子,把马系上,搀扶着小心翼翼接近。

    院墙被炸塌大半,砖地掀起,厨房连着旁边一间房子全都炸毁了。

    两人趴在雪地中,手脚冰凉,风中飘着浓重的火药味和散不去的血腥味。

    “什么人?”三个绿色军服的战士持枪警戒,三杆枪管同时对上两人藏身之地。

    “我……我们……”君宝急喊。

    战士持枪飞奔过来,看清是他们,忙把枪口朝下,“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这里危险,不是你们该呆的。”

    木英猛得捂上嘴,压住一声惊呼,她站起身后看清了,雪地中躺着好些人,好些死人,有绿色军装染满血的我军战士,还有一身灰衣满脸胡子的壮硕大汉。原本洁白的雪地,满是焦黑,又洒着刺目血红,一滩滩,一块块,白雪红梅,让人瞳孔连同心一起紧缩起来。

    “正阳?正阳呢?”木英伸手扯住一个战士,急急问,来不及等他回答,又松了手疯跑向倒地的我军战士。她要看过,一定不能是正阳,不能,不能是正阳!

    “姐夫……”君宝哭着跟在她后面,这跟他想像的一点都不一样,我们的战士那么英勇,怎么可能也死了。

    “耿正阳和一些战士追出去了。”那战士眼红红回道。

    木英腿一软,跌坐下来,她面前的小战士双眼暴睁,死不瞑目,胸前两个血洞。

    “姐……姐夫没事……”

    君宝要把她拉起来,木英挣开他手,颤颤伸出手,帮这个小战士合上了眼,手下尚温,可再不会跳起来朝她笑了。

    “你们去那边吧,静秋同志正给人治伤。”这战士转头示意两间尚算完好的卧房。

    木英起身,已不知说什么,心中悲喜交加,还夹着惊恐。

    屋门推开,坑上躺着好几个战士,章静秋正忙着给他们包扎,闻声转头,看一眼俩人,直接吩咐,“过来帮我。”

    伤口血肉模糊,君宝再忍不住,跑出房外吐了。

    木英一点不怕,没了胳膊,没了脚,她都不怕,此时只觉得生命多可贵,只要能活下来就好。她挽起袖子先拿过空水壶,跑出去装了一壶雪,放到炉子上,盆中血水倒掉,重新换热水,给他们清洗伤口。

    手上按章静秋要求做着,心中却越发焦急,正阳还没有回来。

    轰隆一声闷响,她手上水盆打翻。

    “姐……”

    木英再管不得其他,冲出门外,朝声音来处跑去。

    正阳,你千万不要有事,这辈子我已心满意足,只要你活着,活着就好。

    “你们不能过去。”战士追上木英,“前面情况不明……”

    “不,我一定要去。”木英甩开他手,跌撞往前奔去。

    雪地上一脚一个深印,跌倒了再爬起来,木英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两字,正阳,正阳,正阳……

    也不知摔了多少跌,走了有多久,前方走来一队人,脚步沉重。

    她眯眼看,是绿军装,是我们的战士。

    “正阳……”她大喊一声,往前飞跑,却又摔了一大跤。

    身后君宝扶起了她。

    走近了,走近了,战士血迹斑斑,互相搀扶。

    木英忙找人,一个个面孔看过去,黄友宁伏在一战士身上,脑袋耷拉,脸色灰白,她上前,定定望住他。

    “我们队长没了!”战士哽咽,“那武装暴徒被我们抓住了,可谁想到他身上还绑着炸药,自爆了,队长推开我们,没了……”

    战士们恸哭。

    木英吓地后退一步,“正阳……”她如同疯了一样,大喊起来。

    “弟妹,正阳在这。”高飞走出一步。

    正阳正伏在他背上,脑袋也如同黄友宁一样耷拉着,额头上包着几大圈绿色布头,看得出是衣服上撕下来的,鲜血正从脸颊上滑下来。

    “正阳……”木英面色大变,一声嘶喊,声音已颤。

    “活着,活着,正阳还活着。”高飞忙道。

    活着两字拉回木英所有神智,她忙上前,把手伸到正阳鼻下,一缕湿气喷在她手上,她咧开嘴,“还活着,还活着,快……快回去……”

    力气重新回到她身体里,她扶上正阳身体,不再去看正阳耳中流出的鲜血,聋了也不怕,只要活着,活着就好!

    一周后,正阳在塔市医院睁开了眼睛。

    木英握住他手,朝他柔柔笑,“你还活着真好!”

    声音轻得如同最遥远的远方传来,正阳轻轻转动脑袋,脑袋很沉。

    木英把手搭到他额头上,用了一丝丝力气压住他不动。她凑近,在他唇上轻吻一下,绽放最美笑容,慢慢说道,“你脑袋炸伤了,还得了严重脑震荡,耳膜穿孔,不过医生说都不要紧,你不会变傻,也不会变聋,过上一个月你就能全好了。”

    木英嘟嘴,再在他唇上亲吻一下,“就算你变成傻子,变成聋子,我也不会嫌弃你的,上辈子不会,这辈子更不会!”

    耿正阳望着她的笑颜,伸起右手,揽住她脑袋,轻轻压到他胸口……

    窗外阳光明媚,这个冬天应该不会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