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第188章

    林然然的话便咽了回去, 摇头道:“不知道, 我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她摔了。”

    “喔唷, 哪能啦。你进门连深深小姐怎么摔的都没看见?”张妈立刻撇嘴道。

    “是我。”一声清冷嗓音响起, 顾裴远走来, 对顾奶奶道, “是我没扶好。”

    林然然看了他一眼, 两人的目光极短地交汇了一下又飞快转开眼,透着一丝不自然。这小小的眉眼官司当然没逃过张妈的眼睛。

    她可不信这是顾裴远的错,顾奶奶倒是松了口气:“深深现在怎么样?”

    顾裴远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道:“伤口没什么大碍。”

    那么就是人还在闹了。在场的人都明白裴深深是个什么德行,平时无事还要闹腾,现在更不会错过这恃病生娇的好机会。

    顾奶奶道:“深深到底是客, 她一个女孩儿家伤了脸, 你就多让着她些。”

    “是啊,深深小姐平时最黏着裴远了, 你多陪陪她, 她心一宽就好了。”张妈也在一边撺掇。

    林然然忽然起身, 若无其事道:“奶奶, 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哎,好, 你上去吧。”顾奶奶拍拍她的手, 关切道, “一会儿开饭了叫你。”

    林然然喉咙里像哽了块石头似的,勉强道:“我跟元元在外头吃过了。”

    顾奶奶还要说什么, 林然然再也站不住了,快步上了楼。背上火辣辣盯着几道目光,她也顾不上去深究。

    看着林然然几乎透着狼狈的背影,张妈可得了意,对顾裴远道:“裴远啊,你也辛苦了。晚上给你炖个金银蹄?”

    这是粤菜,很费火候。张妈原本是上海人,为了他特地学了几道粤菜,虽然不算地道,心意倒也显了。

    顾裴远嗯了一声,便抬脚跟着林然然上了楼。

    顾奶奶收拾着药箱子,面带愁容。裴深深是儿媳妇儿娘家的亲戚,住在自家出了事,她心里着实不安。

    张妈凑上来道:“老太太,我冷眼瞧着,深深小姐受伤肯定跟林小姐脱不了干系。”

    顾奶奶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裴远都认了是他没扶好,哪能怪到然然头上?”

    张妈忙道:“哪能关裴远的事?深深小姐学车的时候我就在外头择菜,一下午都是小张扶她,她自己也骑得蛮好了。也就是裴远回来被她撞见,非拉着要他扶了一下。怎么这么巧就会出事的?”

    张妈这护顾裴远倒是护得紧,可说的话太不像样,顾奶奶打断她:“这话不要再说,然然不是那样的孩子。”

    张妈对林然然的火气可谓是积攒到了顶点,继续拨火:“我刚才冷眼看着,林小姐脸色可虚了,裴远肯定是替她背的黑锅……”

    张妈的话音忽然戛然而止。

    顾裴远去而复返,手搭在栏杆上,正站在楼梯上俯视着她。

    张妈一下子直起腰来,心虚地笑道:“我去厨房看看火,还炖着深深小姐的药呢。”

    顾裴远看着她淡淡道:“张妈,你几年没回家了?”

    顾裴远长大以来,第一次对张妈表达关切。张妈喜道:“有七八年了。”

    顾奶奶道:“这一向辛苦你了。”

    “东家对我这么好,应该的。”张妈喜滋滋道。

    顾裴远松了松袖扣:“我让小张给你打了火车票,明早送你回乡,在家好好休息几个月。”

    张妈如遭雷击,失声叫道:“我做错什么了?怎么好端端要辞了我?我……”

    顾奶奶也吃了一惊,顾裴远从口袋拿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这里有些钱票,回乡的礼小张会打点好。”

    张妈惊慌失措地看着顾奶奶,却没有开口求助。她们都知道,顾裴远这么说出来的话就是决定,没有转圜的余地。

    顾裴远将信封搁下,转身上楼了。

    直到顾裴远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张妈才哭诉起来:“老太太,我在这个家干了几十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哇。我做错什么了,好端端裴远就撵我回去?”

    顾奶奶劝道:“哪儿撵你了,裴远这是体谅你好些年没回家,让你回家歇歇。过阵子再把你接回来。”

    “可我好端端回去干什么?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家里的年菜还没备下呢。张妈道,是我哪儿做得不好了?”张妈惶然道。

    顾奶奶见她这样,叹道:“然然这几天跟裴远别扭着。”

    “是她去跟裴远告我的状了?!”张妈立刻叫起屈来,“这林小姐打从来咱家起,我对她可是客客气气。就算哪儿不周到了,她也不该挑唆着把我赶走哇,我可是裴远他母亲带来的,我……”

    顾奶奶听着不像样,当场沉下脸来:“别说了。张妈,你是裴远妈带来的,我也不好多说你什么。你常说裴家是大户人家儿,气派大,规矩大。可你也别把高门大户的那套带到咱顾家来。”

    这时警卫员小张搬了一箱子年货来,见一贯慈祥的顾奶奶沉着脸,张妈还哭哭啼啼,吓得撂下东西跑了。

    顾奶奶一气儿说完,也不管张妈了,撇下张妈上楼去了。

    张妈先去顾元元的房间看看,顾元元正卷着被子呼呼大睡。林然然的房门紧闭着,顾奶奶摇摇头,去敲了敲顾裴远的房间。

    门推开时,顾裴远正将一根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回首看见顾奶奶,立刻站起身来。

    顾奶奶摇摇头,笑道:“心里不舒坦啦?”

    顾裴远抿唇。

    顾奶奶叹口气,慢慢儿跟顾裴远絮叨:“张妈她也是苦出身,打小儿被卖给人当佣人,没学过道理,都是那些儿小见识。也是我疏忽了,这些天身子骨不好,也没精神给张妈上上弦儿,让她怠慢了然然。”

    顾裴远替顾奶奶拉开椅子,顺手推开窗户透气,道:“我会给她一笔钱,足够养老。”

    这意思是要将张妈赶走了。顾奶奶道:“那到底是跟着你妈几十年的人。”

    顾裴远眉毛一轩,冷道:“如果不是看在母亲的脸面,事情也没这么简单。”

    顾奶奶只得转移了话题,道:“说来然然这孩子也让人心疼,在咱们家这么懂事,处处忍着让着张妈,这不是让她越发上脸了吗?”

    “我本来想提点张妈两句,见她那样儿也不说了,让她吓一吓,长长记性!”顾奶奶说着自己笑了,可顾裴远眉间的不虞仍未散去。

    顾奶奶道:“你这孩子。张妈千不好万不好,那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顾裴远眼窝深邃,高鼻薄唇,不笑时是个薄情的面相:“那她就更该知道分寸。”

    “她往常那些调三窝四,鬼祟作派,我是看在母亲的份上才没跟她计较。”顾裴远眼神渐渐冷下去,“叫她明早就走。”

    顾奶奶叹了口气,道:“你这德行,跟你爸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顾裴远一顿。

    顾奶奶一指头戳在他脑门上:“我是你奶奶,还以为瞒得了我?那一年在临安城,你天天早起去城门口等然然,那作派就跟你前几天一个样儿。”

    顾裴远耳根泛起一丝红,态度却也坦然。这件事他本来就不打算瞒着家里,是出于林然然的要求才暂时没说:“我也正打算告诉您。”

    顾奶奶道:“然然这孩子我早也看好了。不过我瞧着她对你,像是……”

    “像是什么?”顾裴远平静的语气终于起了波澜。

    顾奶奶被逗笑了,多少年没见着他这着急的样子。顾奶奶故意摇了摇头:“我瞧着她对元元比你都上心。”

    ……

    “我哥哥有没有来?”顾元元小朋友卷在被窝里,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林然然,像只被吓得瑟瑟发抖得小兔子。

    林然然好笑道:“你哥哥没来。别怕,我给你热了牛奶。”

    顾元元这才把小脑袋也露出来,还围着被子道:“姐姐喂我。”

    林然然只好端了牛奶喂他,顾元元咕嘟咕嘟喝掉一杯热牛奶,心情才好了一点点。不过他还记得自己闯了祸,不敢出去点他哥的眼,耷拉着小脑袋垂头丧气。林然然心情也不好,两人一块窝在被子里瘫着。

    顾元元翻个身,像个胖毛毛虫一样挪动:“深深姐姐是不是摔很痛?”

    “嗯。”林然然想起刚才裴深深摔倒的样子,道,“肯定很痛的。”

    顾元元不说话了,把脸往被窝里缩,只留一个黑黑的脑袋顶给林然然看。

    林然然摸摸他的头:“所以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知道吗?很危险的,不仅是别人会摔倒,你也可能被车撞到。”

    “我以后不敢惹。”顾元元认真地摇摇头,“我把我的玩具车送给深深姐姐,跟她说对不起。”

    林然然笑道:“她又不喜欢玩玩具车。”

    “那我……我把零食都送给她。”顾元元毅然决然道。

    然后小脸又垮下来:“哥哥会不会打我?”

    林然然摸摸下巴:“这个么……”

    话音刚落,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不疾不徐正三声,停顿五秒后再次敲响。这强迫症一样的敲门声,只出自一人之手。

    顾元元一秒钻进被窝里,紧紧抱住林然然的腰:“我睡着惹!”

    顾裴远的声音隔着门板模糊了音色,更突出了冷冷的威胁之意:“顾元元,我数三声。”

    “姐姐救命……”顾元元嘤嘤地往林然然怀里钻。

    顾裴远已经数完三声,门把转动。林然然只好道:“别进来!我……我还没起床!”

    “……”顾裴远顿了顿,道,“奶奶让我叫你们吃饭。”

    “那你不可以打人。”林然然转达了顾元元的条件。

    顾元元小声补充:“也不可以罚站。”

    林然然再次转达。

    顾裴远回以一声冷笑。生生把顾元元吓得嗖一声钻回被窝里,只拿屁股对着门口:“我不吃饭惹!我不出去惹!”

    顾元元的这顿打到底是没挨。

    顾奶奶亲自上来叫两人下去吃饭,在顾奶奶的保证下,顾元元才小心翼翼地抱着林然然的大腿下了楼。

    裴深深没下楼,顾裴远是一贯的沉默寡言,顾奶奶今天的话也不多,顾元元更是隐姓埋名生怕哥哥注意到自己,他面前的鸡腿都不敢夹,林然然也不想说话。

    到顾家来的这些天,就属今天的气氛最沉闷。

    林然然数着饭粒,在心里酝酿着该怎么提出要走的话。

    “我……”她才开口,张妈来了。

    张妈肿着一双眼,上来先行了个老派的礼,跟众人辞行。她年纪大了,一边说一边掀起围裙擦眼睛,看得人怪不落忍的。

    林然然惊讶地看了眼顾奶奶和顾裴远,顾奶奶面带不忍,顾裴远则是无动于衷。顾元元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睛,道:“张妈要去哪里?”

    “元元,张妈要回家过年。”顾奶奶笑眯眯摸着顾元元的头。

    顾元元高兴道:“张妈家里有好多柿子!张妈要早点回来呀,给我带柿子。”

    “哎,张妈回头还给你带柿子。”张妈差点说不下去,赶紧别开头擦了擦眼角。

    张妈走了以后,林然然才小声问:“张妈要走吗?”

    林然然是对着顾裴远问的,谁知顾裴远看也不看她一眼,低头径自吃饭。还是顾奶奶笑着道:“张妈好几年没回去过年了。我想着今年提早放她回家,让她也回去跟家人团圆。”

    可看张妈的样子不像这么简单。林然然趁机道:“我过两天也要回家了。单位的事就在这几天能办好。”

    “怎么这么急?”顾奶奶道。

    顾元元和顾裴远也同时停下筷子,向她看来。

    林然然笑道:“已经耽搁很久了。我这次本来就是被临阵抓上场的,在家没待几天就出来了,小秋小景总托别人照顾我也不放心。还有,我水云姐马上结婚了,我得回去送她。”

    顾奶奶沉吟:“这是应该的。这样,过几天就是冬至,过完再走吧?下个月初五是好日子,还有十来天呢。”

    林然然跟肉联厂的交易还得过两天办好,她点点头:“好。”

    “啪”地一声轻响,顾裴远搁下筷子站起身来,高大身影背光,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顾奶奶道:“裴远啊,才这么点就吃饱了?对了,你去给深深家里打了电话没有?”

    顾裴远道:“明早打。”

    “对,这大晚上的打电话,别把他们吓着。你记得缓着点说。”顾奶奶嘱咐道,“对了,深深脸上得按时涂药,一天三次,得让张妈提醒着点。”

    顾奶奶说完一拍脑门:“哎哟,张妈明早就走了,还是我来吧。”

    “我来吧。”顾裴远阻止了要站起身的顾奶奶,“我去,您吃饭。”

    顾奶奶连忙使了个眼色,示意林然然还在旁边。顾裴远顺着看去,林然然正满脸事不关己地戳着米饭,沉着脸走了。

    顾裴远和林然然的关系进入了冰河期。

    林然然连张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第二天她睡到中午才下楼,军区拨来的炊事员已经做好饭菜,顾奶奶不在家,把顾元元也带走了。

    只有顾裴远坐在桌边,背脊挺直,微微低头看报纸。桌上的饭菜用盘子倒扣着保温,像是在等她。

    林然然已经两天没跟顾裴远说过话了,并不想破坏自己的坚持,缩回脚就转身想走。

    背后传来顾裴远的声音:“饭菜要冷了。”

    林然然背对着他,道:“我不饿。”

    顾裴远语气很淡:“怕我?”

    林然然憋了半天,还是没回头,从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便跑回了房间。

    偌大的房子,今天变得格外安静。林然然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书,还能听见走廊上的脚步声。

    脚步声在她房门口停驻了片刻,渐渐远了。听方向,像是朝裴深深的房间去了……

    裴深深自诩美貌,伤了脸后就一直在房间里躲着怕让人瞧见,除了顾裴远谁也不见。

    林然然慢慢咬住唇,再次把自己蒙进了被窝里。

    林然然为了躲顾裴远,愣在房间里闷了一天,眼看着已经六点,顾奶奶他们也该回来了。她这才下楼散散步,顺便热了一杯牛奶,准备回屋继续躲着。

    怕什么来什么。

    林然然和顾裴远在走廊上狭路相逢。顾裴远手里还拿着一瓶碘酒,显而易见是从裴深深房间出来的。

    林然然目不斜视地径自走过去,却撞上了顾裴远的胸膛。雪白的牛奶溅出几滴在林然然的手背上,也溅到了顾裴远的黑色大衣上。

    “你干什么?!”林然然恼道,愤怒让她的眼里漫出水汽,浸润得眸子越发明亮。

    顾裴远像堵墙一般挡在她面前,脸色更冷:“我走路。”

    林然然把牛奶杯腾到左手,举起右手舔了舔烫到的地方,水红小舌一闪而过。

    顾裴远的眼神随着她的动作变得黑沉沉的,伸手过来:“烫到了吗?”

    “不用你管。”林然然立刻将手藏到背后,怒道:“都是你害的。你没看见我走过来了吗?干嘛挡在这儿!”

    顾裴远的手悬在半空,冷道:“我以为你看不见我。”

    “我……我当然看得见。”林然然气短了一瞬,忽然火冒三丈:“您这么有存在感,谁会看不到你啊?我看见你在院子里教人练车,教得可好了。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驾校干?”

    “驾校是什么?”顾裴远拧了拧眉头。

    林然然翻了个白眼,双手捧着杯子绕开顾裴远就走,顾裴远一伸手拦住她:“你去哪?”

    林然然只好抬出小胖子:“我给元元热了杯牛奶,他回来要喝的。”

    顾裴远若有所思地盯着她,道:“你对元元很上心。”

    “那当然。不对他还对你吗?”林然然理直气壮地道。

    顾裴远似乎有些困惑,垂眸看她:“不可以是我?”

    “不可以。”林然然想也不想就道,还酸溜溜地补充了一句:“快给人家上药去吧,别拦着我。”

    说完,见顾裴远还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挡着自己,气得扭头下楼:“你不走我我走!……啊!”

    林然然手腕一紧,被顾裴远往后一拉按到了墙上。

    顾裴远高大的身影笼罩了她,背光的脸看不出表情,呼出的热气落在林然然的睫毛上:“我不可以……谢三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