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4章 弓蛔虫,是什么虫?
    &lt;htmlxmlns=&quot;<a href="http://www.w3.org/1999/xhtml&quot;xml:lang=&quot;zh-CN&quot;&gt;&lt;head&gt;&lt;title&gt;" target="_blank">http://www.w3.org/1999/xhtml&quot;xml:lang=&quot;zh-CN&quot;&gt;&lt;head&gt;&lt;title&gt;</a>第374章弓蛔虫,是什么虫?&lt;/title&gt;&lt;metahttp-equiv=&quot;Content-Type&quot;content=&quot;text/html;charset=utf-8&quot;/&gt;&lt;/head&gt;&lt;body&gt;&lt;divclass=&quot;g-book&quot;&gt;&lt;divclass=&quot;m-mb&quot;&gt;&lt;divclass=&quot;m-content&quot;&gt;&lt;h1&gt;&lt;span&gt;第374章弓蛔虫,是什么虫?&lt;/span&gt;&lt;/h1&gt;秦明川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她系着安全带,坐在阳光布满的车座上,脸色清浅,但是秦明川却就是觉得,气氛凝重的说不出话来。“姐……”“到了。”秦烟让秦明川停车,他依言停下,刚才在车子上,只顾着跟秦烟说话了,他没看路。一停下来,秦明川就看见了路边的建筑。宠物医院。秦明川的心蓦的高高悬挂了起来,声音也不由哆嗦了起来。“姐……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秦烟打开后车门,把狗放出来,她没有急着进医院的大门,牵着狗穿着高跟鞋站在宠物医院的大门口:“茵茵感染了弓蛔虫,眼睛差点失明,现在在医院。”秦烟脸上表情平淡,洁白的下颔,在空气里划出一抹姣好的弧度。秦明川头皮麻了麻:“弓蛔虫,是什么虫?是……”后面的话他说的艰难:“是我送茵茵的狗,有问题,导致她出了事。”“先进去,给狗做个检查。”都到了,秦明川就是想逃,也无路可走。宠物的检查分类很多,一进门,他们带来的博美犬,就被宠物医院里的医生带走了。两个人留在大厅里。秦明川坐立不安。检查报告很快就出来了,秦烟飞快的扫了一眼上面的鉴定内容,然后随手递给了秦明川。他不用看,宠物医生已经开了口:“这只狗,是一只不健康的狗。”“身上有两种以上的寄生虫,其中螨虫和弓蛔虫会对人造成或大或小的伤害。秦明川身体一僵,两耳更是一片轰鸣。“姐,姐!”“真的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狗身上有这些东西!”秦明川眼底染上一抹焦灼:“……”秦烟并不意外。她低笑一声,拍了拍秦明川的肩膀,低声说:“我相信你。”因为建行,他正看着秦烟,女人眼底带着不加掩饰的真挚。他想要解释的话,瞬间噎在嗓子里。秦烟将检查结果从医生的手里接了过来,然后拉着秦明川从宠物医院里走了出来。“秦公子,你知道螨虫和弓蛔虫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哪些危险吗?”“弓蛔虫,严重了会破坏儿童的可引起轻度的前葡萄膜炎、虹膜后粘连、玻璃体炎症和视网膜脱离。”“螨虫更厉害,皮肤病,呼吸道各种炎症,严重了可能会引发哮喘。”秦明川哑然。“对不起,是我太仓促草率,也是我临时换了一只狗。”“我是看他们的东西准备的齐全,所以放松了警惕。”“姐,我愿意负责茵茵所有的医疗费用。”他紧握着手指,秦烟有些意外。秦明川的年纪还不算大,在国外上完大学,刚回国没多久.秦时成那个男人太过浪荡,又一惯会推卸责任,秦明川这个勇于承认,真让秦烟有些意外。“跟你没关系。”秦烟低声开口:“我就是半个医生,眼弓蛔虫病,是吃了被猫狗污染的食物,才会感染。”“而且,你送狗的时间不对。”“弓蛔虫的幼虫,虽然能在孩子体内活动,但茵茵失明的太快了。”“时间不对。”秦明川嘴巴张了张,满脸惊讶。秦烟舔了一下略微有些干的嘴角。“但是,狗狗的身体里,有弓蛔虫,有螨虫。”秦明川福至心灵:“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陷害我?”秦烟低声说:“所以,回归到最初的话题,你买狗的事情,都谁知道,或者说,你买狗的时候,遇见了什么人?”……桐城中心医院。薄云深给秦茵茵买好冰淇淋,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只看见单人沙发里的那一抹纤细的背影。孩子看不见,薄云深一直抱着。秦茵茵手里捏着一个甜筒,薄云深一回头,就看见了坐在病房里,翘着二郎腿的女人。他眉梢拧了拧,“你怎么在这里,秦烟呢?”陆想想嘴角勾了勾,低声说:“薄总,一会儿看不见烟儿而已,回来就找人,怎么?离开烟儿会死?!”她向来嘴巴得理不饶人,薄云深被她怼的一噎。说实话,他对陆想想的观感实在是不太好。他一直觉得,她和秦烟一样,是一丘之貉。“我再问一遍,秦烟人呢?”薄云深咬着牙根,口吻似漫不经心,但却凝重到了极致。陆想想径直走到病床前,一手抱起秦茵茵,然后仰着头,看着薄云深问:“你不是讨厌烟儿吗?据我所知,你们之间一向泾渭分明,烟儿去做了什么,没有必要跟薄总你交代吧?”女儿在医院,眼睛还有危险!秦烟不在医院守着,去外面做什么?勾引男人?亦或者说,密谋什么大事?有什么事情,在秦烟的心里,是比孩子的眼睛重要的?她平日里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对孩子的宠溺关爱,果然都是假象!经不起推敲,像是泡沫,一戳就破!薄云深冷哼一声。把陆想想叫过来,是她秦烟清楚的知道,他薄云深不讨厌她,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恶心他!?薄云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皮突突直跳。他冷笑一声,目光在说话模棱两可的陆想想身上停留了一瞬间。“茵茵,想想想阿姨了吗?”“想!”秦茵茵掷地有声。她眼睛模糊,就算是陆想想就在她面前,秦茵茵依旧看不清楚陆想想那一张脸。反而是凑在眼前的彩色甜筒,秦茵茵看的更清楚一些。“想想阿姨,妈妈呢?”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一片空洞,陆想想有些心疼,揉了揉秦茵茵的脑袋,低声说:“妈妈有事情要处理,待会儿就回来了。”“怎么,茵茵只喜欢妈妈,不喜欢想想阿姨陪着吗?”薄云深唇角翘了翘,无端的讥讽。有事情要处理?秦茵茵的手术准备在即,随时都有可能要开刀,秦烟这个节骨眼上,能有什么事情?自己不负责任就算了,还拉着封氏的员工,让人家也工作不成。宴会上碰到封宸,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交代!&lt;divid=&quot;book-bottom&quot;&gt;&lt;/div&gt;&lt;/div&gt;&lt;/div&gt;&lt;/div&gt;&lt;/body&gt;&lt;/html&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