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98章 舰上之斗
    湛长风迎面又碰上两名冲出来的神通强者,一道森罗地狱将他们化成了血水。

    “你是谁!”侧旁两房间里也跑出三人,神通秘术齐发,杀机大显。

    她一声“天机扭曲”,三人的攻击,倏忽出现在他们自己的背后,反将他们打了个重伤。

    察觉不对的公孙芒打开了主舱室的门,看见一地死的死.伤的伤,刹那就怒红了眼,瞪向中央这灰衣男子,“你是什么人!”

    “悬赏杀你,交出鸿运宝树。”假扮杀手的湛长风说了一个当下最合适的理由,意外从他细微的眼神里发现了端倪,低沉笑道,“竟真在你身上。”

    公孙芒瞳孔微扩,杀意翻涌,拳势凶猛扫去。

    湛长风能体会到公孙芒有不寻常的收获,区区一甲子,就跃到神通中上水平,但比她终究差了些,单凭修为,她能碾压了他,她推出一掌,将人压入墙中。

    公孙芒骇然发现周围都暗了下来,无间地狱要将他吞没!

    居然是地狱神眼?!

    他一瞬想到了也是地狱神眼的湛长风,紧接着甩去了这个想法,她应该坐镇山海,不会跑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来。

    地狱神眼者多多少少总有几个的,只怪自己撞上了那么一个。他还要重振吴曲,接回义父,绝不能败在此处!

    手中剑丸一捏,绝世剑芒撕开无间地狱,朝湛长风斩去,湛长风心里一悸,冰痕附身。

    “冰痕”是孤独地狱篇章中的核心图腾术之一,一施展便进入绝对冷静之境,同时冰甲覆体,周身凝聚起冰霜,任何攻击都不能寸近。

    她之能,施展冰痕,灵鉴也休想伤她,但这道剑意,却是返虚一剑,这一剑纵使被冰霜稍稍阻隔,来势依旧极快,呼吸间就要落到她身上。

    然在这稍稍阻隔下,她极速召出了天机扭曲。

    天机扭曲,将大部分剑意扭转向公孙芒,公孙芒措手不及,危机感才乍现,铺天盖地的剑意就扑向了他。

    他身上宝剑.宝甲.金钟.玉盾,种种不俗的防御宝具被触发,通通闪现,也在闪现的瞬间,被剑意层层削破。

    关键时刻,鸿运宝树的虚影在他身上出现,那些剑意竟偏了离轨迹,擦过了身!

    湛长风那边,小部分剑意斩在她的冰甲上,溅起光芒,叫她如被重物锤击了几下,但没大碍,余光瞥到鸿运宝树造成的诡象,更不愿鸿运宝树落入吴曲之手了。

    她的一只瞳孔变成了暗黑色,无间地狱核心图腾术——狱火,公孙芒的神魂如同被拖入了全是暗火的空间,灼痛之感撕心裂肺,当是时,湛长风巨掌虚影挥下,抓破一层层禁制,将鸿运宝树从他身中拔了出来,收入玉佩。

    正要一掌了结他命,他的须弥袋中飞出一枚黑不溜秋的珠子,表面还有丑陋的坑洼。

    这珠子彪射而出,涤荡天地的浩然正气随之蜂拥向湛长风,欲将她抹灭!

    它不是真宝也不是圣宝,却与之前的剑丸一样,载着返虚上尊的力量!

    湛长风险险躲过它的冲撞,它的余波却击碎了冰甲,在她臂上擦起了一道红,转身侧避,它又带着大劲儿从身边飞过。

    湛长风眸光沉了,为了引来珠子的注意力,对公孙芒祭出永恒之咒,要把他的真灵流放到孤独之域,那珠子感受到了什么,竟化为流光带着公孙芒破虚而去!

    她一掌将旁边的舰船墙壁崩裂了,虚空气流拉扯着她的身,黑发飞舞。

    一个剑道上尊.一个儒道上尊,吴曲......此子难道是放在人道的玉昊上帝碎片身?

    不论是不是,难对付是真的。

    也幸好她用的不是真实模样,不然光凭鸿运宝树就会招来一堆麻烦。

    她祭了降神台,返回穿云界,闭关恢复损耗的力气。

    某山上,大明王怔怔地望着天空,不知是在望公孙芒那艘僚舰离开的方向,还是在望锁住了天空裂缝的绿叶枝丫。

    天将黑时分,他对甲鼎道,“我要拿到这株神树,我预感,它能修复我这一身伤,填补受损的根基,助我重回巅峰,甚至走得更高。”

    甲鼎沉默了,“这株神树,是这一界的根,动了它,天地就要翻了。”

    “本王登位以来,直接.间接因我而死的生灵不知凡几,覆了一界又如何。”大明王神情晦涩,“我不能就这样失败,我还能最后搏一把。”

    “君上!”甲鼎郑重地喊出了尊称,身为人道弟子,他不愿用一界无辜生命换一己之私,身为臣子,他理解大明王的不甘,动了动嘴,劝诫道,“如今国运稀薄,您承不了这么多的杀业,哪怕一时修为精进,也难逃雷劫啊。”

    “我只修今生,管他什么因果,什么杀业恶果,就是雷劫劈下来,我也要逆天而行,打散了这雷劫!”大明王盯着甲鼎,灼灼目光烫了臣子的眼,“君臣一场,你再帮我应付可能遇到的阻击,我来炼化了它。”

    甲鼎不赞同道,“您现在的身体,如何炼化它?”

    “......”大明王闭目不言。

    就在甲鼎以为大明王要放弃时,他道,“让余洁丹师炼夺死丸。”

    “夺死丸?”甲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丹丸的名字,“如果它能使您康复,您为何不早用?”

    “服用它后,能立刻回巅峰状态,但无法修复原本的损伤,三日内要是还没找到办法修复,就会暴毙而死。”大明王幽幽道,“它是从死亡手中夺回我命,也是夺走我命。”

    “要不是那两不要脸的王一起攻杀我,我何至于重伤逃离风云界域,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甲鼎叹了口气,“我明白了,以大帅之名,您在一天,我就会为您披荆斩棘,我这便去让余洁丹师炼丹。”

    黎明的光照耀大地,也投出了一片片阴影,浑然无觉的人们还在为生活奔波,同时也追捧着修炼热潮。

    在法律限制下的半凡尘半修炼型环境里,他们总是缺少某些残酷认知,比如,有时候,杀人的理由,是为了道。

    作为集体的一份子,法度规矩是来保护自己的。

    当作为一个孤独道人时,己道就是行事的准则,法度规矩道德,不过是可以随时突破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