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168章:那个女人有问题
    赏善罚恶符的轮回之力,乃是圣人法力所化,杨烨原本无法抵御,只是无巧不成书,斗杀天命汗一役中,他的神魂融合了轮回盘,初步领悟轮回规则,又与凯兰崔尔双修,获得了外籍精灵的身份。

    轮回盘的遗留效果,使杨烨被贬入畜生道特殊状态下,照旧拥有正常的智力和炼气士仙道修为;而外籍精灵对于动物的优先亲和力,又确保了杨烨处于绵羊状态时,照旧拥有本体50%的属性,且敏捷、轻功不受丝毫削弱,本身拥有的特殊天赋,也被保留下来。

    他并非善男信女,虽然性格豪侠仁义,但并不圣母,尤其当受到朋友的背叛,又连累自己爱侣遇险,心中顿时掀起燎原怒火。

    杨烨首选的报复对象,正是引诱维纳斯夫人背信弃义的西区斗神圣女贞德。

    何以报怨,以直报怨,杨烨选择的报复手法异常激烈。采用被其封禁许久赤影勾魂的特殊攻击状态,扩散情魔淫毒,喷中敌人,制造出仿佛男女欢娱时的**感觉,无论武道宗师、天仙炼气士碰到,都难免堕落情网,迷失本性。

    贞德本是辅助型斗神,本身战斗实力寻常,因此难以遮拦闪避,立即就着了道。

    只见粉红之烟吹拂迎面,贞德闻到香气后,当即心荡神迷,欲情大炽,竟就在阵前自行解开铠甲,宽衣解带,露出白如玉露的肌肤,更有软温新剥鸡头肉,滑腻犹如塞上酥,张开腿,坐在地上,一边娇/喘,一边做出各种极其诱惑、不要面皮的姿态。

    正在战斗的蒋奇、韩猛见如此春光,情不自禁停下手来,魄荡魂消;许攸、辛评等河北文士,也双目瞪得突出,深受活色生香迷惑,就只有袁绍面色铁青,头顶掀起绿油油的云雾。

    凌曌趁机祭起莫邪神剑,一道白光戳翻了襄楷,杨烨绵羊触藩,紧随其后猛/撞,用得却是霸绝皇威书中的绝技,秦王驱山大三式之行同伦。

    真灵灭杀,三魂七魄粉碎,襄楷还未及用出更多的炼气士手段,就惨死在羊角之下。

    襄楷被灭,韩猛、蒋奇受诱惑,不顾大局,去对赤果果的贞德上下其手,肆意揉/抓,一时间场中混乱。

    凌曌、貂蝉无心恋战,乘机护着绵羊,杀出重围,欲夺路而走。

    到底还是维纳斯夫人最精明,认准贞德出状况的原因,在于绵羊杨烨哈出来的粉红之烟作祟,为了扭转战局,当即运转神元,消耗生命能量,跳出一支最特殊的战舞,只听她口中吟唱道:

    “劳禽不择枝,饥虎不畏槛,君子当固守,无为仲由溢。”

    西门行,双s级特殊战舞,依托斗神神元,以消耗寿元作为代价,主动使用后清除友军一切异常状态,恢复全部友军50%的生命值和法力值。

    随着歌舞齐奏,战场上掀起一团青芒,仿佛光环笼罩全军,韩猛、蒋奇等人从狂暴状态苏醒,如同做错事的小孩,退作一旁;圣女贞德更是羞愤欲绝,夺过碎裂衣物勉强遮体,口里发出穷尽三江四海都难以洗雪的怨恨:“杨烨,你这个卑鄙小人。”

    贞德在痛骂之时,全然忘记今日正是自己埋下陷阱绝杀在先;当然,凌曌她们却都懒得辩解,只顾朝外冲杀出去,毕竟,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袁家的鹰爪们一片混乱,难以组织有效的阻截,两女一羊看着要脱困,维纳斯夫人的眼神中,竟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就只有袁绍突然仰天高喝:“杨烨,你今日终究难逃活命,吕将军、童大师,时机已到,尔等还不出手,却更待何时?”

    维纳斯夫人听得此言大骇,赶忙道:“袁本初,你怎地出尔反尔?你不是答应过我和贞德,一定不会去联络这两个人。”

    袁绍冷酷地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某早就觉得你们这些天外天女人靠不住,看今天的样子,把什么脸都丢尽了”

    话音刚落,宝月楼门外飕地落下来两条大汉,一老一少,都是老仇敌、死对头,老的是枪神童渊,少的正是五原吕布。

    这两个都是破碎虚空境界的大高手,人还未登上三楼,无形破体实质拳意早就轰然砸来。其中响彻吕奉先的虎吼:“杨烨,某又来报仇了!”

    强敌登场,难以抵御,凌曌赶忙对貂蝉使个眼色,小美人会意,皓腕翻转,祭起真霸王纹章,遂有金光万丈,那被项羽斩落过一颗首级的双头黄金龙,腾云驾雾过去阻截,一龙双高手,狭路相逢,立刻杀在一处。

    贞德满脸羞愧,欲寻求安慰,将目光探向袁绍,但结果迎来的却是鄙夷的寒芒,霎时心情如坠冰池,不知该怎生是好。

    维纳斯夫人恍然间明白了,杨烨为何要对贞德采取如此卑劣但又无甚用处的报复手段。其中原因只有一个:杨烨完全看透了袁绍这个人的本质—寡恩薄幸,外仁内傲。

    杨烨就是要用这种办法来刺激袁绍,打破/贞德、维纳斯与袁绍的联盟,使之内部不合,互相猜忌。

    只是战略虽然成功,但战术未必得利,真霸王纹章所化的黄金龙尽管勇悍,却斗不过鬼神般勇猛的吕布。

    尤其当吕布看见貂蝉也在宝月楼上时,更加激荡起满腔的兽欲,决心扫除一切阻碍他夺取美人的障碍。

    “杂鱼,给布爷爷死一边去!”吕布丹田运气,吼声震天,居然压制了黄金龙的龙威,接着掌中的双钩方天画戟倏地轮动,运转“扶犁虎亢诀”,赫然使出三国世界中无双无对的绝技“灭天戟法”。

    但见方天画戟的戟风,化作数个不知深浅的黑洞,带出绝杀之力,猛烈撕扯起黄金龙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高防御龙躯。

    尽管难以扯裂绝对防御,可凌厉无比的吸引之力,还是牵引得黄金龙东倒西歪,须臾,被吕布觑准破绽,正是曾被杨烨用绝龙石打击过的位置。

    “无双屠龙戟!”吕布舌绽惊雷,挥出天神降临也似的完美一戟,只听咔嚓脆响,黄金龙的第二颗头颅再次裂开,轰得炸得金光激烈。

    枪神童渊见状大喜,朗喝道:“奉先,干得好!”老头亦是乘机追杀补刀,掌中白蜡杆忽地伸长,连出三道绝技:洞察、单手十八挑、百鸟朝凤仙禽枪。

    一轮风驰电掣般的枪芒殆尽,黄金龙抱头鼠窜,戾气尽失,重新恢复成纹章形状,表面出现裂纹,落回貂蝉手中。

    吕布捻戟横指前方,以挑衅的目光直侵貂蝉高耸的胸脯,哈哈狂笑道:“美人儿,这次看你怎得脱身?还不放下武器,乖乖跟我回家洞房。”

    “不要脸的大怪兽!”貂蝉气呼呼地娇嗔,玉手轻扬,祭起金光锉就打,那吕布哈哈大笑,浑身爆发出狼烟般的无双斗气,朝天冲起,就像鲸鱼顶上的喷泉一样,将金光锉撞到地上。

    “雕虫小伎,安能近得某家。”吕布满脸嘲讽,迈开脚步,伸出爪子,前来抓扑貂蝉,其招数淫毒之极,直抠玉女峰而至。

    貂蝉骂声“卑鄙无耻”,凭着遁甲天书中记载的幻术剑遁急退,同时又从怀中取出女娲娘娘赐予的法宝绣球儿,觑准吕布面目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绣球儿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吕布却有神级格斗专精,遇强挫强,只听他朗喝一声“虎亢擒拿手”,猿臂向外探抓,使出包罗万象的玄妙,居然一把将绣球儿稳稳接住,见出此状况,貂蝉直骇得香汗淋漓。

    吕布却将绣球儿放到自己鼻子旁边,口中色迷迷地道:“好香,好香!美人儿,你拿此物丢我,莫不是送聘礼?何必如此客气,只要你的人能给我,某别无再求。”

    说完这话,吕奉先张开双臂,仿佛老鹰捉小鸡,就来擒捉貂蝉,貂蝉连续失去法宝,实力大跌,顿时险象环生,但在另一边战场,杨烨却是大显神威,以羊角顶翻了横推八马倒的韩猛,又喷出一团红烟,让许攸等河北文士,都临时变成一堆的猪狗。

    杨烨扭转羊头,看见貂蝉危险,当即倏地施展风中无影掠近,羊脚乱弹,将侠客行二十四式中的精妙招式和常山赵子龙的铁血悲烈枪,都以前所未见的特殊方式演绎。

    毕竟,人的身体和羊的身躯,却是截然不同,吕布来时多和童渊练功,对于杨烨的枪法已然十分熟悉,此时遇到绵羊之体的杨烨,使出似是而非、匪夷所思角度变化的常山龙情,顿时感觉缚手缚脚,交锋后连续吃亏,幸有“扶犁虎亢诀”护体,否则难免要被疯狂的绵羊撕破面皮。

    “奉先,还是让老夫前来助你!”瞅见吕布战不过绵羊杨烨,无甚便宜,枪神童渊赶上来帮忙,倏地枪芒化圈,霸道枪法精粹如影随形。

    只听砰地轰响,杨烨措手不及,四蹄双角,难以对付两大破碎虚空武道家,被童渊一枪洞察刺穿了身躯,霎时鲜血淋漓。

    原来却是一物降一物,自有相生相克之妙,洞察特技最擅于看破现象、直达本质,因此杨烨绵羊之形的幻惑,对于童渊毫无半分用处,反被其寻准破绽,反攻得手。

    “扑棱棱”童渊臂膀叫劲,将杨烨高高挑起,口中咬牙切齿,狰狞着面目道:“逆徒,看我清理门户”

    话音尚未落尽,凌曌早已祭起莫邪神剑,隔空劈斩,锐不可当,将童渊的白蜡杆斩断,随后凭摄空草飞天摩云,张开玉臂,将绵羊杨烨抱在怀里。

    童渊虎吼一声,绰着断枪就扎;吕布也将色眼窥视过来,看着凌曌,也是虎视眈眈,贞德、维纳斯夫人对视一眼,终于决定暂时解开心结,先完成圣人与恩师交付的使命再说。

    维纳斯夫人大喝道:“凌姑娘,不要白费力气了,这一战你们输定了。只要你答应放弃凤凰力异能,那就饶你和杨幽州一条生路。”

    凌曌却待说话,怀中的杨烨却强忍伤痛,抢着说话:“维纳斯夫人,事到如今你还想攻心计吗?先不说你是否有诚意,就算你说话算话,但袁绍、吕布和童渊,他们会饶过我们吗?”

    说到这里,杨烨突然将话一顿,转头朝着凌曌柔声道:“丹瑶,这些圣选者既如此觊觎你的凤凰力,那就好好请她们体验一下。”

    言罢,杨烨奋力催动残余的全部仙元、内劲和生命能量,化作无尽精华,源源不绝输入凌曌周身穴窍。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