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我要迎应寒年风光回来(2)
    林宜拍拍她,知道牧阑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现在也没有办法。

    峰会开始,果然,如牧阑所言,都是说一些大家知道的事实,再讲一会儿场面话,最后用几句话收个尾,一个比一个收得不成熟。

    大约一个小时后,牧阑上台。

    林宜坐在下面做记录,忽然,身边多了点动静,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来。

    “不是都不在牧家呆了么,怎么会过来?”

    声线微沉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林宜转过头,就见顾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看着她,单手撑着头,手肘支着桌子,身前的西装有些往旁边扩开。

    “我陪牧氏决策人过来的,你对我们这么了解,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林宜淡淡地道。

    “你这话中有话啊。”顾铭撑着头看她,有些不满地蹙眉,“我说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成见?上次电话里说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这次又这样阴阳怪气的,你们女人要不要变得这么快?”

    “你今天准备的怎么样?充分吗?”

    林宜反问。

    “什么?”顾铭怔愣了下,“我就是跟着来学习的,要准备什么?”

    “是吗?”

    林宜淡淡地笑了下,没有反驳什么,径自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上记录会议内容。

    顾铭面对她这样的反应,就这么坐在她身旁,看着她在电脑上打字,道,“你打字还挺快的。”

    无聊。

    林宜没搭理他,顾铭又问道,“应寒年怎么没来?他现在就真打算和你在S城过一辈子了?大学生活有那么有意思么?”

    “那你是希望他呆S城,还是不希望?”林宜看着电脑屏幕,低声淡漠地道,“刘医生说我来不及了,是因为应寒年不掌牧氏,很多事他都没有资格做,也就来不及阻止你了,是吧?”

    “林宜,你白长一张聪明脸蛋了,怎么现在说话全是夹枪带棒的,我都听不懂。”

    顾铭放下手,坐在那里无奈地耸肩。

    闻言,林宜停下敲击键盘的手,转眸看向他,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顾铭摸自己的脸。

    “没有,只是觉得你演的跟真的一样,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林宜收回眼神,继续打字。

    顾铭直接将手掌按在她的键盘上,腕上的表价值连城。

    林宜往后靠了靠,冷漠地看着他。

    “林宜,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对我成见这么深,你现在冤枉我,不怕以后后悔么?到时,你怎么办,哭着给我道歉?”顾铭问,“你以前可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你给我判个死罪,也得让我知道罪名是什么吧?医院那次见了一面,你就成这个样子了。”

    “好啊,那你现在随我去做个身体检查,做完我和你道歉。”

    林宜道。

    顾铭的目光一定,随即匪夷所思地笑了一声,“什么东西?”

    “不敢么?”林宜反问,就算这会伤好得差不多了,但以李健一老先生的本事还是查得出来的。

    “行,等峰会过了吧。”

    顾铭没有拒绝,说了一句。

    “……”

    如此坦荡的行为,让林宜还真有那么一瞬间的动摇。

    眼前的男人要么真的是无辜到了天际,所有的事不过围着他发生,要么就是个太可怕的角色,到这一秒,他仍不愿意认,戏耍着每个人玩。

    ……

    峰会开了将近三个小时,中场休息,众人逐一上楼到餐厅吃东西。

    这场峰会出席的都是大人物,因此到处有人在谈事寒喧,拉拢人脉,豪华的自助餐以及单点的中餐厅美食都成了背景板。

    林宜同牧阑站在角落里,林宜亲手榨了一杯果汁给牧阑。

    牧阑接过来,道,“小宜,刚才顾氏那边也上台讲了话,听着没什么重点,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要说服三大家族,靠在峰会上的谈话是不够的,当初应寒年还讲了六个小时呢。”

    林宜淡淡一笑,回眸瞥一眼。

    牧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见连、汪、叶三位决策人正被人邀请进入一旁的中餐厅包厢。

    “独独撇下牧家,这要真被顾氏联合成功了,好人他们尽做,牧家就落个不好了。”牧阑道,看她一眼,“小宜,那我们现在过去。”

    “不着急,总得让他们先谈一会。”

    林宜边说边夹起一个提拉米苏到盘子里,“安姨,我们先吃吃饱,一会说话都比他们大声。”

    牧阑被她逗笑,伸手去捏她的脸。

    包厢外,保镖站了好些个。

    包厢内,谈话已经进行很多了,叶老看着面前的一杯茶,摸着手上的玉戒道,“顾总,你就这么把牧氏排除在外了?”

    顾铭没有入座,而是站在自己父亲的身后。

    坐在那里的顾父开口,“顾氏和牧氏有些私怨大家都是知道的,虽然现在换了个人当家作主,我这心里也是过不去那个坎。”

    “今天要是我们被你说动了,联合救市,顾氏带个头,不止做了个救世主,还顺手将牧氏踩下去一脚,一举两得啊。”连老慢悠修改地道,“重回原位还真不难。”

    顾父坐在那里道,“现在市场这么乱,总得有人跳出来救一下,说我有野心吧,我也确实有,连老说的也不错。”

    众人笑。

    “说再真实点,四大家族从来也不叫五大家族,我想回去当然要拉个下来。”顾父直接坦露自己,“据我所知,应寒年为人狂妄,在座的当初不都被得罪过么?”

    “可如今是四姑娘坐牧家了。”

    汪老道。

    “有区别么?连老,我不知道当初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您吃的那个暗亏,让出的股份四姑娘也没还回来吧?”顾父说道,又看向汪老,“您呢,听说您一个侄孙就是死在应寒年他妻子手上的,还有叶老,您一个儿媳好像被应寒年的妻子当众羞辱过。”

    “……”

    “这还是表面上的,私底下诸位吃过的亏也不过是比顾氏少些。”顾父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