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27章 你来啦
    ♂nbsp;

    从齐越这个位置看到巷子处的侧颜,但齐越一紧张说成了背影,这世间的背影何其多,黎赋对于齐越来说又不是什么印象深刻之人。https://

    是以,燕玦听到齐越这句话的时候,也往齐越所说的位置看去,说道:“一个背影你就知道是黎赋吗?”

    慕容井迟轻笑一声,却顺着齐越的视线朝着右侧的巷子看去,只看到了挺拔的身影,并没有看清长相。

    齐越见燕玦不相信,暗暗着急,但刚刚那侧颜明显就是黎赋。

    “主子,那就是黎赋,赶紧跟着。”齐越说话时扯住了燕玦的衣袖,着急道。

    这个时候的齐越也没有想到燕玦会发怒,只想着帮着燕玦快点找到百里卿梧。

    燕玦与慕容井迟对视一眼,慕容井迟说道:“燕七,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跟着就跟着吧。”

    燕玦的神色有着轻微的变化,想着这些日子以来寻找百里卿梧的念头太过执着,可能齐越也受到了影响。

    慕容井迟与燕玦反应过来的事情,齐越的身影已经在右侧巷子之中了。

    “难道真的是黎赋?”慕容井迟挑着眉梢说道。

    燕玦并没有说什么,脚步却加快了许多。

    齐越连续追了两条巷子,却在转入另一条巷子中的时候,那抹玄色身影却不见。

    齐越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跟丢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黎赋和百里卿梧是在这附近的。

    却在走入那条窄小巷子中间的时候,身后出现了脚步声,齐越猛然转身。

    在与提着糕点的黎赋对视的时候,齐越睁大瞳眸。

    果然是黎赋,他真的没有看错。

    “你跟着我做甚?”黎赋当然知晓眼前的人是谁,也猜测到了几分,只是没想到跟来的这么快。

    齐越深深的盯着黎赋,还没有开口,后面跟来的燕玦和慕容井迟便出现在黎赋的身后,齐越见状:“主子,真的是炽帝。”

    黎赋深幽的目光从齐越的身上转移,然后转身。

    时隔这么多年,从闽地过后,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在这里。

    燕玦在看到黎赋的那一刻,心中的情绪全部涌上心间。

    “真是好久不见。”黎赋本以为会不想看到燕玦,也设想过把百里卿梧就这么一直给藏着,但是在真的看到燕玦的,内心深处那抹阴暗之意又变得消失无踪。

    为什么要藏着她,她本来就不是他的。

    他从来的想法就只是想她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可是自从在南疆再次遇到百里卿梧后,为什么就越来越贪心了?

    黎赋想着,只要是人,都会贪心吧。

    只要是个人,都躲不过七情六欲,都躲不过欲-望的操控。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燕玦在看到黎赋的时候,也没有想象中的怒火,反而很平静。

    甚至想要问黎赋在百里卿梧消失的这段时间中,有关于百里卿梧的所有事情。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随后还是慕容井迟打破了这阵沉默:“燕七,既然找到了炽、黎赋,那王妃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黎赋淡淡一笑,内心多多少少都有些酸涩,燕玦来了,卿梧应该会很高兴吧。

    “我一猜你们应该就是来找卿梧的,走吧。”黎赋面色并没多大的波澜,转身看了一眼齐越,往前方的院落走去。

    齐越等着燕玦走在前后,才跟上。

    黎赋余光看着与他并肩的燕玦,说道:“卿梧这段时间喜欢上了糯米糕,今日上街去拿了一些,没想到却碰上了你们。”

    燕玦在听到黎赋的话语后,内心又一阵酸楚,这么平凡的事情从黎赋的口中说出,竟让燕玦羡慕不已。

    这种平凡的事情他竟一次也没有为百里卿梧做过。

    “她现在经不起惊吓,燕表哥就不要吓着卿梧了。”黎赋淡淡的说道。

    在黎赋喊出燕表哥的时候,燕玦这才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知道黎赋口中的‘吓’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原来的燕玦,的确会做出很极端的事情。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很照顾她。”燕玦沉默许久硬生生的憋出这两句话。

    黎赋轻然一笑:“燕表哥客气。”黎赋的脚步停息,看着眼前紧闭的宅子大门,说道:“燕表哥,到了。”

    说完,把手中提着的糯米糕递到燕玦的面前,说道:“燕表哥替我给卿梧,在内院的书房中。”

    燕玦的目光紧锁在黎赋手上,一时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黎赋直接递到燕玦的手中,然后推开大门。

    跟在身后的慕容井迟与齐越觉得气氛有些怪异,都慢慢的退后了几步。

    燕玦盯着手中被油纸包着的东西,眼眶竟有稍许的湿润。

    书房中的百里卿梧撑着脑袋前面,看着书案上摆放堆积着的书本,这段时间她已经把眼睛能看到的书籍都看完了。

    自从黎庭离开后,这座院落安静了许多,平日中没有了黎庭的唠叨,百里卿梧和黎赋相处中更多的安静。

    没有尴尬,但,好像没有很多的话题,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个不知道该如何挑起话题。

    每每相处时,都是在安静中度过。

    正是百里卿梧在想着黎庭这个时候应该抵达戎狄的事情时,房门被推开。

    “今天怎么晚……”百里卿梧说着就抬眸往房门处看去,身影逆着光站着房门处,百里卿梧怔楞的看着房门的人。

    时间像是静止了,百里卿梧看着朝着她走来的男人,眼眶竟有着湿意。

    直到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千言万语幻化成一句话。

    “你来啦。”

    燕玦把手中的糯米糕,放在书案上,说道:“我来了。”

    百里卿梧深深的盯着燕玦,有很久没见了,到底是有多久呢,百里卿梧都快不记得了。

    百里卿梧也在尽量平衡着自己的情绪,她也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相思成疾,唯你可医。

    燕玦走到百里卿梧的身边,蹲下-身看着眉宇间还有些病态的她,伸出的双手隐隐发颤,直到抚上百里卿梧的脸颊上,他才相信这一切不是假的,

    他说道:“对不起,这么久才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