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七章 纳帕塔的金字塔【求月票,求订阅】
    【亚述王听见人论古实王塔哈卡说:“他出来要与你争战。https://”——以赛亚书37:9

    】

    《旧约》记载,公元前七世纪,亚述人准备进攻耶路撒冷,要把那里夷为平地,变作荒凉。努比亚与埃及的法老王塔哈卡集结大军到其帝国的北部边缘,以保卫耶路撒冷免受亚述人的攻击。

    塔哈卡遣人告诉亚述王,要与之决战。

    塔哈卡是首先征服了埃及的库施王,建立埃及第二十五王朝。

    这位法老王的王冠中有着两条蛇,代表着他是努比亚和埃及两地的统治者。

    ……

    努比亚金字塔群数量庞多,分布甚广。

    因为周浩睿的搜索纪录,第一联合小队一开始从埃及开罗前往的地方是麦罗埃金字塔群所在的申迪,这是苏丹北部的一个小镇,在申迪西南约45公里处就是麦罗埃古城遗址。

    然而联合小队似乎再一次晚了几步,邓惜玫、小旭都在那里有更重、更乱的异感,却没什么发现。

    麦罗埃已经不是事件的中心点,也许从来都不是。

    这消耗了他们一天的时间,与此同时,全球的洪灾、石化病疫情都已失控,很多地区失去了救援能力,只能看着崩溃的城市被洪水淹没,无数生灵葬身死水;很多地区也失去了收治患者、统计确诊的能力,而在这之前,全球石化病患者的确诊数字突破了一千万。

    一千万,那并不只是一个看上去很大的数字而已,那是有一千万个人,无数的家庭。

    这些生命的重量比洪水的压力更大,但前线众员不能让自己停下来沉浸在哀伤中,只能继续赶往下一地。

    苏丹北部的另一个小镇卡里马,另一个金字塔群集中地纳帕塔古城遗址就在卡里马的西北面。

    卡里马与申迪距离约400公里,在更北的位置。在麦罗埃成为库施人的首都之前,纳帕塔曾经才是第二十五王朝的首都,也是库施人信奉的“努比亚-阿蒙”的崇拜中心。

    如果小公羊教团的仪式中心不在麦罗埃,那大概只能是纳帕塔这里了。

    ……

    “小公羊教团喜欢引用《圣经》的内容,我也不知道那只是借喻,还是有别的什么深意。

    但学界有一个主流假说是‘古实王’是指塔哈卡——第二十五王朝开创者,努比亚、上埃及和下埃及的法老王。就因为他出兵和亚述王辛那赫里布决战,导致亚述王最后放弃了包围,亚述人再不能向耶路撒冷前进。

    从‘埃及十灾’起,小公羊教团就以犹太人自居,把我们这些不信小公羊之神、黑山羊的人喻为埃及人。因此我认为这个教团的创始人,很可能是犹太族裔。但不仅仅是这样,因为神可以从石头中化出子孙来,小公羊教徒遍布了全球各个种族,都是那些研究古埃及学、古库施学的专家教授,一群行事极为成熟慎重的老人。

    这些人已经把‘永恒主’这个唯一神的身份,认作其实是他们相信的神明。

    这样的话,征服了埃及的古实王塔哈卡即是小公羊的一位神使,像摩西那样。我们不只是埃及人,我们是所谓‘异教徒’,所以我们也是亚述人,尤其是亚述人。我们这些前线人员,不就像要进攻耶路撒冷的亚述人吗?还有那股未知的力量,那些乌鸦……也是亚述人吧。

    古实王派人对亚述王说,他出来要与你争战。

    而现在,我们就来到‘耶路撒冷的保护者’塔哈卡的金字塔陵墓,只不过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

    其实我一点都没有意外,因为考古也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你要寻找一个传说中的遗址地点,不会只去一个地方就能找到,往往是奔波劳碌很久,最后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那些小公羊信徒考古学家最熟悉这种事情,所以也擅长玩这种游戏。虽然我们已经顺藤摸瓜找准了古实王,但他们不会那么简单的就在这里。

    只不过他们也不会不在这里,因为如果古实王真是神使,那他们没有办法不在这里。只有这里才有那样的连系力量,才能驱动整个仪式,这是库施众王归来之处,也是‘努比亚-阿蒙’最适合的降临之地。

    同样是在这个空间,二千七百年前,这里的人们就呼唤着阿蒙的名字。只是时机没到,而且神名遗失,他们没有成功,却留下了特殊的连系。小公羊教徒需要那样的力量。

    一定是在这里,由塔哈卡开创建立起的纳帕塔皇家墓地。

    事情有开始和结束,如果不是在这里的第一座金字塔——塔哈卡的陵墓,那么就最可能在这里的最后一座金字塔——纳斯塔森的陵墓。

    纳斯塔森在位的时候,已经是公元前四世纪,那时候埃及和库施早就重新分裂,库施王国走着下坡路。在纳斯塔森之后,就会迁都到麦罗埃。这也意味着,库施王国最强盛的时期走向终结。

    纳斯塔森是一个句号,一个分水岭,一个结束。

    现在,小公羊教团要重新开始,要使它们的神降临,就从那个结束点重新开始,这是一种延续。

    基于这些原因,我推断我们真正要找的地方是这里的纳斯塔森金字塔。

    另外,由于努比亚地区的地下水位不断上升,这些金字塔下的坟墓很多都被地下水淹没了的了。纳斯塔森的坟墓就是其中之一,它金字塔底下的三个墓室早就全部被淹没。

    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考古团队在苏丹试过水下考古,没那技术,而且努比亚地区有太多其它可以研究的遗址,够他们忙碌的了,所以一直没动。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有没有盗墓贼碰过,我也不知道。明面上在2018年,才终于有花旗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埃及学家和水下考古学家克里斯曼带领团队来动纳斯塔森墓。

    他们挖出了通往地下的楼梯,为了防止岩石坍塌把水下人员困住,又用钢制溜槽加固了狭窄的墓穴。做好这些工作后,他们潜水探索了三个墓室,还去了最里面的第三个墓室看过纳斯森塔的石棺。

    他们认为地下水阻止了盗墓贼,这个墓没有被人为破坏过,但也是因为地下水,导致里面很多的文物被溶解了。他们有带出来一些文物,就是破破烂烂的。

    我现在怀疑克里斯曼团队是小公羊教团的成员,因为在一年前,克里斯曼就离奇地发生车祸死亡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死了呢?刘杰成教授、张彰教授他们当年也死了的。还有该团队的其他几位成员,在这次灾难爆发前,都失踪了,没有这么巧的。他们当时出土的东西中肯定有小公羊教团要找的东西。另外,只有他们去过那三个地下墓室,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布置,也没有其他人清楚。因为他们的摄像是可以做假的。

    那个地方,毫无疑问现在非常危险,就算没有异常力量,也本来就很危险。

    水下是什么环境,会不会塌,有没有古怪,谁也不知道。

    不过,我们最后肯定要派出敢死队进去探一探的,因为我们不能一过去就把那里炸了,那或许能对仪式造成破坏,却也可能会导致其它后果,而前线牺牲几条人命对于大局则是可以接受的。

    这就是我的看法了。”

    炎炎的烈日暴晒着这一片墓群,低矮残破的库施金字塔矗立在荒漠之上。

    小旭说罢,稚少的脸庞还是面无表情,气也不喘,但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说话最多、最长的一次了。

    楼筱宁看着这个小孩,愣了几秒,大脑还需要时间一下子消化这么多的信息,“我记得你好像不是考古学家啊。”

    “是的,我不是。”小旭说道,“我擅长数学,考古只是我的一点业余研究。”

    周围众人面面相觑,众人面面相觑,冯佩倩还真的才知道天机局还有这么厉害的家伙,欲言又止:“说到考古,当然还是于队长擅长……不过小旭你也不错了。”

    “小旭说得有道理。”邓惜玫点头认同。

    而花旗国fbm的哈伯德-斯科特出言证实了小旭说的信息,克里斯曼团队确实已被列为可疑对象。

    “那走!”楼筱宁摆摆手,瞥了那个塔哈卡金字塔一眼,“我们还待在这里干嘛,马上去纳斯塔森陵墓。”

    她都有点感觉自己智商不够用了,这个小孩是什么时候整理出的这些?大家明明是一起行动,从开罗到麦罗埃再到这里,几乎一直都待在一起,谁也没有得到比别人更多的信息,怎么小旭就……

    但想起来,小旭是有用笔记本电脑查询过一些资料和fbm的共享信息。

    当下,第一联合小队立即赶往就在不远的纳斯塔森金字塔。

    由于这里很多坟墓都被地下水淹没了的,后勤那边早已做好了水下考古设备方面的准备,还有现今最先进的水下机器人、水下枪械等等。

    至于抽干地下水,这一点无法做到。尼罗河的河流就在克里马镇旁边,那个小镇是挨着河岸建立的,有1.4万人口,这些人现在都被紧急撤离和控制起来了,没人知道里面有没有小公羊信徒。

    就因为尼罗河的存在,导致了这一个似乎违反常理的事实——那些荒漠中的金字塔底下,一片水漫。

    所以纳斯塔森陵墓的地下水是抽不尽的,即使要抽走一部分,要消耗的时长也不是前线可以等待得来,尼罗河的河水已经开始变得湍急了,仿佛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当联合小队到达目的地,望着那个庞大残破的土石堆,还有那条被克里斯曼探险队挖掘出的、通往金字塔下方深处墓室的楼梯,在楼梯的尽头之处浸满土黄色的地下水,此时水面寂静无波。

    只是已经不需要邓惜玫、小旭这些超高灵知的人进行判断,只要是拥有丰富前线经验的人都察觉得到不对劲。

    那一片地下水面,隐约似有乌黑的颜色流转而过。

    联合小队中的特别行动人员,李振景、张菁菁等几人亦是皱起了眉头。

    “李副队长,你负责向通爷报告,搞搞水下机器人那些常规试验。”

    楼筱宁从那个越变乌黑的水下通道入口收回目光,环顾了周围众人一圈,又道:“准备好下去探险的敢死队。先不管大家的意愿怎么样,里面空间有限,一支12个人左右的小分队就行了。”

    纳斯塔金字塔的底面约为930平方米左右,虽然与埃及金字塔相比并不大,本来还算宽敞,但因为有一部分下塌了,还有崩石、淤泥等,里面的地形既逼仄又复杂。

    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点,他们掌握的这些水下地形信息都是克里斯曼团队探索出来的……如果其实不是这样呢?

    所以这支小分队是敢死队中的敢死队,在前线作战不一定会死,下去了,就真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楼队长,让我去。”这时候,突然一个年轻的声音冒出,却是陈家华激动地抢先站了出来。

    他因为激动而有点面红,也是知道顾俊的墓被敌人亵渎的事,“我想说点想法,如果不对就见笑了。这次探险的不确定性太大,不应该直接由楼队长你们去的,你们都是精干,有更重要的作用。将军和先登死士是不同的,就应该由我这样的人去开路,如果里面只是个陷阱,死也只是死掉我。”

    众人顿时神情各异,蛋叔有点急:“你这年轻人……”

    不远处的林晟博讷着没有说话,并不是很想下去。

    “你是什么样的人啊?”楼筱宁骂了陈家华一声,有点气急,却不是因为生气,“还先登死士……我才是先登死士。陈家华,你有种,去打个电话给你家人吧;其他人不用争了,我直接挑几个。他说得在理的,这支小分队不能把主力都压进去。小旭!我下去了,你来当临时队长,你小子当队长比我适合。”

    楼筱宁的话声粗沙,一股沉重已压在众人心头,小旭说道:“好。”

    与此同时,常规试验在逐个逐个地进行。

    只是果不其然,水下机器人还没有走完水下楼梯,就断开信号,失去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