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 打掉孩子
    丢下手机,宁修禹静坐了一会,决定明天一早问个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宁婉起身,摸索着找手机。

    宁修禹出现在门口,将手机放在床头,低声问:“妈妈最近是不是有事要告诉我?”

    昨晚上宁婉休息的并不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早晨起来有些疲惫,更没有力气,“你在说什么?”

    “最近我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什么?”宁婉起身,没以为宁修禹知道了些什么。

    宁修禹指向宁婉的肚子,“你是不是怀孕了?”

    宁婉抚摸着肚子,心中百转千回,昨晚的事情历历在目,她却没有和傅霆说下去的勇气。现在就连宁修禹都知道了,可是自己还不确定。

    “你听谁说的?”她自己都没确定自己怀孕。

    “爸爸听说妈妈怀孕了,肯定会很开心吧?”

    宁婉心里一缩,推着宁修禹往外走,“我换衣服,我们回头聊。”

    赶走宁修禹,她来到卫生间再次做了检查。

    渐渐的,验孕棒上出现模糊的两道杠。

    “婉婉,该吃饭了。”柳方正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宁婉将验孕棒扔进垃圾桶的时候,双手有些颤抖。她不曾想过会再次和傅霆有孩子,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

    如果白天一的事情没有发生,她会高兴的告诉那个男人,但现在……

    “婉婉?”

    “我这就出来。”宁婉洗了一把脸,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有些苍白,精神头不好。

    磨磨蹭蹭出来,她问坐在对面的柳方正,“你什么时候搬走?”

    “你不要这么残忍吧?我脸上的伤还没好呢。”柳方正不再吃饭,可怜兮兮望着宁婉。

    宁婉不为所动,冷声说:“安青在这边有好几套房子,我可以让她借给你住。”

    “我不要!”柳方正任性的样子像个执拗的孩子。

    “今天下午我回来之前你必须离开,不然我会把自己的消息透露给记者。”

    柳方正没想到宁婉会这么“狠”,当下神色恍惚,“你玩真的?”

    “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

    “不可以这样!之前我可是用珍贵的消息和你交换了,我住在这里是应该的。”

    宁婉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当然你不搬走也可以,我和修禹去别的地方住。”

    柳方正握住了宁婉放在桌上的手,眼里已经含着泪,“别对我这么残忍。”

    “放手!”

    男人梨花带雨,摇晃着宁婉的胳膊,可怜极了,“你一点也心疼我吗?”

    “柳叔叔,差不多可以了,我一个小男孩都替你感到害臊。”

    “啥?”

    宁修禹来到两人跟前,将两人分开,“走,我们去上课,”

    出门前,宁婉一句话也没有说,柳方正坐在餐桌前,眼睛一直追随着宁婉。

    宁婉带宁修禹去上学,路上,针对孩子的问题,小家伙再次问。宁婉不知如何回答比较合适,索性含糊其辞。

    为此宁修禹更是觉得有猫腻,缠着宁婉说:“既然妈妈怀孕,应该先去做个产检才是。今天我陪妈妈去做产检。”

    “不用了,改天有空去做也行。”

    “不行,妈妈的二胎比较重要。”宁修禹站在路边稍作沉思,“以后妈妈不要挤公交车了,如果不小心碰到我弟弟就糟糕了。”

    宁婉嘴角抽搐,“你怎么知道是弟弟?”

    “因为我想要一个弟弟。”宁修禹说得理所当然,站在路口打出租车。

    “你去上学,我自己去医院,有情况我和你说,OK?”

    前去学校的路上,宁婉总感觉有人跟在后面,回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到。

    “怎么了?”

    “没什么,我总觉得有人跟我们,兴许是我看错了。”

    宁修禹看了看周围,没发现可疑的人,“可能是你最近没休息好,以后要好好休息哦。”

    “知道啦。”

    宁婉把宁修禹送进学校,正准备离开,回头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自己跟前。车子很熟悉,车牌号更熟悉。

    车内的男人目不斜视,神色冰冷,像是别人欠他上百万似的。

    “上车。”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学校。”

    后面的一辆车上下来两个黑衣人,架着宁婉的胳膊塞进了傅霆的车内。

    傅霆冷冰冰望着前方,“开车。”

    一上车宁婉就闻到了刺鼻的酒味,他昨夜宿醉了?

    “少爷,我们去哪?”司机缓缓发动车子,小声询问着今天更加冷厉的傅霆。

    “医院。”

    宁婉握着双手,“你带我去医院干什么?”

    “你觉得呢?”傅霆冷冷说着,嘴角还噙着一丝冷笑。

    不知为何,宁婉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不知道,你让司机停车,我要下车回去。”

    “由不得你。”

    来到医院,自有医生护士在一边迎接,众人如众心捧月一般带傅霆和宁婉带向里面。宁婉觉得冷,随着往里面走,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忽然想起白天一死前的时候,心中更加悲愤。

    “我不要去!”

    一名戴着眼镜,面色和蔼的中年女医生说:“不用担心,我们这里做无痛人流,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不适。”

    无痛人流?宁婉惊诧不已,顿然停下,“你说什么?”

    “无痛人流啊,你放心,我们这里的技术很好。”中年医生没发觉什么,轻声宽慰着宁婉。

    傅霆拥着宁婉往里面走,身上带着浓浓的酒味,“打掉孩子。”

    “你是不是疯了?”宁婉站在原地,死死盯着如鬼魅一般的傅霆。他身上的味道让她作呕,“你放开我,放开我!”

    “跟我走!”

    宁婉发现自己胳膊上多了一个强有力的胳膊,勒得她十分难受,“我不要去。”

    “必须走!”傅霆冷然说着,声音里没有丝毫温度。

    眼看即将到达目的地,宁婉捂着肚子说:“我肚子疼,想去卫生间,可……可以吗?”

    因为紧张,她的声音十分颤抖。傅霆沉思,一直没有说话。

    “到处都是你的人,我跑不掉的。”宁婉低声哀求着。

    “好。”

    得到回应,宁婉立即挣脱开傅霆的胳膊,“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傅霆依然是冷冰冰的样子,“你们几个陪她过去。”

    宁婉忙说:“不用了。”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罢了,还是先去卫生间再说。

    宁婉轻轻点头,被人带着去卫生间。

    两个黑衣人站在门外,宁婉将卫生间的大门关上,打量着周围。里面有个小窗户,可以从外面爬出去。

    手机铃声响了,是一个陌生来电。宁婉顾不得接电话,赶忙来到窗前。

    此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她低头一看,不由得眉头紧锁。

    ——我可以帮你。

    这人到底谁?宁婉疑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