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45章 龙国宾得手
    “好,谢谢龙总的鼎力支持和大方,十三亿五千万,还有比十三亿五千万更高的出价吗?还有没有?”

    胡铭晨虽然希望价格越高越高,价格越高,他们那块地能够分到的就越多。可是等价格超过十三亿之后,胡铭晨就伴随着心里没底,至于最终以何种价格成交,胡铭晨一样的心里没数,好像场面已经有点脱离了他当初的预想。

    如果这五千万是别的公司别的老板加上去的,那胡铭晨会欣欣然。

    胡铭晨一边问,一双锐目则是不停的对会场里面的每一个地方进行扫视,胡铭晨很希望可以发现有人举牌竞争。

    “十三亿六千万,十三亿六千万,十六号老先生举牌了,加价一千万,价格再次爬升,来到了十三亿六千万。”胡铭晨刚扫了左边一眼,余光就瞟到十六号举起了他的牌子,连忙回过头来大声道。

    “爸爸,十三亿六千万了,这个价格,我们还举牌吗?”罗筱婷看了那老先生一眼,回转头问罗皓才道。

    “等等看再说。”罗皓才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恬淡坦然的样子。

    “爸爸,难不成我们还会出搞出这个价的数字吗?我觉得,十三亿六千万已经很高了,这块地虽然好,可毕竟是在镇南,如果是在沿海城市,那还差不多。”罗筱婷道。

    “沿海大城市,十三亿多不可能,再加十亿估计勉强。”罗皓才看了自己的宝贝儿女道。

    “也不知道那天你和他聊了什么,要是那边你能拿下他,那就好了,就没有必要如此这般了。”罗筱婷乜了一眼胡铭晨道。

    那天胡铭晨与罗皓才父女在柏林大酒店就餐谈事情,当天当着罗筱婷的时候,胡铭晨他们的谈话没有明朗化,后来等罗筱婷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他们却已经谈完了,只不过对于商谈的结果,胡铭晨和罗皓才都三缄其口,并没有谁告诉她详情。

    “呵呵,稍安勿躁,越是遇大事,越是要稳重,别看你比他大那么多,在这方面,你还有点不如他。”罗皓才淡淡的笑道。

    “我会不如他?爸爸,我看你是灯下黑吧,怎么可能,他能有什么本事。就是站在台上主持拍卖,我看也是左支右绌的嘛。”罗筱婷不服气道。

    “四十一号,四十一号先生加价了,十三亿七千万,竞拍价格达到十三亿七千万了。”

    就在罗筱婷和罗皓才在聊天的当口,坐在他们身后的那位丰城来的客人犹豫着举起了竞价牌。

    “怎么还有人加价啊?”罗筱婷扭过头瞟了一眼那位四十一号,小声的嘀咕道。

    “这位是丰城四海集团的老板钱四海,在丰城,是响当当的存在,很有实力,这个价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要他觉得这块地物有所值,他就不吝出价。上回在南海市,我就是输给了他。”罗皓才不用扭头看,就晓得这位是谁,悠然给罗筱婷介绍道。

    “那那位十六号又是谁,你也认识吗?”罗筱婷随即压着声音问道。

    “那位老人家啊,我认识他,不过他不是认识我,那位老人家是沙州国鼎集团的老总刘国鼎,以前是做贸易起家,几年前改做地产投资开发了,是沙州很有名的企业家。没想到,年纪这么大了,还亲自出来寻商机。”罗皓才回答道。

    “哦,原来是国鼎集团的,我听过这家公司,他应该是国内很靠前的富豪了。”罗筱婷恍然道。

    “嗯,前二十名。”罗皓才点了点头。

    “十三亿七千万,十三亿七千万第一次,请问,还有没有朋友出价超过十三亿七千万?十三亿七千万第二次,如果”胡铭晨拿着手里的拍卖槌喊着问道。

    “十四亿。”就在胡铭晨打算问三次,没有更高出价的话就落槌的时候,龙国宾的声音又突兀的响起。

    “我靠,都这个价格了,还有人加价三千万,到底是真的钱太多,还是误判行情啊。”顿时就有人议论道。

    “不存在误判不误判,同样的一块地,有的人开发好了,可以产生两三倍的效果,但是更还有人能产生十倍以上的效果。就像这块地,可以修建一个很大的商业中心,也可以变成一个综合体,就看砸多少钱。”旁边马上就有人回应道。

    道理的确是这样,就比如三亩地,可以修一栋十几层的商业楼,也可以修建一栋三十几层的五星级酒店,甚至地基能承受的话,还能修建更高,包括酒店,商场以及写字楼。

    “十四亿,有镇南本地的开发商出价十四亿,还有人愿意更高价吗?十四亿了,这个价格说高不高说低不低,这块地的价值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有目共睹,镇南这几年的房价也是在网上的攀升之中,十四亿甚至更多买这块地,我们相信是物有所值的,有人会出更高的价格吗?”胡铭晨并不太愿意土地卖给龙国宾,因此极力游说别的老板站出来。

    “没有出价更高的了吗?十四亿第一次,有新的价格吗?”

    胡铭晨问的时候,刻意看了罗皓才两眼。

    “筱婷,举牌。”罗皓才迎着胡铭晨的目光,示意罗筱婷道。

    “爸爸,十四亿了呢,还举啊?”罗筱婷有些诧异。

    “举。”罗皓才没有废话,就吐出一个很简单的字而已。

    虽然罗筱婷觉得这个价格实在有些高,但是罗皓才坚持,她也只有不情不愿的举起了竞价牌。

    “有了,有新的价格产生了,十四亿一千万,三十八号,三十八号举牌了,十四亿一千万,还有加价的朋友吗?十四亿一千万。”

    “我们这块地能卖到十四亿多?我的天啊,以前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小白姐,十四亿多的话,按照成分协议,我们公司能得多少啊?”站在报告厅一角的周玉仙惊叹着问旁边的江小白道。

    “你傻啊,三七开,我们公司占三成,四亿两千三百万了啊,简单算数嘛。”江小白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胡铭晨道。

    “钱太多了我有点算不过来,我们公司当初买这块地只花了两千多万,啧啧啧,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涨到了四亿多,我们公司看来这回赚大发了。”周玉仙挠挠头道。

    “你这丫头,钱再多,那也不是你的。赚大发,也是公司赚,是胡总他们赚。”

    “小白姐,话不是这么说哦,公司赚钱了,我们自然跟着高兴和沾光的嘛,这不还有两天过年,也许公司给我们每个人发一个大红包哦。”周玉仙道。

    “这倒也是,幸好当初听你的劝,来兴盛公司。”江小白点了点头。

    “十四亿两千万,十四亿两千万了,十六号老先生再次举牌,加价一千万,有更高的价格产生吗?如果没有的话,那这块地就卖给这位老先生了哦,十四亿两千万。”胡铭晨连问了几声,十六号沉吟了稍倾,终于举起了竞价牌。

    “爸,你觉得还会有更高价吗?幸好有人举牌,否则,我们就摊着了,到时候看你怎么付钱。”罗筱婷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罗皓才的不知道三个字,也不知道是回答不晓得会不会有更高价,还是回答怎么付钱。

    这时四十一号想要举牌,可是又很犹豫。

    “十四亿二千万第一次,有还出价的吗?十四亿两千万第二次,如果没有更高价出现,这块地就卖给十六号了哟十四亿有了,十四亿三千万,恭喜四十一号,他出价十四亿三千万。”胡铭晨笑盈盈的急忙临时转弯道。

    胡铭晨本来就要将地卖给这位沙州来的国鼎集团老总了,结果四十一号犹豫了半天,还是将牌子举了起来。

    “十四亿三千万第一次十四亿三千万第二次再问一遍,还有没有朋友出更高价,十四亿三千万”

    “十四亿五千万。”胡铭晨的拍卖槌已经举了起来,哪晓得龙国宾那老小子竟然又跳出来了。

    到了这个阶段,胡铭晨已经不再游说了,四十一号这位老板愿意接盘,胡铭晨已经打定主意卖给他,所以他很快的走程序,如果龙国宾不喊这一声,胡铭晨的槌子落下来,那么今天的拍卖活动就圆满了。

    龙国宾横插这一杠子,胡铭晨就如同被闪了腰似的。

    “谢谢龙总出高价,十四亿五千万,十四亿五千万,还有新的价格吗?”胡铭晨敛去笑容,郑重的大声问道。

    这时候,胡铭晨注意道,十六号和四十一号,一个摇了摇头,一个深呼吸叹了一口气。胡铭晨就知道,这两位看来是打住,不愿意再往上加价了。

    罗皓才抱在胸前的右手动了动,以此同时,胡铭晨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十四亿五千万第一次十四亿五千万第二次最后一次问价,还有没有其他朋友愿意出更高一点的价格,还有吗?看来没有了,十四亿五千万成交。”

    “咚”的一声,胡铭晨落槌,这块地最终被龙国宾成功标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