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7章 喜新厌旧,是真是假
    唐玥玥胸口处不断的往外涌血,太后的面容有些扭曲,瞳孔在剧烈的颤抖,手上的长剑再也拿不住的,一松手长剑应声掉落在了地上。

    冻死人的目光已经荡然无存了,“你为什么不躲开,难道你就这么想死吗?”

    唐玥玥眼中的神情格外的平静,微微点了点头,“生不如死,那还不如去死。”唐玥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瓶子,洒出了一些药粉简单的涂抹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

    “我不求什么,只求太后您给我一个痛快些的死法,既然您认定是我做的,那我无话可说,只求一死。”唐玥玥说完这句话后,一股眩晕的感觉袭上了头顶,唐玥玥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和四肢疼痛不已,只是一瞬间她就晕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自己来时的地方,迎接她的还是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地牢之中散发着一阵又一阵让人作呕的气味。

    安宁一直坐在唐玥玥的身旁,焦急的等待着女子醒来,见昏迷了一天的人终于醒来过来,兴奋的叫喊了一声,“玥玥,你终于醒了,你都不知道,你突然倒下的样子可真的是吓到我了。”

    唐玥玥努力的试了几下,终于在安宁的帮扶之下坐了起来,她总觉得自己的胸口处空牢牢的,用手轻触竟然还有一丝丝的疼痛感,“安宁,我怎么晕倒了,我记得我不是在和太后说话吗?”

    “你还说呢,你话说到一半就晕倒了,你倒是豪气,自己的命说不要就不要了,这口黑锅,你是背下来了,我可不替你背。”安宁提起这件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说了一通。

    唐玥玥被安宁一句话给噎在了那里,咳嗽了老半天,才接着说道,“姐姐,你不明白当时的情况,那些人针对的只有我一个人,若是我死了或许还可以保全更多的人。”

    “放屁,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屁话,我最听不得这种话!”安宁只听了半句,就出言打断了唐玥玥的话,她是山寨的寨主,向来就不居于这种常理。

    唐玥玥道,“姐姐,我难道说的不对吗,一切事情皆因我而起,若不是因为我,或许天盛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们的生活也不会因此被打乱,墨良也不会因为救我死去。”

    安宁冷冷的一笑,女子说的话都是谬论,都是谬论!

    恨声道,“你这么说是认输了吗,我告诉你,不到最后一刻,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算算时日,明天就是太后说的行刑的日子里,原本还要再过几日的,哪想到王家的人连着几天的时间都不给她们留,非要立刻置她们于死地。

    唐玥玥放声大笑,真可笑,她输了吗?她真的输了吗,她唐玥玥天不怕地不怕包括天王老子她都一样不放在眼里,可是她

    终究是逃脱不出那句话的诅咒,渡人不渡己,医者难自医。

    她可以救别人的性命,却渡不过自己的劫难,劫难临头,她纵使有三千骄傲也是无用的啦。

    似乎是自嘲,也似乎是讽刺,“我怕是骄傲到头只剩下痴傻了。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无可奈何。”

    安宁的表情有些凝固了,她自然是听明白了唐玥玥话中的深意,眼下她也自身难保,只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外面那些人的身上了。

    墨北泽斜靠在了太师椅上,睡得极其的不安稳,不知道怎么的这几日,他总是心绪不宁的,就连睡觉都成了问题,夜不能寐这几个词很好的形容了他现在的状况。

    “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说让你再忍上几日吗,你怎么还是这样不淡定,怪不得被百姓扣上克妻的帽子。”谢沉钰挑帘从门外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意,手里面把玩着一把扇子,语气甚是轻佻,打趣道。

    墨北泽翻了一下眼皮看了面前的人一眼,眼神之中竟然多出了几分猜疑,时间拖得越长,他越是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要帮他,为什么这人说要帮助自己,却迟迟不让西凉君主发兵,若是皇城中那群老贼提前动手了可怎么办。

    将心中的怒气压了压,墨北泽一语双关的说道,“你整日里不干正事还不如干点别的,我问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发兵,若是不能我就算是拼死一个回去也是可以的。”

    听了墨北泽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后,谢沉钰一阵狂笑,“拼死回去,你脑子莫不是进水了吧,就算是现在天盛势微,但是皇城之中最少还是有几十万人的,你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什么的,竟然想要就这样冲回去,到时候死了,你可别让我给你收尸,你这个莽夫!”

    墨北泽胸口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他一贯的冷静都在如今这无尽的等待之中消磨殆尽了,若是长久下去,他非要疯了不可。

    大声的道,“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等不下去,也等不了了,那狗皇帝不知道玩的什么把戏,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

    “嘘,你说话可小声点吧,你是生怕别人听不见还是怎么着,为什么对方不出手帮我们,你难道心中没数吗?”谢沉钰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提醒对方小心话。

    墨北泽不傻听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兜头盖脸的泼了他一身,他心中自然是有数的,对方这么做只不过是让他答应娶西梦公主的事情。

    冷笑道,“可是我是不会娶西梦公主的!”

    听了这句话谢沉钰没有说话,而是先思索了一阵子。

    如今他有些动摇,救二小姐的命迫在眉睫,看来他们要圆滑一点才可以了,看了墨北泽一眼,支支吾吾的说道,“墨北泽,我有一个建议,不如你假意娶了西梦公主不就好了吗,到那时候对方自然会出兵的。”

    墨北泽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让他娶西梦那是违背他的良心做事,若是这件事情被唐玥玥知道了可怎么办,那个鬼灵精性子可是直的很,若是知道他另娶了他人,一定会和他老死不相往来的。

    跌坐在椅子上茫然的说道,“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吗?”

    谢沉钰点了点头,走了过来拍了拍墨北泽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就先委屈一阵子吧,只要将二小姐救出来了,一切都好说了。”

    墨北泽缓缓的睁开了闭着的黑眸,眼眸之中全是绝望的神色,最后还是答应了对方的建议,“好吧,为了鬼灵精,我也豁出去了。”

    墨北泽将自己的消息放在竹筒里面飞鸽传书递到了莫修染的手上,莫修染一行人已经在城外等了三日了,眼下终于接到了墨北泽的来信,自然是高兴不已。

    只是展开信纸看了纸上的内容,莫修染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了,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连忙将手中的信纸收了起来。

    竹蔺不明白莫修染这么做的意思,歪了歪脑袋,道,“修然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把信纸收起来做什么,王爷可安好,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莫修染心里面很矛盾,对方越是向自己询问这件事情,他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信上白字黑字写的明白,王爷不久之后便会带着新婚的妻子回来,可是这个新婚妻子却不是唐玥玥,难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竹蔺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是还是可以看清楚信上的内容的,信纸上的内容就像是熊熊大火一样灼烧着她的眼睛,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瞬间就泪眼朦胧的哭了起来,“骗人的,这一切都是骗人的,王爷那么喜欢小姐,怎么会娶了别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流颜玉正抱着孩子在一边站着,听到了竹蔺的叫喊声,满眼都是不敢相信的的神色,恐慌的连连后退,边退步边说,“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禹王品行纯良端正,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什么误会,依我看一点误会都没有!”莫修染大呵一声,手上拿着信纸走到了流颜玉的近前,在女子面前晃荡了几下,“白纸黑字写的明白清楚,这就是墨北泽自己写的,那人一定是贪图西凉的荣华富贵,不回来了!”

    “不,不可能的!”流颜玉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将怀中的孩子抱的紧了一些,她现在什么仪态风度都已经顾不上了,她只是想要快些制止莫修染胡言乱语。

    莫修染见这些人自欺欺人大笑了几声,怒吼道,“你们真的是傻的可怜,随你们怎么想,赎老子我不奉陪了。”

    莫修染捂着有些晕眩的脑袋,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大跨步的离开了此处,走到了树林深处,看着眼前笔直挺拔的大树一拳捶打在了树身上。

    老树颤了几下,数十片叶子掉落了下来,落了莫修染一身,“可恶当真可恶,我说墨北泽你这个家伙怎么不回来救臭丫头,敢情是被荣华富贵牵绊住了手脚,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看错了人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