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054:幻境(一)
    清晨的一抹阳光,透过玻璃照耀进一间低调、奢华的公主房里。

    昂贵的地毯、价值连城的花瓶摆设、白色的三角钢琴、精致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化妆品、护肤品以及昂贵的首饰。

    这些种种都证明着这个房间的主人在家中的地位是有多受宠爱。

    就连挂在房间内的那幅油画,也是有市无价的存在。

    公主房那张大大的圆形大床上,一只纤丝的小手从轻薄的丝绒被子里伸了出来。紧接着,就能看到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慢慢钻出被窝。

    绝美的容颜,光洁的额头,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眼睛似是不适应光亮,一只纤细的小手遮住了眼睑。

    好看的眉毛也微微拧着。

    “汐汐,醒了么?”

    “叩叩叩……”

    “汐汐……”敲门声,以及好听又温润的声音逐渐叫醒了床上的人儿。

    人儿揉了揉眼睛,睁开一双睡眼朦胧的凤眸。

    泛着水雾的凤眸从迷茫逐渐清醒,变成清澈又灵动。

    不得不说,床上的少女的确很美,尤其是那双清澈灵动的凤眸,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美感。

    “汐汐,今天可是你的生辰,不能再睡懒觉了。赶紧起来吧。”一个帅气,气宇轩昂的男人走进房间。

    他也有一着好看的凤眸,不过他的凤眸是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凤眸中闪着淡然的沉静之气以及浸淫官场的凌厉。

    可他此刻的眼睛,却充斥着满满的宠溺与温柔。

    楼琼伸手温柔的把床上的人儿从被子里挖了出来,轻声哄道:“爷爷和奶奶都在大厅等着呢。乖,别再赖床了。”

    床上的妹妹是整个楼家的宝贝咯噔,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出生的。全家上下,都宝贝着呢。

    可偏偏她有起床气,而且是很难哄的那种。全家上下,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来喊她起床。

    唯有楼琼!

    楼汐在楼琼的怀里蹭了蹭,甜甜的嗓音中带着刚起的懒散。“二哥,我好困呀,不想起。”

    楼汐抬手就想揉眼睛,一只修长的大手拦住了。“别揉……二哥带你去洗漱。”

    楼琼是楼汐的二哥,在楼家,楼汐与他的关系最亲密,但楼琼不是她的同胞哥哥。

    楼琼是他大伯的儿子。楼汐一母同胞的哥哥是楼阙。楼阙只比楼琼大了几分钟。没错,就只有几分钟而已。

    当年大伯娘和妈妈一共送入产房的。不过,是她亲哥先出来。就因为这短短的几分钟,楼琼变成了万年的老二。

    唯有在楼汐心中,他的地位,在她亲哥之上。

    楼汐洗漱好被楼琼牵着走下楼后,就看到了一群熟悉的面孔。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伯,大伯娘。

    还有……穿着军装,抿着薄唇,散发着冷气的亲大哥。

    “大哥……”楼阙看到楼汐像只蝴蝶一样扑过来,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牢牢的接住她。

    那一瞬间,冷硬的脸也露出了柔和之色。“都成年了,还这么迷迷糊糊。”

    “咳咳……”虽然楼阙的声音有些冷硬,却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宠溺。可他冷硬的声音就让老爷子不满意了,老爷子冷咳了两声,然后把宝贝疙瘩拉进自己的怀里。

    “哼,汐汐还差三天满十八岁,现在还没有成年。”

    楼老爷子一旁的老太太也附和的应声道:“没错,没错,咱们家汐汐永远都是孩子。”

    “宝贝,快过来吃早餐吧。”

    楼母端着丰盛的早餐走了过来。今天是老爷子的寿宴,一大早一家人就忙活起来了。但老爷子偏偏要等楼汐起床,带着楼汐一起去主客厅。

    这也是为什么楼琼要上楼叫醒楼汐的原因了。

    楼家一片喜乐融融,老爷子的寿宴是摆在中午,晚上就楼家自家人聚在一起吃。楼老爷子生有两子,一个是楼家大伯,一个是楼父。

    楼家大伯有一子,楼琼。如今是京城的最年轻的高干人员,也是京城的一把手。

    二子楼父有一子一女,儿子是最年轻的少将,女儿则是楼汐。

    楼家两个少爷可谓是人中龙凤,唯有这个宝贝孙女,除了空有美貌,其他真是令人不忍直视。

    “汐汐姐姐,我们的寿礼都送了。现在该轮到你了。”一个面貌清秀,穿着韩版公主裙,跟楼汐一般大的少女笑盈盈的看着楼汐。

    可楼汐却明显从少女的笑中意外的看到了一丝厌恶。楼汐眨了眨眸子,有些疑惑。寿礼,在她的记忆中,她似乎也准备了。

    当少女看着楼汐从包里掏什么东西时,少女垂下的脑袋,笑意越来越浓。

    楼汐踩着欢快的步子,拿着一个盒子走向坐在主位上的楼老爷子。

    “爷爷……”

    楼老爷子一见楼汐,一张老脸就笑成了花,连忙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爷爷,我……”

    楼汐还没有说话,刚刚跟楼汐说话的少女就开口了。“楼爷爷,汐汐姐姐手中的贺礼,可是她找了整整一天一夜,才花重金掏来的。”

    少女的话看似没有问题,可听在人耳朵里,却异常的刺耳。唯有楼汐,傻乎乎的点头。

    “爷爷,这个贺礼,我可是找了很久。”楼汐一幅求表扬的模样,让楼老爷子刚刚的不悦瞬间消失了。

    “好,只要是汐汐送的。爷爷都喜欢。汐汐真乖。”老爷子接过楼汐的贺礼,揉了揉孙女的脑袋。

    “楼爷爷,汐汐姐姐可是寻遍了京城,才找到这么一块砚台。就连我都只看了一眼,听说这砚台还是歙大师的作品。”

    “嘶……”

    “歙大师!”他的作品,那可是有市无价的存在。据闻他的上一个砚台,在拍卖会上,就拍出了天价。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老爷子手中的礼盒。楼老爷子眉眼有些不悦。

    楼汐眨了眨一双清澈的眸子。“爷爷,你打开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在楼汐的印象中,老爷子最喜欢练毛笔字了。

    她相信,老爷子会喜欢这个砚台。

    “是呀,老爷子,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一下歙大师的作品。”

    楼老爷子有些左右为难,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可看到孙女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欺许,楼老爷子还是打开了礼盒。

    可当里面的砚台一露出真容时,全场都寂静无声了,尤其是坐在楼老爷子身边的盛老爷子,拿着的老花眼镜都是一抖。

    即使不戴老花眼镜,他一眼也看出了,那是赝品。而且,仿的还没有三分像。

    “楼爷爷,汐汐姐姐的贺礼,你一定很喜欢吧。”公主裙少女佯装天真的说道。她这句话狠狠的敲醒了所有人。

    一瞬间,寿宴上宾客的眼睛都怪异的看了一眼在老爷子身边那个少女。

    楼汐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清冷的光芒。那双清澈的眸子仿佛是被注入进了一丝灵气,瞬间变成流水四溢。

    楼汐起身,抚了抚衣裙上不存在的折痕,浅浅一笑。

    “爷爷,汐汐其实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汐汐,真正的贺礼在后面。”

    “爷爷,你等下。”

    “啪啪啪……”楼汐拍了拍手,然后一个服务员,抱着一个长约一米的大盒子走了过来。

    “大小姐。”

    楼汐伸手,然后把贺礼,让人摆开。大盒子打开,宴厅所有人都看到了里面躺着一副画卷。

    而画卷的盒子上,刻着书画大师那不可复制的印章。

    可当画卷展开真容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汐汐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楼老爷子和一旁的盛老爷子看到那展开三米长的画卷,以及画卷上画着的万年青松以及山峦群峰都被震撼到了。

    最让两个老爷子震撼的是上面的题词,以及著名书画大师独一无二的印章。

    这可是那位大师的真迹呀。据说,他的真迹所流传下来的只有几幅了。其实两幅还在国家博物馆里。

    画风,笔触,独一无二的印章,这一刻,无人敢质疑这是赝品。因为,那位大师的画风和笔触是无人可以模仿的。

    楼汐轻盈的走向老爷子,然后取回那块假的砚台。笑道:“爷爷,可喜欢汐汐送的贺礼。”

    几位对书画有研究的收藏家,已经上前细细观摩这画作了。这一刻,所有人都这位,空有美貌的楼家小公主,又重新刷新了看法。

    可能弄来著名大师仅存画作的少女,能一般吗?

    全场都洋溢着对少女的赞美声,桌上的老爷子也笑开了花,唯有那个刚刚挑起事端的少女,一双阴毒的眸子盯着楼汐。

    可楼汐全程都被几个老爷子,老太太围着,哪有时间去搭理她。

    老爷子的寿宴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就连晚宴,楼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老爷子都把楼汐拉在手边坐。

    一整天楼汐都沉溺在楼家人的宠爱中。

    “汐汐,有件事情,我们要跟你说一下。”

    楼汐坐在老爷子手边,吃着楼父给削好的苹果。看着一家人严肃的模样,眨了眨眸子。

    “汐汐,明天陆家人会回来。我们两家商量过了,你生日那天,也顺便宣布你俩订婚的事情。”

    “陆家人?”

    看着像个小迷糊的宝贝,楼母只觉得好笑。“是呀,你难道忘记了吗?前几天陆伯母还打了来,你当时也是同意了的呀。”

    “陆家不是破产了?陆伯母不是车祸了吗?”

    楼琼弹了一下楼汐的小脑袋。“你这小脑袋在想什么吗?陆家什么时候破产了,就算是世界末日了,陆家也不会破产。陆家现在可是一国首富,这两年不过是在扩展国外的版图。”

    “汐汐,该不会是你几年没有见陆瀚,就移情别恋了吧。”

    陆瀚和楼汐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个人的事情,两家人都很看好。这次刚好楼汐十八岁生日,陆家人也会回来,就顺便宣布两个人订婚。

    楼汐迷迷糊糊的又度过了一天,第二天醒来,果然看到了记忆中的陆家人。

    依旧俊朗的陆父,美丽风韵的陆母,以及那个阳光的白衣少年。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个温润,阳光的少年,不对,已经不能称为少年了,而是应该说是青年。

    不知道为什么,楼汐在看到陆瀚时,没有记忆中青梅竹马的熟悉,反而有一种面对陌生人一般的淡漠。

    “汐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瀚体贴的想摸楼汐的额头,楼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摇了摇头。“没事,可能太阳太大了。我回去休息了。”

    陆瀚就这样目送中,那个心爱的女子离开院子,回到屋内,走上楼梯,消失在他的眼前。

    楼汐坐在公主床上,抱着被子发呆,她总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甚至包括自己所处的环境,她总觉得有一些不真实。

    可为什么,她却能真实的感受到楼家人对她的宠爱呢?

    陆家人在午饭过后就离开了,陆家人离开后,楼汐又恢复了原状,安心的享受着楼家人给予的宠爱。

    老爷子的寿宴并没有大办,但楼汐的成人礼,却办的异常轰动。

    楼家包了本市最好的酒楼,提前三天布置现场,就为了给楼汐庆祝十八岁的生日。

    而这一天,整个京城的led大屏都被楼家给承包了。从早到晚,一直在播放楼汐的照片,以及祝福语。

    酒店现场,楼老爷子拉着楼汐的手走向高台,说着祝福词。

    那双大手,满是皱纹和老皮。但却异常的温暖。

    “阿瀚,你也上来吧。”老爷子一声呼唤,就见人群里走来一个宛如白马王子的陆瀚。

    一身白色的燕尾服,他就像是从中世纪古堡中走来的王子。

    礼貌、绅士、温润如玉。

    陆瀚一步一步走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楼老爷子的身旁。

    “今日,借着这个机会,刚好,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老爷子说着,就把两个人的双手拉近,欲到楼汐的小手交到陆瀚的手中。

    “噗……”下一秒,意外突然生。一把由金色灵力凝成的匕首,捅进了陆瀚的腹部。

    鲜红的血腹,洒落在洁白的地板上。

    陆潮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汐。“汐汐,你……”

    ------题外话------

    看不懂,觉得衔接不上的,看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