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 找你们有点事
    宋兴启一篇文章让天下沸腾,京师、北直隶,天下十三布政司,人人议论。更将张昭的名声推向一个更高的境地。

    当然,这其中少不杂音。

    比如,张昭一个武将如何能逾越,代表天子昭告天下诸国呢?或者质疑张昭穷兵黩武,恐吓奴儿干都司的将校。那都是心向大明的部落啊。

    或者认为张昭在故意邀买名声。毕竟,真理报也是他的产业。更有甚者提出来要防范武将,免得将来出现尾大不掉的事情。

    张昭现在手握的实力太强。

    这种种杂音充分说明一个问题:在大明朝,如果没有人骂你,那说明你还不够红!

    呵呵,奴儿干都司的部落心向大明?人家占据土地耕种,渔猎,打造铁器,不缴纳赋。

    他们为什么没有反叛?靠嘴皮子和忠心吗?

    …

    …

    张昭的便宜老丈人方珍读完文章之后,当天便去《文学报》找主编李梦阳辞职。然后,去小安镇的张府和女儿方晶闲聊半个时辰。这才回去。

    张昭如此英雄人物,他看文章都看得热血沸腾,记起读书的初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那么,他的女儿嫁给张昭为妾室,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方珍辞职后,去京师东北方向六十里的大明皇家军事学院中当讲师。他一个进士,还是能帮忙的。

    这对于张昭而言,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

    …

    时间稍微往回一点。京中的喧嚣,张昭暂时还不知道。

    二十四日祭奠完阵亡将士后,张昭于第二日单独召见定西候蒋骥。

    “大帅…”

    定西候蒋骥五十多岁的年纪,容貌清瘦。私下里见面,他穿着青衫,颇为儒雅。

    大明的武勋自永乐后就是这个调调。全部都要披一个儒雅的外表,熟读诗书。只有少数人另外。

    明朝的文官集团垄断太子的教育权,对大明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仁宣之治在文治上不可不称道,在武功上不能不批评。

    蒋骥是凉国公蒋琬之子。他父亲的官职、功绩比他大的多,于国朝中也很知名。因而在死后追封“凉国公”。

    他自成化二十三年袭爵,等资历够之后,便开始在各地任总兵。开始便是蓟镇,现在是辽东镇。

    事实上,按照他的资历,在辽东镇镀一年金之后,弘治十五年就该调任中原,好好享受几年。而张昭崛起,反倒让他停留在辽东这苦寒之地。

    他父亲打仗稀松平常,真正厉害的是他祖父。将开国时曾祖父传下来的伯爵,硬生生的因功加到侯爵。但是他父亲何以得高位?还不是因为跟在太监汪直身后混到战功吗?

    他亦有此意。

    张昭微笑着迎出来,拱手一礼,道:“蒋侯爷,请。”

    他之前做过功课,蒋骥这个人才干平平,为官清廉,家无余资。性格有点弱。

    张昭这个姿态让蒋骥心中很舒服,毕竟一口一个“大帅”喊一个十九岁的青年,固然其是国朝名将,但他还是有点脸热。这会禁不住笑道:“大帅,请。”

    分宾主落座之后,张昭寒暄两句吃住,说道:“我请蒋侯爷过来,有两件事情。第一,辽东诸将对改革卫所制度大都持什么态度?第二,近来奴儿干都司下属各部可还安分?”

    蒋骥琢磨了一会,道:“大帅,下官说的不一定对。只能说是个人意见。

    其一,辽东诸将对大帅改革卫所都有疑虑。他们很多都是当地世袭将门,家中都有大量的良田。辽东都司,年年屯田的粮食都可以供应大军食用。

    其二,辽东卫所的士卒们都盼着大帅早日进入辽东,主持改革卫所。卫所士卒们苦啊!”

    说着,见张昭认真听着,苦笑一声,“奴儿干都司下属的那些部落安分什么?哪个是省油的灯?强大一点就想来打大明的主意。弱一点的才和大明做生意。

    辽东都司这里,基本是拉一派打一派。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此事由驻守沈阳的副总兵郭令负责。哦,大帅,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胡酋?”

    张昭选择蒋骥了解情况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弘治十三年四月才从蓟镇总兵转辽东总兵。这一两年的时间,再加上他的家世,基本没可能和辽东军头们勾结起来。

    而蒋骥说的情况,也符合张昭结合真理报分社传来的信息作出的推测。

    辽东啊….

    以辽东军民数量、土地,竟然有萨尔浒之败?这说明明太祖在辽东都司搞的卫所制度完全丧失了应有的活力。

    这些世袭的卫所军官们,并没有依靠兵屯将辽东这片黑土地发展起来。反而在这一百年以来逐步的形成军头。

    养家丁,这种极其恶劣的军中风气,就是从辽东将门开始的。李成梁就是如此。

    张昭点一点头,并没有就辽东的问题表态,笑道:“奴儿干都司的那些胡酋,中午喝顿酒就让他们回去。当然,不能叫他们白跑一趟。我找他们有点事。”

    蒋骥就笑起来。

    他信张昭的鬼话才怪。有点事?只怕是大事啊!

    这倒让他心里很好奇,明显对这帮胡酋“不怀好意”的张大帅打算怎么炮制他们呢?

    …

    …

    张昭在中午时,在一个重新搭建的宽敞的大帐中,设宴请前来的二十多名胡酋们喝酒。

    昨天中午受了“惊吓”的建州女真八部、海西女真四部、吉烈迷,苦兀,索伦部的首领们,此刻心思各异的走进来,神情恭敬。

    别被所谓的“战战兢兢”的表现给欺骗了。其实,有些人是真被吓住了。譬如海西女真叶赫部的首领丰生额,哈达部首领多罗。

    但,也有些人内心中不以为然的。譬如:建州女真苏护部的布耶楚客、图辉等人。

    还有一批人就是装个“害怕”的样子,打定主意看看形势再说。譬如建州女真完颜部的锡宝齐等人。

    “明人真是小气啊。要结束了才请我们喝顿酒。之前连吃的都要我们拿珠子去换。”

    说话的是吉烈迷的一个部落首领。名叫噶里。三十多岁的模样,穿着兽皮,容貌粗犷。

    大帐中的一名参谋目光扫过去。

    噶里赶紧低下头。

    参谋没有再理他,径直到上首的张昭那里汇报。张昭皱着眉头看过来。

    噶里给“张大帅”的眼神一扫,忽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的话,别是给那个士兵听懂了吧?

    张昭看着列队走进来的诸部首领,也懒得等他们一起行礼,搞这种虚把式,眼神冷着,严厉的道:“

    刚才有人抱怨本都督不给你们食物。我大明民夫辛苦运来的粮食,是拿来给你们白吃的吗?

    这充分说明一个问题。你们当中有些人把占大明的便宜视为理所当然。

    看来,大明对你们太优待了!”

    张昭的语气一句比一句严厉。旁边的辽东都司将校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这是谁想不开,竟然敢触张大帅的霉头?

    蒋骥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

    张大帅找你们有点事。搞不好就是:借尔首级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