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25章 惨案又现
    ♂nbsp;

    不论是什么属性的法宝,刚出炉时都是法宝的最低品级。https://在法宝不断杀人夺魄中,法宝的力量便会越来越强。

    尤其是阴煞之气浓郁的法宝,在这一点上更是突出。

    叶小川身上的那枚长生珏,炼成时并不是天器级别的法宝,后来此法宝成为了南疆黑巫族的祭祀法器,常常饮血夺魄,凶煞之气也就逐渐增加。

    八百年前叶茶得到长生珏之后,用长生珏杀戮天下,使得长生珏内蕴含的妖邪之力,翻了数倍,成为三界第一大凶之物。苍云门拜托矮人族炼制的那柄诛神剑,想要在短时间内威力变的更大,只能不断的嗜血夺魄。当此剑吸收了大量的鲜血与魂魄之后,它的妖力只怕会超过长生珏与七星黑

    晶。

    说书老人现在真的无法确定玉机子有没有入魔,他只能确定,玉机子在祭炼诛神剑。

    因为祭炼诛神剑杀几千或者几万人,对正常状态下的玉机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找杜纯来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杜纯观察玉机子的心智有没有发生变化。

    同时,他要在苍云门的高层中埋下钉子。

    一旦玉机子真的被煞气反噬,迷失心智,苍云门高层也能及时出手清除。

    当然,说书老人这也是迫于无奈,才会找杜纯这位年轻人的。

    苍云门不像魔教那么包容,说书老人的手下,可以在魔教混成高层,连皇甫去世的消息,都能第一时间掌握到。

    但苍云门门规森严,除了嫁进来的女子之外,其他所有弟子,都是从小培养的。

    也就千面门的高超易容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苍云门。

    其他门派想要在苍云门安插眼线,顶多只是普通弟子,或者外门的杂役。很难触及到苍云门的核心高层,更别说能见到玉机子了。

    所以杜纯与宁香若这二人,走进了说书老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杜纯是三阶长老,未来正阳峰首座,宁香若已经成为沅水小筑的大长老,三年前人间会盟之后,被封为四阶长老。

    这二人可以说是整个苍云门中品级最高的两个年轻人。

    起码古剑池至今都没有被册立少宗主,在身份上来说,此刻二阶长老古剑池,是比不上杜纯与宁香若的。

    埋下这两枚钉子,也算是说书老人布下的后手。

    万一苍云山上真出了什么事情,以杜纯与宁香若的身份,也能制衡一下。

    翌日。

    金陵,阮家。

    阮家的是宁香若的恩师静水师太阮凤竹的本家。

    如今的阮家家主阮元笃,得叫静水师太一声姑姑。

    修真界就是这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那些古老的修真门派,哪个不是有很多的外门世家?

    一个家族子弟拜入宗门之后,这个家族就渐渐的会成为那个门派的外围势力。

    苍云门的外围世家,不计其数。

    所以别看苍云门本门弟子也就两三万人,可是只要玉机子振臂一呼,瞬间能聚拢好几万的修真者。

    这些人都是苍云门的嫡系,与苍云门一辱俱辱,一荣俱荣,玉机子的剑锋所指,这些人会不要命的往前冲,绝对不会有一个人退缩。

    阮家以前挺厉害的,最巅峰时,家族内有三百多位御空境界之上的修真者。

    百年前和金陵的陈家为抢夺修真资源起了冲突,干了一架,结果阮家败北。

    从此金陵城中最大的修真世家,是陈家。

    阮家目前满打满算只有以百多位御空境界的修真者。

    这就是家族产业的弊端,修真功法只传给家族子弟,门户之见太严重了,想要发展起来,很难很难。

    阮元笃的本事一般般,年纪不小了,修为也就那样。

    在四年前,他曾经代表静水师太的娘家,参加过云乞幽与叶小川的订婚典礼,而且还是当时典礼上的重要人物之一。

    那是阮元笃这辈子最拉风的时刻。

    这一次苍云门的年轻弟子,都是居住在阮家的。

    阮元笃一大清早就急匆匆的走进了苍云门弟子居住的厢房,道:“宁师妹,不好了,出事了!”

    宁香若,杜纯,杨十九等一众苍云门年轻弟子,陆续打开房门。

    宁香若道:“阮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阮元笃道:“刚有娘子军来报,在金陵城东面二十里外的老张村,昨天晚上被屠了!死状与四天前金陵城大渡村一模一样!”

    众人一听,脸色狂变。

    只有杜纯,似乎已经料到了老张村会出事。

    宁香若道:“阮师兄,前面带路!”

    也顾不得修真者不得轻易在大城御空飞行的禁令,一群人御空而起,朝着东面飞去。

    三十里的路程很快便至。

    脚下扬子江的南岸,有一个规模颇大的村子,此刻已经被军队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

    军队不是正规军,也不是府兵,而是娘子军。

    那些年轻的娘子军,正从一间间房子里,抬出一具具黝黑发瘪的尸体,放在村子外的一片空地上。

    不少姑娘看到那些如干尸一般的尸体,都忍不住弯腰呕吐。

    宁香若等人明显来迟一步,已经有一批修真者先行抵达。

    竟然是琅琊仙踪的欧阳彩玉,冯氏兄弟,以及山下济世庵的了空,了凡等年轻尼姑。

    两拨修真者打了个照面,都是熟人,也没有什么好寒暄的。

    宁香若道:“彩玉,了空,情况怎么样?”

    欧阳彩玉道:“我们也是刚到,还没有来得及询问。”

    走过来一个女校尉,道:“最近扬子江附近发生了许多离奇灭村惨案,我们军屯所也接到了通知,每天巡查附近的每个村落。

    昨天晚上,这个村子还是好好的,今天清晨,我们的人过来巡视时,发现村里已经没有一个活物了。死法与大渡村一模一样,死伤人数还在清点。这张老村是附近大村,光是我们军屯所的娘子军,就有两百三十六人是来自这个村子。昨天晚上她们回家休息,也都离奇死了,恐怕这一次死亡人数会比大渡村要多三四

    倍上。”

    宁香若道:“严密封锁消息,对外宣传这个村子发生了瘟疫,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处五里。”那位娘子军的校尉点头道:“消息已经封锁了,还请诸位仙人尽快抓住凶手,以免更多的人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