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26章 蛛丝马迹
    ♂nbsp;

    杜纯看着排列在地上的密密麻麻的尸体,又看了看还在源源不断的从村里各处房屋院子里抬出的尸体。https://

    她的表情凝重无比。

    她知道,昨天晚上那个胖老头所说的话,应该是对的。

    有人在利用地脉杀人夺魄。

    而这个凶手多半就是玉机子师伯。

    此事关系重大,一旦走漏风声,对于苍云门乃是毁灭性打击,必须慎重对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昨天晚上,那个胖老头让她和宁香若联手,最近几天晚上在地图上最后一个据点姜庄蹲守。

    她心中是拒绝的。

    现在,她觉得说书老人的这个提议还不错。

    玉机子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就像是一座大山,甚至是比昔日乾坤子还要高大的的大山。

    杜纯一个人挑不起这座大山。

    她的整个身心都在发抖,在颤栗。

    必须有一个人和她一起面对这座大山带来的压迫感,她才有勇气继续靠近这座大山。

    宁香若确实是她目前唯一的选择。

    玉机子杀人收魂,祭炼诛神剑,在杜纯心中倒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严格保密,就没人能知道是玉机子做的。

    杜纯真正担心的是,玉机子有没有被煞气反噬,走火入魔。

    这才是真正关系整个人间安危的重中之重。

    如果玉机子出了事情,未来浩劫,人间必败无疑。

    赶过来的修真者越来越多,就连龙虎山天师道的秦凡真也来了。

    她是跟着恩师纯阳子道长一起来的。

    看到苍云门的弟子,秦凡真明显没给这些人好脸色看。

    秦凡真和苍云门的那些人算是彻底的闹掰了。

    起源是因为叶小川。

    导火索是云乞幽。

    三年前秦凡真在人间追寻叶小川的下落,正好遇到了下山的云乞幽。

    当时云乞幽已经失去记忆,谁也不记得,连自己有个未婚夫也忘记了。

    这让秦凡真非常的不爽。

    两个人曾经打了一架。

    虽然表面上是平手,但实际上秦凡真吃了暗亏。

    从那以后,秦凡真就基本不和苍云门的弟子有什么来往了。

    在她看来,叶小川沦落到如今生死不知的下场,苍云门应付首要责任。

    秦凡真拿出聚魂钵,往里面倒了一些淡绿色的液体。

    她捧着聚魂钵,在老张村里走了一圈,来到纯阳子道长的身边。

    低声道:“师父,这里和前面被屠的村子一样,毫无生机,连一缕魂魄都没有。”

    纯阳子点头,道:“意料之中的事儿,这些村民的死状都差不多,应该是在子时前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很短的时间内,吞噬了血肉魂魄。

    前几天苍云门大长老云鹤道人,济世庵主持玄慧神尼,琅琊仙宗欧阳宗主,还有你玉真子师伯,在一起商讨过此事。

    他们都觉得这种诡异的吞噬力量,一般的魔教法宝根本不行,只有叶小川身上的那枚长生珏,能有此妖力。

    看来叶小川多半还活在人间,而且已经沉沦魔道。

    真儿,你与叶小川乃是故交,如果你有叶小川的消息,千万不要隐瞒。”

    秦凡真脸色微变,摇头道:“师父,就算小川还活着,灭村屠戮的凶手,也绝对不可能是他。

    真儿与小川相识多年,真儿脸上的尸气就是小川以长生珏吸收化解的。

    小川比谁都尊重生命,真儿可以用性命担保,他绝对不会用长生珏滥杀无辜的!”

    纯阳子看了秦凡真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年轻人的儿女情长,他确实是挺乐意见到的。

    无奈的是,秦凡真看上的男人,却是叶小川。

    他知道秦凡真不愿意和苍云门的人打照面,便道:“为师过去与其他门派的人打声招呼,打探一下他们掌握的线索,你先四处看看吧。”

    秦凡真点头。

    她捧着聚魂钵,继续在村子里溜达。

    一头死水牛,被几个年轻的娘子军抬着,准备抬到村外的空地上。

    这水牛按体型来看,怎么也有一千多斤,可是被吞噬了血肉之后,就剩下了皮包骨头,五六个娘子军轻易的便将它抬了起来。

    秦凡真察觉到那里不对劲,让娘子军停下。

    道:“这头牛怎么被吞噬如此厉害?”

    一个娘子军道:“这个水牛被体内的血肉,确实比其他死难者与家禽家畜要严重一些。那些死难者只是尸体干瘪,而它体内的血肉几乎全部消失了。”

    秦凡真道:“这头牛在哪里死的?”

    那娘子指着身后一个方向,道:“就是村南面最大的院子里牛棚里。”

    秦凡真道了声谢谢,朝着发现死牛的牛棚走去。

    现在没有任何线索,所以任何不正常的地方,都必须调查一番,没准能找到突破口。

    很快秦凡真就来到了发现死牛的院子。

    可以看的出,这应该是老张村的大户人家,院子很大,房屋不仅多,木栏雕花也很考究,应该是当地的小地主。

    刚走进院子,就看到有娘子军从后院又抬出了其具被白布盖着的人类尸体。

    秦凡真走上前,一一掀开白布。

    发现这些人的死状与其他村民也有些不同,身体被吞噬的程度与那头水牛一样,非常的严重,甚至连眼珠子都脱落了。

    秦凡真似乎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如果说,这场灾难是一场大火。

    那起火点,极有可能就是在这个院子。

    所以这个院子里的人,血肉被吞噬的要比其他地方的村民严重一些。

    她环伺四周,然后慢慢的在这座宅院里走着,一边走,一边不时的低头查看手中的聚魂钵,每一处地方都没有遗漏。

    当前院的房间都搜查完毕,来到后院时,聚魂钵里一直非常平静的淡绿液体,忽然起了一丝涟漪。

    小小的涟漪,在秦凡真眼中,却仿佛是惊涛骇浪。

    她立刻停止脚步,慢慢的转动聚魂钵。

    在试验几个方向之后,她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她端着聚魂钵慢慢的靠近后院的一口古井。

    越靠近古井,聚魂钵中的涟漪便会加大一分。

    很显然,古井中有能引起聚魂钵共鸣的神秘力量。只是这股力量十分的微弱,不仔细观察,很容易忽略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