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七章 以后的打算
    第八百九十七章 以后的打算

    这会儿后殿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韦氏带着两个孩子,正就着丫鬟打来的热水梳洗着。

    姜宝青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后殿侧门那露出来的一片衣角。

    颜色跟明珠方才身上衣衫的颜色一样。

    大概是察觉到了姜宝青的注意,那片衣角顿时缩了回去。

    姜宝青心底嗤笑一声,没放在心上,转过头来去看韦氏。

    韦氏正由丫鬟拿着热帕轻轻的按在眼角上消肿。

    还是姝姐儿跟桐哥儿看到了姜宝青,跟姜宝青喊婶娘打招呼,韦氏才知道姜宝青过来了。

    韦氏有些不大好意思,然而姜宝青又没说什么,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话从哪里说起。

    姜宝青顺手帮姝姐儿整了整衣衫,一边道:“……你眼下有什么打算吗?”

    姜宝青提起这个,韦氏像是回了魂,苦笑了下,“眼下只求他能签了那和离书。实在不行休妻书也可以……”

    韦氏声音弱了下去,似乎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若是他能大发慈悲放过我们母子,我就带孩子们回边塞了……”

    她的家在那里,她可以在那开个医馆,挣些银钱来养家糊口,照顾姝姐儿桐哥儿长大……

    姜宝青抿了抿唇,同韦氏道:“你若真下了决心,我年后打算开一所医学院,教习一些可能会跟现行医术相悖的医学理念,到时候你可以在医学院里半工半读……”

    半工半读这个词很新颖,但并不妨碍韦氏理解了姜宝青的意思。

    姜宝青原意给她一个去处。

    她睁大了眼睛。

    正帮着热敷眼睛的丫鬟差点把巾帕给按到她眼睛里。

    丫鬟连连告罪,韦氏却顾不上什么,摆了摆手,让丫鬟退下。

    韦氏原本想说谢谢,但话到嘴边,反而又说不出来,只一双眼睛感激的看向姜宝青。

    姜宝青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

    原本,相夫教子就不该是女人的一切。

    这个时代禁锢了女性的发展,姜宝青改变不了这一整个时代,但她可以从自己身边做起,慢慢的改变这些人。

    ……

    燕儿的事接下来就交给慎刑司了,韦氏跟梅锡元的事也非一日可以解决的,姜宝青等韦氏把自己和姝姐儿桐哥儿收拾的齐整,便跟韦氏领着两个孩子一道出了后殿。

    这会儿,由着某位王妃牵头,花厅那边举行了一场小小的诗会。

    参加的大多是些未婚的小姑娘,其用意自然不必说。

    姜宝青跟韦氏这会儿都没什么心思去听戏听曲,还不如来这诗会看着小姑娘们或写诗或画画,最起码倒也安静。

    两人领着两个孩子悄悄的进了花厅,挑了个僻静的角落,看着花厅上那一排排摆着笔墨纸砚的桌子,女孩子们凭着才学在书桌上挥斥方遒,心里倒也慢慢的平静了不少。

    姝姐儿跟桐哥儿年纪小,只知道母亲似是打算要带着他们离开父亲了。

    两人这会儿都很安静,一边一个依偎着韦氏。

    对两个孩子来说,经常出征的父亲虽说高大威武令人向往,但慈爱的母亲却更是他们不愿意离开的。

    姝姐儿看不懂那边的诗会,她有些怏怏的,在韦氏膝上趴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娘,那我们以后还可以去看柔姐儿吗?还有大哥哥……”

    柔姐儿是韦氏的小女儿,今年方两岁,因着年纪小,怕边塞到京城的路程孩子吃不消,便没有带回京,在老宅里由乳母带着。

    提起柔姐儿跟君哥儿,韦氏心里像是被挖了一块似的。

    她强笑道:“怎么不可以?放心吧,不要多想。”

    桐哥儿也有些恹恹的。

    韦氏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两个孩子。

    按照她的计划,带走姝姐儿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带走桐哥儿却是计划之外的。

    结果这一遭遭的事下来,再加上德荣长公主的态度,怕是谁都带不走,她还不如抗争一把,直接说要带姝姐儿跟桐哥儿走。

    至于君哥儿跟柔姐儿。

    君哥儿已经是梅锡元着重培养的继承人了,想也知道是定然带不走的。柔姐儿……一来是太小,二来也不在身边,韦氏也怕中间再有什么差池。

    几个孩子的取舍在心里过了一遭,韦氏的心就像是在油锅里煎熬了一圈似的,痛彻心扉。

    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取舍哪个她都舍不得。

    此时心底一个小小的念头似是冒了起来……

    她可以妥协的。

    只要她肯向梅锡元低头认错,那么,她还可以继续当这四个孩子的娘……

    韦氏猛地闭上了眼。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怕她真的会动摇了。

    真的要继续这样,毫无尊严的当着四个孩子的娘吗?

    “听说韦夫人的丫鬟下毒的事,处理好了?”

    一道声音自前方传来,声音不大不小,韦氏正好能听到。

    韦氏睁开眼望过去,却见离着自己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明夫人莫氏什么时候过来的,正坐在那儿饮茶。

    这会儿说话的,正是跟明夫人坐在一处正在那聊天的。

    这话却也不是问韦氏,而是问明夫人的。

    明夫人想起方才在后殿的那一遭,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含糊的应了一声。

    韦氏抿了抿唇,也没有说话。

    姜宝青挑了挑眉,知道这人八成是故意的。

    她们几个大活人就杵在这呢,故意挑这个时候问这种事,还真是“无心”呢。

    看来也真是太闲了。

    “哎,你家也真是不容易。”那位夫人很是感慨的拍了拍明夫人的手,看着掏心掏肺的很,声音只比方才低了一点点,看着似是收敛了,可依旧能让人隐隐约约听到,“当年你家大妹妹嫁过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的事……主母身边的丫鬟竟然毒害小主子,这种事说出去,哪家都要笑掉大牙的。”

    这三言两语的,韦氏的脸就有些白了。

    不过这些日子,类似于这样把她跟前头那位梅夫人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她听得多了,无一不是把她贬低的一文不值。

    这样看来,这些话还算是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