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110龙图
    [https:///]

    </p>

    满天黄沙暴起就跟沙尘暴一般遮天蔽日。

    在六到九月时期,这里的降雨减少,腹心地带水潭降到最低位置,就会有大量的尸骸暴露出来长期暴露在烈日之下,比恐怖里的场景更要恐怖。

    干骨谷是最理想的藏宝地点。因为这里有一座废弃整整一百一十年的银矿。

    ichael大长老带着人冒死进入矿区选择最佳的地方安放宝藏。

    埋地雷,同样是一门技术活。

    在神州埋地雷的高手为了坑人,提前两年甚至三年就把大量的高仿瓷器沉入预定海域,等到海洋生生物沾满了器物才开始杀猪。

    翡翠国翡翠矿埋地雷的方法更不用说。人家还能拿得出相关的承包手续。

    就算是最无良最没技术含量的古墓埋地雷,那也得找一个像模像样还没开启过的古墓。

    三百六十行,没有一行是轻松的。

    ichael大长老深深知道金锋鹰视狼顾的犀利。想要做局坑杀他这样大宗师级的高手,必须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到尽善尽美。

    为了做到最细致最细密,ichael大长老甚至还下令砸坏掉不少真品绝品,又做了坑道坑洞因为年深日久而倒塌的假象。

    除此之外,ichael大长老还亲力亲为做了好几道厉害的杀人机关。

    这些都能给金锋造成伤害。但杀伤力越大,越能证明宝藏的珍贵。

    布局足足做了六天才大功告成,威力自不用说。

    ichael大长老有绝对足够的信心,只要金家军他们一进去,绝对就是有去无回。

    只要把金锋困住,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说实话,世界能做这样杀局的,加上各个大洲霸主们也不过双手之数。

    但能把杀局做得如此之细的,只有ichael大长老一人。

    各大洲霸主也能拿出同等珍稀的国宝做诱饵,也能做出堪比ichael大长老的地雷坑,但他们却少了一个本事。

    那就是对圣殿骑士历史的了解。

    没有人能比ichael大长老熟知圣殿骑士团的过往。哪怕猎人公会的哈斯威也不例外。

    哪怕,金锋,也不例外。

    六天争分夺秒不分昼夜的地雷埋好,ichael大长老心力交瘁却又异常振奋。

    自己对自己埋下的地雷相当满意。余下时间,ichael大长老依旧不敢大意,每天都通过近远程收看金家军被困死葬礼山的视频。

    这六天时间里,金家军被困死葬礼山但金锋也没闲着。他带领着人在山上挖出坑道躲避度日,又利用昼夜温差原理取水,丝毫不受诺曼大铁头的影响。

    开初几天金锋还会定时问候诺曼大铁头的家。从第四天开始,金锋嗓子吼破,声音变得极度沙哑。

    看着金锋蒙着纱巾冲着自己破口大骂的狼狈样,诺曼总算是报了一个小小的仇。

    “再让他们痛苦三天,等到下雨时候放他们出来。”

    “到时候,给他们尝尝甜头。”

    “让他们在进入矿洞之前吃饱喝足,做过饱死鬼。”

    四十八小时倒计时开始,四大势力最精锐的行动队部就位枕戈待旦。一切的一切都为了干掉金锋这头盖世苍龙。

    遥远的火努努岛,海平天蓝,沙细水静。

    威基基海滩人潮如织,珍珠港宁静肃杀,第一帝国领土上唯一的依欧拉尼皇宫遗址游人寥寥,火努努岛卡美哈国王铜像独自伫立在烈日下双眼无神看着远方。

    黑色的早已凝固的岩浆沿着国王谷的高山淌下一直延伸入海。长长沙滩上一片赤黑宛若被书圣染黑的墨池!

    清澈温温的海水来来回回冲洗,将一颗颗黑色的砂砾冲上海滩又复卷回大海。

    赤脚站在这黑色砂砾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刺痛。

    这些黑色砂砾都是火山爆发后落在海滩中的黑色熔岩块。在经过了海水长时间的冲刷早已磨平了棱角。

    人声鼎沸中,不少游客惊喜大叫往某处地方冲了过去。

    海滩上赫然有一头座头鲸突然搁浅。无数游客和救生衣们立刻对搁浅的座头鲸展开施救。

    “嗳嗳嗳,老乡,你喜欢你出个价。这东西真是老的。”

    “你看这龙画得多带劲儿。这是真东西。俺从海里边儿捞出来的。绝对的好东西。”

    “照你说的,四千刀郎行不行?”

    “老乡,这真是俺捞出来的,真不骗你,俺们都是神州人,俺要是说半个字假话……你别走……”

    “一千,一千五百刀给你!”

    “一千!”

    黑海滩的南边边角椰树下,一个赤果上身的半焉中年男子拿着手里的东西追着两个神州人,嘴里不停的叫着:“五百。五百行不行?”

    两个神州人警觉性极高,立刻对男子严正警告,大步走远。

    半焉男子硬生生定住脚步,看着远方值守的特勤悻悻退了回去,嘴里

    低低叫骂。

    “奶奶个腿,个七孙臭鲸鱼,坏老子的好事。”

    说着又冲着两个神州游客重重呸了一口,嘴里叫着傻逼。

    正要转身间,半焉男子突然撞在一个人身上,当即身不由已就坐倒在沙滩上。

    “狗日的,走路不长眼睛吗?”

    半焉男子操着流利的中州话低声骂着,忽然那人扭头过来冷冷看了半焉男子一眼。

    当即半焉男子就只感觉自己被一头鲨鱼盯上,吓得不敢说话弯腰去捡地上的东西。

    “嗯?”

    那人旁边、一个瘦如柴棍竹竿的男人慢慢转身望向半焉男子:“老乡,你卖画捏?”

    一口地道的中州方言出来瞬间叫半焉男子一怔继而笑着点头:“是嘞是嘞。老乡您是周口内边儿的?”

    “是嘞。”

    黑瘦男子跟其他人游客有些不同。大热的天穿着长袖和牛仔裤,一双脚倒是赤着,手里还拎着一双半旧的运动鞋。

    他的肩膀上还挂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卡地亚男包。头上扛着一顶本地的大草帽,整体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这是我在海里捞的。龙图!”

    四十来岁的半焉男子冲着自己的老乡低低介绍:“这是绝对的好东西。我捞起来的时候包裹压实得很。我都不敢打开。”

    “俺们是老乡,您看着给个价。不瞒您说,几天都吃饭了。”

    黑瘦男子拿过那件东西看了看,墨镜后面的眼神眨动,似乎有些意外。

    这是一个包裹很严实的长条状物品。外层缠满了透明胶带。中间是厚厚的一层防水胶,内部则是一个圆筒画筒。

    防水胶层好些地方已经破损,画筒上也有不少的口子且严重变形。封盖已经脱落。

    画筒有被海水浸泡的痕迹,不过不算太明显。画筒中能看到半卷已经黑染赤的宣纸。

    那半卷宣纸严重凝结在一起。除了能看见一个鲜红的印章外,还能隐约看到一个龙头的印记。

    “都说国外遍地是黄金,过来才知道啥都没有。那帮黑中介不得他妈好死。外日他祖奶奶。”

    “连打黑工都没人要!”

    半焉男子一边恨恨咒骂着,一边对着黑瘦男子极力介绍这画筒的来历出处。

    黑瘦男子嘴里轻声发问,不动声色将画筒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嘴里突然嘿了声。

    “这真是你从海里边儿捞出来的?”

    “千真万确。俺要是说了半个字的假话,就叫俺死在黄河大堤内边儿。叫他们挖黄河的埋了俺。”

    “嗯?黄河大堤怎么了?”

    “回填了啊。老龟村内边儿又挖出东西来了。考古队正在大规模挖土,土太多没地儿堆,就把黄河回填了。”

    黑瘦男子嗯嗯有声,从包里摸出烟递了一支过去:“确实是龙图。不过沾水了修复起来是个麻烦事。开个价。我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