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091 再战春少爷
    我们刚进入暗门,就有人闯进了屋子,真的就差那么一丁点。

    我也是第一次走这条暗道,乌漆抹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把手机点亮,调出手电筒来,领着程依依和老乞丐往前面走,同时告诉他们,说南王在胡同口安排了车,咱们可以乘车离开天城。只要回到江省,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杀手门就是不放过我,我也能和他们对抗。

    我们三人急匆匆往前走着,在暗道里当然非常安全,老乞丐兴奋地说:“张龙,你和南王到底什么关系?”

    我没说话。

    老乞丐又兴奋地说:“红花娘娘是你妈,南王是你爸,所以你是他俩的儿子?哈哈哈,这也太乱了吧,我终于知道春少爷为什么要穿一身绿了……”

    这也能联系到一起?

    我满脑袋都是黑线,老乞丐真是太八卦了,我还是没有说话。

    “有南王罩着咱们,肯定没问题啦!”老乞丐乐呵呵的。

    他可真乐观啊。

    我忍不住说道:“师父,春少爷不相信你,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怎么没有?”老乞丐说:“他不相信南宫卓是战斧的人,那他就等着自食其果吧!等到杀手门被战斧吞噬的那天,他就知道我今天没说错了!”

    确实,连南宫卓都是战斧的人,不知道杀手门已经被战斧侵蚀成什么样了,春少爷却还没有察觉到危机,迟早会玩完的。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穿过长长的一截暗道,最终来到另外一堵墙前。

    我在四处摸索,找到机关,墙又“咔咔咔”地开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个陌生的屋子。

    老乞丐啧啧称奇地说:“能挖这么一条暗道,可真神了!南王真是人才,春少爷怎么玩得过他!”

    其实春少爷也不差的,要不然也不能和南王斗这么久了,他是完完全全不信任老乞丐了,再加上对我也有意见,才会造成今天这起事件。

    我们从屋子里出来,这栋房子也没有人,可能也是隐杀组某个成员的住所。我们穿过院子,推开大门出去,果然距离某胡同口不远了。按照约定,南王会在那里安排辆车,我们立刻快步往前走去,但是走着走着,某岔口突然闪出一个人来,竟然是酒中仙!

    这是怎么回事,酒中仙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吃了一惊,老乞丐立刻往前窜了一步,将我和程依依挡在身后,面色凝重地看着酒中仙。

    武会完了之后,我还以为酒中仙带赵虎和韩晓彤离开天城了,没想到还在这。

    酒中仙则面带难色,看着我们叹了口气,沉沉说道:“春少爷命大家把守各个出口,你们怎么恰好从这来了,这里是我守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春少爷和南王想到一起去了,这两人的智商似乎不相上下。

    老乞丐仰着头说:“老酒鬼,你也要抓我吗?”

    酒中仙说:“这是春少爷的命令。”

    老乞丐立刻拔出拐棍,冷声说道:“那就别废话了!”

    我和程依依也各自拔出武器,趁着酒中仙只有一个人,我们得快点通过他这道坎儿,否则待会儿人一多,我们又走不掉了。

    酒中仙却没解下酒葫芦,也没发出信号弹,而是说道:“老叫花,你真的靠着装疯卖傻杀了做狗皮的?他就算是每天抽你一百鞭子,那也是春少爷的命令,你怎么能怪到他身上呢?退一步说,就算你真的怪他,打他一顿不可以吗,至于杀了他吗,咱们可是结拜兄弟,多少年的感情了!”

    酒中仙说着,语气有点激动起来,眼圈甚至都有点发红了。

    我看出来了,这三个人里,最重感情的其实是酒中仙。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实力最弱,最期待的就是有朝一日胜过老乞丐和南宫卓,始终将他们两人当做目标和榜样,可以说几十年来就是跟着他俩走过来的,就算平时吵架、动手也无伤大雅,这次竟然真的出手杀人,让他伤透了心。

    酒中仙并不知道南宫卓是因为什么死的,春少爷也不可能把老乞丐的说法讲给众人。

    看到酒中仙的眼圈发红,老乞丐的也有点被触动了,他咬着牙说:“老酒鬼,咱们这么多年感情,你觉得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每天一百鞭子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点皮外伤而已!我之所以杀了他,是因为……”

    老乞丐将之前地牢中的情况说了一遍。

    酒中仙听了,当然非常吃惊:“做狗皮的是战斧中人?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老乞丐说:“我两个徒弟都能作证!”

    酒中仙看向我俩,还是摇着头说:“他俩是你徒弟,肯定听你的话,不能算是证人……”

    这和春少爷的看法一模一样。

    而我接着说道:“前辈,咱俩虽然相处不多,但也交流过几次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该清清楚楚!南宫卓是二条的师父,如果我师父仅仅为了泄愤,我肯定不会同意杀了南宫卓的,我和二条的感情那么好,总要考虑下他的感受吧?你想想看,杀手门之前和战斧合作,是谁促成的呢,难道这不是他和战斧串通的最好证据吗?”

    酒中仙说:“我们常年行走江湖,认识几个战斧的人也没什么稀奇吧?”

    得,这和春少爷的说法一模一样啊。

    老乞丐一听就怒了,春少爷不信任他也就罢了,酒中仙竟然也不相信他!

    老乞丐骂骂咧咧地说:“你他妈爱信不信,反正老子说清楚了!你要信了就让开道,不信就把酒葫芦亮出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反正我已经杀了南宫卓,不怕再多杀你一个!”

    老乞丐之所以这么自信,还是因为身边站着我和程依依,对付酒中仙总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酒中仙要是立刻叫人过来,我们也没有辙。

    酒中仙沉默一阵,又来回在我们几个身上看了一眼,叹着气说:“老叫花,我就相信你这一次!但我会好好调查这事的,一旦让我知道你在撒谎,纵使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酒中仙就让到一边去了。

    老乞丐顿时大喜过望:“老酒鬼,还是你好!行,你去查,尽管查!南宫卓都是战斧的人,我敢打赌,杀手门里一定已经混进不少战斧的了!你要将这事彻底查清也行,不仅能还我‘仁丐’一个清白,还能拯救岌岌可危的杀手门……到底是咱们几个一起创建的,就这么完了,我也心疼啊!”

    “好。”酒中仙答应下来。

    我师徒三人立刻急匆匆往前走去,隐约已经看到胡同口有辆车了,应该就是南王安排的人。

    但是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老酒鬼,这就放他们走,是不是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

    我们几个大吃一惊,立刻回头一看,果然是春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我们身后了!

    春少爷仍旧穿着那身绿色的衣服,手持长剑、杀气腾腾。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心想这个家伙可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恰好就找到这边来了,难道他是南王肚里的蛔虫吗,南王安排下什么计划,他都知道?

    而且红花娘娘也不在,显然已经被他甩开,这回没人帮忙拦着,可怎么办?

    但最紧张的却是酒中仙。

    酒中仙擦了一把冷汗,哆哆嗦嗦地说:“春少爷,我只是觉得这事挺蹊跷的,老叫花子不会无缘无故杀死南宫卓,所以我想调查一下这事,等到查清楚了……”

    “不需要查!”春少爷打断了他,冷冷地说:“南宫卓跟随我这么多年,我绝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而且老叫花子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春少爷真的是太自负了。

    忠奸不分啊。

    老乞丐急得都跳脚了:“南宫卓跟了你那么多年,难道我不是吗?就因为我几次没听你话,又间接害死了皇甫江,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了?”

    “是的。”春少爷说:“你在我心里已经一文不值。”

    春少爷一边说,一边持剑走了过来,身上的杀气层层爆发开来,仿佛空气都跟着变得冰冷许多。

    “你们先走!”老乞丐猛地推了我和程依依一把,拔出拐棍朝着春少爷冲了上去。

    以老乞丐的实力,就算打不过春少爷,也是能缠他一阵子的。有这一阵子,我和程依依足够奔到巷子口,坐上南王安排的那辆车了。但,我们怎么可能抛下老乞丐不管,这可是我们的师父啊,所以我和程依依一咬牙,各自拔出武器,朝着春少爷冲上去。

    如果能配合老乞丐斗败春少爷就好了,距离逃出生天明明只差几步远了。

    可惜的是,春少爷太厉害了,哪怕我们师徒联手,也不是春少爷的对手。s级通缉犯的威力,如果不是亲身尝试,真的不敢相信。春少爷唰唰几剑刺出,我和程依依根本反应不过来,各自肩膀已经中剑,并且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