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860 我成全你
    话音刚落,这名蒋老爷的手下只感眼前一花。

    接着就是迎面扑来的狂风。

    “轰!”

    陆羽朝着他的侧脸一个扫拳,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就被横着打趴在地。

    其余三名手下惊呆了,瞪大着双眼望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

    蒋老爷也是双眼一眯。

    他想过陆羽会侥幸胜过一人,却没想过会胜得这么干脆。

    仅仅是一拳,就解决了一个超级高手之境。

    最重要的是这年轻人,同样是这个境界,而不是金丹境,这未免就有些犀利得过了头了。

    “嗒嗒嗒......”

    十几颗带血的牙齿被击飞,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弹跳了几下,如在嘲笑着前一刻,某人的不自量力。

    “上!”

    三人这时也回过了神,就想迎击而上。

    可是陆羽的动作要比他们更快。

    快得如一道残影。

    他们能看到的是迅速变大,如重锤一般的拳头,接着就是大脑轰鸣,眼前一黑,统统被陆羽一拳砸到了地板上。

    这场较量,才刚刚开始就已宣告结束。

    毕竟,就连金丹大圆满的巫寒,一个不察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更遑论只是区区四个超级高手之境。

    这还是陆羽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这一拳下去,脑袋都得轰成烂西瓜。

    快,实在是太快了。

    快得几乎让蒋老爷都反应不过来。

    陆羽的第一拳是刚和猛,后面那三拳就是快得不可思议。

    眼前这年轻人,真是超级高手之境?

    蒋老爷的眼皮跳了跳,平静的表情却未有什么变动。

    这年轻人没有礼数,是应该教训,不过蒋老爷从未想过要刻意为难。

    在默许手下动手的时候,他都已经打算好了,轻轻教训一下就可以,无谓闹出太大的幺蛾子。

    毕竟,能让这年轻人明白什么山外有人,天外有天,对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否则各个宗派又何必至于,派遣门人进入世俗界历练。

    那个赌约,算不得真,他不可能在看陆羽输了,还真让他去舔四个手下的脚底板。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四个手下的命。

    因为这种行为,是极其折辱人的,要是得罪了这年轻人身后的门派,恐怕就连他都要受到牵连。

    为何他这么肯定,陆羽是某个宗派历练弟子,而不是像他这般的身份,主要是陆羽的气焰。

    失去了宗派庇护的弟子,远远是不敢这般嚣张跋扈。

    然而这较量的结果,却是让他大开眼界,蒋老爷甚至都怀疑,这年轻人到底是哪个大宗派的弟子了。

    否则战力又怎么会如此惊人。

    陆羽的强悍,让他升起了结交的心思。

    “好,很好!”

    蒋老爷并不为这四名晕过去的手下感到担忧,而是面带笑容轻轻鼓起了掌。

    以这种方式,表达他对陆羽的赏识之心。

    陆羽下手极有分寸,除了遭遇他第一拳的倒霉鬼,打掉了牙齿,其余三人都只是暂时失去意识。

    其实这件小事,无关对与错。

    蒋老爷是这城镇的大人物,自然是要获得比一般人更要好的待遇。

    若是陆羽有相应的实力,那么让他为先并不是不可以。

    平等二字,事实上是不存在的,也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

    而蒋老爷也不想和某个宗派有什么过节。

    不过,陆羽却做了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

    对于蒋老爷的赞赏,陆羽无动于衷,而是伸出脚勾来一张长凳,煞有气势地坐下,脱鞋。

    先前那些酒客,没有一个走的,因为蒋老爷在这,他们都留下来看热闹了。

    蒋老爷是镇上的大人物没错,却不会为难本镇上的人。

    当然,他若来吃饭喝酒,店小二肯定是以他当先,这没有什么错。

    这一场好戏,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只是此时,他们都不解地望着陆羽。

    待后者真把鞋脱了,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冒出了一个念头。

    “不会吧!”

    真这么不给蒋老爷面子,要蒋老爷的手下给他舔脚底?

    这一耽误,倒地的四名手下,也已从昏迷中醒来。

    陆羽回头望了一眼没有动静的二女,咧嘴说道,“刚才是哪个说,谁输谁舔脚底的?来吧,现在我给你们一个兑现诺言的机会。”

    反正,这件事都闹开了。

    那么闹开了就闹开了,干脆就闹得更大一些。

    既然都不怕事大。

    而他也可争取机会,尽可能地引起注意。

    灰衣少女和楚飞雪是魔道余孽,见不得光,彼时要是有高手赶过来,那才是陆羽乐意看到的。

    一个说不准,就能逃出生天。

    为何陆羽不再忌惮,被人误以为他和这两个小魔女是一伙的,是因他中了血气之毒。

    这个血气之毒,就是他最大的仗持。

    假设,二女若是被什么高手击败,那么他就可说明,他是被要挟的。

    换做是他没有中了这个血气之毒以前,无论说什么都没有证据,旁人也无从分辨真假。

    所以这是她们要作死,陆羽自然也是乐得看见。

    ————

    眼下这四人,再望向陆羽已没了嚣张之色,唯一有的,除了茫然,就是恐惧。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竟远远在他们之上。

    再看眼前这只得瑟地来回晃动的脚底板,四人的脸上都化作了一片铁青。

    “还愣着干什么呢?男人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对了,这个赌约是谁说的?”

    “对了,就是你,过来,你先给我舔吧!”

    陆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将脚伸向了那个被他一拳打掉了牙齿的男人。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没有错。

    这四个人错就错在,仗着主子的名声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打赌舔脚底板,的确是非常过火了。

    可是,这个赌约并非陆羽提出,再过火,那也是他们自食其果。

    陆羽抬起头,若有所思地望了蒋老爷一眼,视线便再次回到四人身上,“我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考虑,如果还是不舔,那么我不介意把我的脚,亲自塞入你们的嘴里。”

    原本他们还在踌躇。

    这一舔下去,日后他们也再没脸见人了。

    可要是不舔,结果更糟!

    此时,他们已悔青了肠子,可是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眼看时间渐过,陆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阴险,被打掉牙齿的那个手下心一横,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这是我和你之间的对赌,与其他人无关!”他沉声说道。

    然而,由于他被打掉了牙齿,说话有些漏风,加上脸颊的紫黑,颇有几分使人捧腹之感。

    陆羽一愣过后,说道,“哟呵?想做好汉是吧?行,来吧,我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