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四章 听墙角的永安侯
    第七百八十四章

    听墙角的永安侯

    “夫人说的没错。”大火点头,对于白瑾梨的神猜测感觉到有一丝丝的惊讶。

    他家夫人明明是坐在家里没出去的啊,她是如何得知的?

    “然后呢?”

    “回夫人,永安侯夫人自然是连连否认,说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奈何侯爷压根不信她。”

    “说是有人亲眼看到赵氏因为跟顾青樱争吵后失手推了顾青樱,这才导致她摔倒滑胎的。”

    “还说顾青樱自从有了身孕后就变得温柔小意了,也就赵氏才像个泼妇一样无力蛮横,他相信发疯的赵氏肯定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最后还说定要给失去的那个胎儿讨个公道。”

    大火的描述可谓是很详细了,白瑾梨的脑海中已经自动的出现了她们之间争执的画面感。

    “哦?怎么讨?”

    “侯爷给那未出生的孩子立了个牌碑,还吩咐人将赵氏关在了立牌碑的屋子,说是让她反省。”

    听大火这么说完后,白瑾梨瞬间忍不住嗤笑一声。

    呵呵,永安侯这个男人石锤渣男啊!

    不过这顾青樱嘛,原本以为她是个狂傲无力的青铜,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有黄金段位的本事,真是小看她了。

    不过要是真正说起来啊,到底还是赵氏太单蠢了,明知道顾青樱不是好鸟,竟然也没有防备她。

    跟永安侯这个男人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竟然也没有看透他,还一直在相信他。

    可怜又可悲啊。

    不过这些对于白瑾梨来说,并不是很值得她去同情。

    这些人看着可悲,但是在对待他人的时候,又显得可恶之极。

    所以有时候当真应了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日子还长,往后里永安侯府鸡飞狗跳的日子还多着呢。

    差不多也到时间让永安侯知道顾青樱的真实面目了。

    哦,还有当初陛下给永安侯赐婚是瞬间给了他考验的时候的永安侯的反应,也该让赵氏了解一下了。

    “大火,再去帮我办一件事情。”

    “夫人您请讲。”

    ——

    永安侯府里,这两日的气氛一直很低落压抑。

    府里的下人小厮们走路说话的时候语气都特别轻,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侯府里的主人。

    侯爷心情不好,夫人心情不好,子昂少爷心情也不好。

    至于滑了胎的郡主顾青樱,更别提了。

    而作为一家之主的永安侯林盛刚一脸心疼的从顾青樱的院子里出来。

    哎,都怪他没用,明明身为侯府的主人,却没有将这个家管理好,一直放纵赵氏耍脾气,以至于闹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方才他去看顾青樱的时候顾青樱哭的很伤心。

    眼睛红彤彤的,嗓子也哭哑了,脸色也十分惨白。

    她明明很伤心很伤心,但是看到他出现后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将那些痛苦都咽了下去。

    甚至还反过来安慰他,并且替赵氏求情。

    看看,郡主多么的善解人意啊。

    赵氏跟人家顾青樱相比,身世不如人家,长相不如人家,还不如人家这么善良,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一直在府里作威作福的?

    就因为当初帮助过他,所以赵氏就一直将这件事情挂在嘴边反复的提,搞得他不厌其烦。

    如今更是过分,更脑子疯了一般。

    拼命维护着那个假仁假义的林子昂也就罢了,竟然胆子大到敢去正面上残害顾青樱腹中的孩子。

    他可是听下人说了,赵氏是打听到他不在府里之后才去顾青樱的院子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赵氏她分明就是故意避开他去找顾青樱麻烦,就是在挑衅他,挑衅顾青樱。

    “侯爷。”

    永安侯心中正想着那些琐事,突然就看到贴身的侍卫走过来喊了他一嗓子,他不由问道。

    “什么事?”

    “如今外面又起了很多谣言。”

    “外面有谣言是外面的事,与本侯何关?”永安侯微微不耐的蹙眉。

    “那些谣言是与……郡主有关的。”

    “都怎么说?”

    “都说郡主仗着自己的身份仗势欺人,草菅人命,还故意跟将军府的罗二小姐过不去,派人去暗杀她。”

    “屁话,胡说,青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永安侯听罢立刻反驳出声。

    那侍卫原本只是给他汇报一下这件事情,可是看永安侯的态度竟是如此,忍不住又是开口了。

    “侯爷,小的听到这个谣言后便亲自去打听了一番,然后就发现……”

    “发现什么?”

    “郡主的确当街打人了,还将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孩差点儿打死。”

    “至于买凶暗杀罗二小姐一事,也是证据确凿的。”

    “胡说,我不信,这一定是有人在故意陷害青樱。”永安侯依然摇头。

    那侍卫看他这幅模样,不由心中觉得别扭又有些不理解。

    侯爷明明跟夫人成亲多年,他应该相信保护的人是夫人才对啊。

    毕竟夫人是真的爱惨了侯爷的,否则怎么愿意为了侯爷放弃这么多。

    在看看郡主,原本名声就不好,行事还这般嚣张狂妄,怎么着侯爷就宁愿相信郡主也不相信他多年的枕边人呢。

    难不成侯爷的脑子长得跟旁人不太一样?

    “侯爷若是有疑惑,或许可以亲自去问问郡主。”

    “也对。”永安侯点头,随后又开口吩咐道。

    “你们都别跟着,本侯自己去问。”

    说完,永安侯转身又朝着顾青樱的院子里走去。

    顾青樱的院子里。

    因为她忙着设计陷害赵氏,之后又是为了演戏给永安侯看,故意将院子里多余的下人给支开了。

    等永安侯来到顾青樱的门口时,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下人,也就没人进去给顾青樱通风报信。

    永安侯的手刚落在门上准备推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他的名字,他推门的动作瞬间就停了下来。

    屋子里,顾青樱正在跟新晋为她心腹的铃铛还有另外一个心腹丫鬟说着话。

    “郡主,还是您想的周到,只用了这么一招,就将夫人彻底击败了,就连侯爷也对您心疼的紧。”心腹铃铛。

    “是啊郡主,您真是太厉害了,想必夫人怕是要委屈疯了吧?”心腹甲。

    “呵,委屈?她委屈个什么劲儿?本郡主的事情如何用的上她去置哙了?”

    “她还真是天真,竟还想用那件事情过来刺我,对我落井下石?”

    “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她配吗?”

    “郡主说的对,夫人又老又丑,的确比不上您,侯爷经常来您的院子才是对的。”丫心腹铛。

    “切,本郡主不稀罕!就永安侯那怂包样,有什么好的?若非别无选择,本郡主会忍着恶心委身与他?”

    “就他那样子,也就赵氏那种蠢的才愿意陪他耗着。可笑的是,他竟然相信我不相信赵氏,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还有他以为他是谁啊,竟然还想让我再给他生一个孩子?他配吗?呸。”顾青樱一脸嫌弃的开口。

    好不容易才设计将腹中的孩子拿掉了,她终于恢复了自由,又何必被孩子绊住呢?

    有了身子之后实在是太难受了,整天吃不好睡不好,那种痛苦她再也不想体验了。

    她已经想好了,等她在休养一段时间身子好一些了之后,她就借着心情不好想要为早折孩子祈福的名义封闭院子,不让其他人进来。

    到时候,她在让心腹帮她挑几个长得好看的男子过来当面首。

    反正她现在也是残花败柳了,干嘛要委屈自己跟永安侯那个老男人睡?

    去睡一些长得好看的,对她毕恭毕敬的面首不香吗?

    况且,她一直派了人在暗中给永安侯的日常茶水里下毒。

    倒也不是什么要人命的毒,却是会让人行动越来越迟缓,脑子越来越不好使。

    因为她觉得,永安侯那种男人压根配不上高傲的她。

    “郡主,那罗二小姐若是在外面继续替那一家三口的抱不平怎么办?”心腹甲有些担心的开口。

    “怕什么?那小贱种怕是早死了。剩余的那一对夫妇,不过区区贱民,掀不起什么风浪。”

    “至于罗凝敏,本郡主已经在处理这件事情了。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更别提这种诚心与本郡主作对的。”

    “如此便好,奴婢还担心郡主会被罗二小姐那种人给盯上呢。”

    “……”

    全程听到了她们对话的永安侯站在原地气的浑身发抖,脑子里也是嗡嗡嗡的响,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

    竟然是这样!

    恶心,怂包,又老又丑,他不配……

    这些字眼一直在永安侯的耳旁来回的响起,让他整个人快要站立不住。

    原来,顾青樱一直在骗他。

    赵氏说的是真的,顾青樱的孩子不是他的。

    顾青樱一直以来都恶心他,只是在他面前假装温柔罢了。

    顾青樱真的作恶多端,仗势欺人,还买凶杀人。

    她怎么敢?

    她一个女人,心肠怎么敢如此的狠辣?

    她简直将整个永安侯府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啊!

    想到这里,气红了眼的永安侯蹭的一脚踹开了屋门,随后声音冷冷的开口。

    “原来郡主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倒真是本侯自作多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