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21章 九爷篇,写满故事的夜(5)
    谈感情是真累啊!

    难怪她老妈从来不主张她谈感情,总说她是女孩子、还小,可以多看看,其实不那么着急,现在她是心有体会了,感情这玩意,其实真不是个好东西!

    幸亏她第一次谈,估摸着以后也不会想第二次,起码短期内绝对不会想了!

    真是气都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封静怡刚要起身,一动,突然一股凉风穿袭而来,一个垂眸,她才惊觉自己身无寸缕,而此时身上披搭的大浴巾还是半靠着两人肢体动作的贴合跟积压在支撑,脑袋“轰”地一声,封静怡蹭蹭地扯过浴巾按住胸口,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你,你,你出去!”

    一个趔趄,差点被从座椅上推下去,抬眸一个定睛,霍青阳瞬间也像是被点燃的炮仗,差点没当场炸了。

    刚刚没顾上还没注意,这一刻眼前气鼓鼓又带着些许狼狈的美人当真是宛若瑶池仙子,有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绝色之美,尽显女人娇柔楚楚的媚姿,一刹那,霍青阳就有些看呆了,视线不自觉地就开始游移了起来。

    扯着浴巾,缩着小脚丫,见眼前的男人呆子一般,一动不动地就算了,连眼神都直勾勾地,捕捉到男人视线下移的着落点,封静怡就更是恼了,瞬间脸色又涨红了几分:

    “你看哪里?”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

    “还不出去?”

    不要脸,真是不要脸!

    此时身上出了一条看似宽大的浴巾,当真是空荡荡地四处漏风,封静怡只能尽力地勾着身躯遮挡重点部位,又没有安全感又觉得很丢脸,她也是羞恼地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这种情况还不同于正么经办事,简直尴尬地不行不行的,她只恨不得挖个地缝赶紧钻了,越是难堪越能感觉到某道火辣辣的眸光,封静怡杏眸一瞪,又低吼了一声:

    “你还看?”

    免费豆腐吃上瘾了是吧?不是大道理一堆一堆的吗?为嘛这时候连最简单的“非礼勿视”都不知道?

    奶凶奶凶地瞪着他,封静怡一阵咬得牙齿都咯咯作响了:傻了,敌不动我可以动啊!

    正琢磨着怎么起身安全,封静怡才微微一个侧身,手臂突然被人一把按住了:“别动,流血了!”

    顺着他手的方向,封静怡这才注意到隐隐地似是有鲜血蹭过留下的痕迹,猛不丁地她还怔了一下,随即才想起什么地赶紧收拢双腿,同时把男人的手给挡了出去:

    “你干什么?我没事,就是腿上……不小心划了一下,一点小伤,不严重!”

    伤口偏向于大腿内侧,让人窘迫是自然的,但其实她并未说谎,身上其它地方多数都是磕碰留下的淤青,唯有腿上那一道是她不小心被那男人吓唬她的刀子给划过而留下了一道血口,说起来也纯粹是不巧,她当时没想到来的是两个人,有点慌,原本怕被质疑,她就是想找个机会能不引起注意又顺理成章地弄破血袋而已,谁知道男人扑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给绊了一下,不止把她真给撞倒了,她翻滚躲避的时候那未收起来的刀子也不知道怎么动作的,正好沿着她的腿给划了一下,那个时候因为摔打挣扎浑身都疼,她根本没察觉。

    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这伤口深浅不一略有点长,一个血口处略微有点深、冒血,原本也不严重,她擦了几次后涂了止血药膏就基本控制住了,洗澡之前她还处理了,贴了几层医用的防水胶带,整个洗澡、泡澡的过程都没感觉到什么异样,她也没想起这回事,这时看到自己腿上不知道怎么蹭染上的血迹,她才意识到可能那胶带松动扯动伤口了。

    毕竟在腿上,里面又是真空,封静怡下意识地拽着浴巾的一角就去遮掩,本能的小动作到了霍青阳的眼中就是讳疾忌医的逃避。

    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说辞,脑海里反倒补出了另一出大戏,几次,霍青阳想给她处理伤口,封静怡都死活不让,猛然意识到不能再这么由着她,霍青阳落在她腿间的视线放纵也幽敛了几分:

    “你身上我哪儿没看过?让我看看!”

    “不行!这怎么一样?”

    想起过往,封静怡的脸就更红了:能不在这种时候提这种要求吗?真是都没脸见人了!

    身体整个都像是晕染了一层红霞,封静怡也是无语地要命:“我没伤着,也没被男人那个的,那血多数是假的,我没事……真的,我发誓!”

    举手,见男人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吞咽了下口水,封静怡突然觉得毛毛地:“你别这么看着我!”

    她真得没撒谎!

    封静怡急切的大眼眨巴眨巴的,霍青阳看着她,却只觉得她的创伤太严重了,尤其是心理上的,所以这种天马行空的洗脑的言辞跟借口都编出来,见过不少因为承受不了这种侵害而疯掉或者自杀的女人,凝望着她,霍青阳满心满眼的心疼:

    她是良家妇女啊!

    这种事儿,越是单纯、认真、经历少的女人越不容易过去,偏偏每一点她都沾了。

    封静怡苦口婆心地各种解释,霍青阳却一个字根本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充斥地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帮她走出来,不能让她步那些悲剧的后尘!

    “你看我完好无损,就是磕碰了下,真的没受伤!”

    “你说句话啊,别看着我啊,看得我——”发毛!

    蓦然回神,顺着封静怡的视线,霍青阳看到地却是她细白藕臂处似是指痕的轻微淤青,压根没意识到那其实是自己刚刚才留下的,霍青阳越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缓缓地牵起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了轻柔一吻:

    “静怡,永远……别离开我好吗?”

    “呃?”

    “我不能没有你!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陪着你、保护你、给你想要的、我能给予的一切,我想跟你在一起,时时刻刻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眼前都把握不了了,何谈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