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0章 下跪磕头
    蒋韶搴看向一旁的常锋,低沉的嗓音不悦的响了起来,“不将人赶走,你是打算留着过年吗?”

    就付阗刚刚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常锋将人打一顿都不为过,即使顾虑到付小五不好明着动手,也可以先将人赶出公寓,然后私底下再动手。

    “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常锋赶忙回了一句,安慰的拍了拍付小五的肩膀继续道:“我这就将人赶出去。”

    付小五从方棠和蒋韶搴开口时心就不安的悬了起来,之前她去蒋老爷子那里,蒋德勋对方棠出言不逊,蒋韶搴是真的让人直接动手了,即使这是他的父亲,蒋家的家主!

    可付小五不是蒋韶搴和方棠,她可以不接付家人的电话,可以对他们不管不问,但付小五却狠不下心来对他们动手。

    付阗这会早就怂了,反而是付母红着眼眶,恳求的看向付小五,“小五……”

    “妈,你们走吧。”付小五语调冰冷的开口,她虽然会心软,却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付家的情况常锋和自己说过,根本救不了。

    付夫人没有生育,她明面上养着付小五,其实真正放在骨子里疼爱的孩子却是贺慎,所以事发之后,付夫人一人承担下了所有罪责,所以贺夫人梅知秋才能平安无事的留在贺家。

    不说付夫人这些年为了敛财做了多少违法乱纪的事,就单单是谋害贺老夫人这一条,付小五清楚的知道付家无力回天,是真的完了。

    “小五,妈求你了,我和你爸年纪大了,死也就死了,可你看看你哥哥们,他们还年轻啊,小五,你怎么忍心看着你哥哥们万劫不复。”付母泪水涟涟的滚落下来,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砰砰的撞磕在冰冷的地面上。

    “小五,你就帮帮你哥哥吧,妈求你了,妈给你磕头了。”付母这一声声悲切的哭声里流露出对付珂几个儿子的担忧和心疼。

    “妈,你起来,你起来啊!”脾气暴躁的付二哥忍不住的吼了起来,要将跪地上的付母给拉起来,梗着脖子怒吼道:“大不了我一个人担下所有的事,以后让大哥养着你。”

    付三哥没有开口,可是眼眶却有些发红,压抑着情绪的目光愤怒的看向门口的付小五。

    付家老四平日里最为低调,几乎是沉默寡言的类型,此时,他似乎是无动于衷的看着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付母,但双手却死死的攥成了拳头。

    看着跪地上的母亲,看着眼神里充满愤怒和失望的哥哥们,张了张嘴,付小五只感觉心里堵的难受,从付家冷血无情的蒋她送到鲁鑫元床上时,付小五对付家就死心了。

    但她心里却清楚付母是真的疼爱自己,只不过她性子柔顺,平日里听丈夫的听儿子的,在家里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付母平日里虽然最疼爱付珂四个儿子,可对付小五这个女儿她也是真心喜欢的。

    自己被付夫人养在膝下后,付小五曾经很多次都看到付母偷偷的抹眼泪,即使她不愿意,却也不敢开口,开口了也没有人会理会。

    “妈,你起来,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是在逼小五。”付珂弯下腰强势的将跪地上的付母一把抱了起来。

    抬头看着付小五和常锋,付珂深呼吸着,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偏偏又无从说起。

    “这可怎么办那?”付母一把抱住付珂情绪失控打大哭着,一遍一遍的低喃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拍了拍付母哭的颤抖的身体,付珂似乎有了决定,“小五,你和常锋好好过日子,家里不能给你当依靠了,以后有什么事你要好好的,别委屈了自己。”

    付家三兄弟诧异的看着付珂,这是来之前说的不一样那?

    付珂抱住嚎啕大哭的付母,面色沉重的转身离开,“都回去吧,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以后付家的事不要来找小五了。”

    “可是?”付家老二还想开口,但看到付珂就这么走了,付家老二暴躁的一抹脸,最后也只能迈步跟了过去。

    付阗在蒋韶搴出现时就吓的两腿哆嗦了,所以这会根本不需要付珂招呼,付阗抢先一步就溜了,好似后面有恶鬼在追赶一样。

    方棠诧异的看着就这么离开的付家人,她以为他们必定会死缠烂打,最后让小五心软帮付家一把,却没想到他们这么干脆的就走了。

    “我们进去吧。”付小五脸上扬起笑来,像没事人一般招呼着方棠和蒋韶搴进门,可表情却是怎么看怎么的僵硬。

    方棠点了点头和蒋韶搴进门了。

    常锋关上门,无奈的看着强颜欢笑的付小五,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

    付家是个烂摊子,而且违法犯罪的证据确凿,想要救付家几乎没有可能,就算有可能,代价也不小。

    “我去厨房看一下饭好了没有,小棠,你们先坐着。”付小五给方棠和蒋韶搴倒了茶之后,转身向着厨房走了去,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消失了。

    “我进去看看。”常锋也坐不住了,火急火燎的跟了过去。

    贺景元看了一眼厨房方向,思虑半晌后看向蒋韶搴,“大少,付家的事有转圜的余地吗?”

    蒋韶搴和方棠都是性格冷硬的人,别说付母刚刚只是跪下磕头,她就算真的寻死觅活,蒋韶搴也不会心软。

    “付家除了付阗夫妻,其他人没一个干净的。”蒋韶搴沉声开口,这还是因为看在常锋的面子上,所以付珂四兄弟暂时还有自由,否则事发之后,他们四个早就该被抓起来了。

    付夫人和梅知秋这两姐妹这些年大肆敛财,除了涉及到商业犯罪外,手里也沾着人命,而付珂四兄弟就是执行者,很多事都是他们亲自去做的,不可能不知情,但他们依旧做了。

    只能说付珂四人还是太年轻了,他们以为这是在发展壮大付家,却不知道最后受益的却是梅知秋和贺慎,他们真的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至于付小五的父母,付阗是个只注重享受的老纨绔,虽然也干过欺男霸女的事,但不算多严重,付母就更干净了,她整天就在家里照顾丈夫照顾儿子,付家的事一点都没有沾手。

    “这事各个家族都盯着。”徐荣昌接了一句,付家的事大少不好介入。

    徐荣昌的双腿还在恢复中,整天躺在病床上也没事干,所以贺景元就抓了壮丁,把贺家的这些事都丢给徐荣昌处理,反正他只是双腿双手残废了,脑子没事,而且右手恢复的最快,翻翻文件还是可以的。

    这段时间徐荣昌对贺家、付家、梅家、景家都有了深入的了解,对上京这些家族的消息也知晓,大少一旦插手,其他家族不说,明家必定会借此机会攻讦大少。

    徐旭刚刚一直在听着,他只是个高中生,也没有资格插话,但刚刚这一幕让徐旭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韩英,所以脸上也带出几分情绪来。

    贺景元拍了拍徐旭的肩膀,“想说什么就说。”

    “我……”徐旭惊了一下,对上父亲鼓励的眼神,迟疑了片刻。

    看了看方棠几人,徐旭低下头后缓缓开口:“爸,如果不管付家的话,那小五阿姨会不会心里有疙瘩?”

    在场的都是外人,所以都可以不管付家人的死活,毕竟他们也是罪有应得。

    可徐旭知道付小五却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毕竟那是他的父母和哥哥们,血浓于水,徐旭担心以后付小五会因此怨恨在座的这些人。

    当初韩英之所以会和残废了的徐荣昌离婚,何尝不是被韩家挑唆怂恿的,在丈夫、儿子和父母兄妹之中,韩英选择了后者。

    “付小五是个聪明人。”贺景元回答的很肯定,虽然接触的不多,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付小五不是那种被情绪控制的人,相反的她很冷静很理智,付家的事她怪不到这些人身上。

    尤其是在知道了大少的身份后,贺景元相信付小五更不会迁怒。

    方棠并不能理解付小五对付家的感情,尤其是在付家先抛弃她的前提下,不变本加厉的报复回去已经是付小五宽容了。

    但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蒋韶搴出了什么事……

    方棠意识到不管蒋韶韶做了什么,她都不会对蒋韶搴不管不问,即使是与全天下为敌,这么一想,方棠忽然有点懂了。

    “要不稍微照顾一下帮一下?”方棠这话一说出来,贺景元几人都诧异的看了过来,就连蒋韶搴都看了一眼方棠,不明白她怎么突然会给付家求情。

    方棠抓着蒋韶搴的手再次开口:“在不给你添麻烦的前提下帮忙。”

    大手反握住方棠的手,蒋韶搴沉声问道:“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付家的事对一般人而言的确是无力回天,但蒋韶搴如果真的出手,的确能通融一下,毕竟主犯还是付夫人。

    “小棠,我今天才知道你竟然还有心软的一面?”贺景元镜片后的目光打量着神色清冷的方棠,徐旭会那么说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大男孩,可冷漠无情的小棠竟然会开口,贺景元是真的好奇了,难道是小棠顾虑到常锋和付小五?

    方棠抬眼,清冷的目光专注的看着身侧的蒋韶搴,“我只是想到如果是你出事了,即使是你违法乱纪在先,我做不到不管不问。”

    付家是罪有应得,可站在付小五的角度上考虑,她会心软是人之常情,方棠这会想明白了,就不想让付小五为难。

    蒋韶搴凤眸沉了沉,握着方棠的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好,我会打一声招呼,不过付家破产是注定了,以经济作为补偿取得受害人的谅解,付珂他们的刑期或许会轻一点。”

    莫名其妙又被喂了一把狗粮,贺景元无语的看着沙发上的方棠和蒋韶搴,很想来一句秀恩爱,死得快!不过鉴于蒋韶搴的威势,贺景元默默的将这话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