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2章 楚含笑篇4
    【楚含笑——秦正南】

    今天,楚含笑与秦正南一起回了秦南之地。

    初到这里的时候,秦南百姓对这位大炎王朝的长公主,并无很多好感,原因只有一个,她是楚潇的女儿,而楚潇这几年来荒废政事,鱼肉百姓,使得民不聊生。

    特别对于秦南这种边陲小地,大炎王朝皇室家族的地位,更是惹人非议。

    秦南王与楚含笑成婚这天,来的人也只是几个与秦正南交好的军营兄弟。

    “兄弟,不是我说,我能娶到长公主,多谢你们陪我浴血杀敌。”

    其他男子连忙附和。

    传说中,大炎王朝的公主十分强势,秦南王娶了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还有人听说,这楚含笑小时候是个傻子,不知道受尽了多少屈辱,她到了现如今的年岁,才嫁给了秦南王,还是秦南王主动请婚的。

    这样看来,楚含笑肯定是无盐之女,长得很是貌丑。

    那天,是秦南王和楚含笑成婚的日子。

    秦南王因为兴奋,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了。

    来参加他们成亲典礼的宾客许多,见到正主已经醉倒,也有点慌乱,秦南王,毕竟也是一方之地的藩王,他的地位,在这里还是颇为重要的。

    现在正主醉了,他们是应该将正主抬到新娘的房间里?

    那这之后,该如何安排这些宾客歇息呢?

    这时候,有人进去传话了,不管他们如何不待见楚家的这位公主,也得将表面的功夫做足。

    过了一刻,楚含笑出来了。

    她是长公主,也是秦南王心爱的女子。

    本来今天晚上,她应该一直顶着红盖头,等着秦南王掀开,可是看这情景,应该是不可能了。

    楚含笑便自己动手掀了盖头,然后改换了一面纱覆面。

    她是新妇,新妇是不可随便见人的。

    出了房门之后,便见到秦南王已经趴在桌子之上,脸色潮红,嘴里还嘟囔着:“喝喝喝——”

    她脸色一敛,对着身旁的丫头示意。

    便有人将其扶到了新婚之房中。

    而楚含笑,站在房外。

    “诸位宾客,今晚秦南王已然有些醉了,你们只当喝酒吃菜,有下人为你们布置,再者,客房已经让家丁收拾好了,等你们吃完了,会有专门的人带你们前去休息。”

    野蛮之地,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

    可楚含笑说话的时候,大有长公主的威严气势。

    下面一干众人,竟没一个敢说话质疑。

    “公主,我们有一件事,不知该问不该问?”

    “本宫既然嫁给了秦南王,以后便称我为王妃吧。”

    秦南王在士兵们心中的地位颇高,楚含笑知道如何示弱,能让他们快速接受自己。

    果不其然,听完这话,下面说话的那人也沉默了。

    “不知你要说些什么,现在说即可。”

    “没,没有了。”

    楚含笑嫣然一笑,霎是生动。

    “我今日,便算正式成为秦南王的王妃了,从此,这秦南之地,也算是我的家,你们若是有什么要说的,只可上书到秦南王府中,本宫若是能帮,就绝不会推辞。”

    下面的人表情动容。

    “当然,本宫也不是软柿子,能够任由别人拿捏,若是我发现有任何不尊皇室,或是不尊秦南王的人,我必定不会留情。”

    “长公主这是想给我们个下马威啊,您这样一说,让我们可怎么相处?”

    那人说完之后,便有着众人开口大笑。

    楚含笑没说话,而是看着他们笑。

    那群人自觉无味,便停了下来,场面颇为尴尬。

    “怎么?你想试试?”

    轻轻的一句话,却让方才说话的那位士兵打了一个寒颤。

    “属下不敢。”

    那人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楚含笑又道:“想必各位也听说过我的不少传闻,本宫也想提醒你们一句,对秦南之地有功的人,本宫会论功行赏,可若是一心想要挑拨秦南之地百姓与皇室争端的人,本宫见一个,杀一个,今日,便算是一个警告了,我想,诸位都是秦南王的好兄弟,自然知道如何做,才是对他最好,怎么做,才是对你们自己最好。”

    楚含笑一句话,既保全了自己树立了威风,又敲打了众人,使得他们敬畏。

    “连日奔波,本宫也乏了,便先休息了。”

    楚含笑回过身,便与人进了房间。

    当初她来的时候,叔叔楚夜送了她一束暗队,幸亏她没拒绝,到这里,也算是能用上。

    楚含笑回到房间之后,见到秦正南正呆呆的坐在床上,一脸潮红,还傻笑的看着她。

    看他此刻的表现,还真像一个孩子。

    见到楚含笑向他走来,他笑得越发欢快了。

    当楚含笑走到秦南王身边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楚含笑,而后,头开始不停的往楚含笑身上蹭。

    “笑笑——”

    “公主——”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了,嘿嘿——”

    看着他傻笑的模样,楚含笑本来是一肚子的气,都被他的这一举动软化了不少。

    “娘子,你看,这天都黑了。”

    楚含笑道:“秦正南。”

    秦南王立马站得笔直,脸色潮红的说:“到。”

    “脱鞋子,睡觉。”

    秦南王嘿嘿一笑,打横抱起了楚含笑,然后说道:“好,我和娘子一起睡。”

    帷帐落下,一室春情。

    听说第二日的时候,秦南王与王妃醒来之后,便听到了秦南王先是喜悦,而后是痛呼的声音。

    就这样,第一晚上,秦正南享受了楚含笑的万般柔情。

    第二日,就都被还了回去。

    傍晚,秦正南还在屋子外面来回的徘徊着。

    路过的昔日兄弟问道:“王爷,怎么不进去。”

    秦南王嘟囔道:“王妃不让我进去。”

    “可你昨晚不是进去了吗?”

    秦南王脸一红。

    “我说的是,王妃不让我进房间去,你在想什么?”

    “那不也一样吗?”

    “你若是进去房间,那就能“进去”。你若是进不去房间,那长公主哪里,你也进不去了。”

    “去去去!都乱说些什么!”

    而后,面前的房间门开了。

    秦南王被里屋的人,一把拉进了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