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243、求你做个人吧!
    “……”

    严凌说不出话来,裴远晟更加说不出话来。

    此时,他还真拿不准严凌到底知不知道烈子的消息了。

    “我不是在怪他……我只是,只是心里也很乱。”

    唐笑低头呼了一口气,心烦意乱地说:“我也是头一次怀孕,头一次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个小生命……我也想对他负责,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给它一个很好的未来,我很想问问成烈,可是……我根本联系不到他。”

    “你们知道吗,我刚刚给他打过电话,发过微信,电话不在服务区,微信没有任何动静——当然了,这再正常不过了。以往每次都是这样嘛。我都习惯了。”

    “可是,现在有一条生命诞生了,需要他来做定夺,我联系不到他,我心里真的很慌。”

    “对不起,是我自私了,可是,我实在是没办法拍着胸脯说,我有自信做一个好母亲,我有自信不让孩子受苦受累……我没办法。”

    唐笑烦躁地抓了把头发,美丽的眸子里隐隐浮现一丝水光。

    看着这样的唐笑,裴远晟心疼极了。

    他真想把她搂进怀里,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别怕,有他在。

    可是他不能。

    他心里忽然烦躁极了。

    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如此的烦躁。

    但无疑,唐笑总是例外。

    他真想问问上天,为什么让他遇见唐笑,却注定无法拥有她?

    真不知道遇见她,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时常煎熬着他。

    他自问并不是一个圣人。

    倘若她幸福,他愿意祝福她,看着她幸福。

    但倘若她不幸福——

    他能够为她做什么呢?

    如果只能在旁边看着她痛苦,那无异于是在他心口狠狠地插上一把刀子。

    他比她还要痛苦。

    然而他痛苦,却无能为力。

    因为他并不是她的谁。

    他什么也不能够为她做。

    “笑笑,对不起……”

    裴远晟下意识地说道。

    “对不起?”

    唐笑愣了愣,苦笑:“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裴远晟,你就别捣乱了。”

    裴远晟也无奈地笑。

    严凌却拧着眉毛说:“我不管,反正这孩子无论如何都得生下来!”

    严凌如此坚决的态度,总让裴远晟怀疑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他狐疑地望向严凌,可是严凌脸上并没有他想要的答案。

    他决定私下里再试探下严凌。

    还有……

    成家现在收到消息了吗?

    如果成家得知了烈子可能牺牲的消息,会不会对笑笑做什么呢?

    裴远晟此刻满心的担忧。

    “我累了。你们让我休息下好吗?”

    唐笑坐倒在椅子里,有点痛苦了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看到唐笑疲惫的样子,裴远晟当然又是心疼又是难受。

    “笑笑,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关切地问。

    “笑笑,你要不要马上做个体检?现在你的身体可不只是你的身体——”

    “好了,严凌。”

    唐笑打断严凌的话,罕见的严肃道:“严院长,这是我的身体,我有自主支配它的权利。就不劳严院长费心了。”

    她和严凌关系一向不错,难得在这件事情上起了分歧,严凌也是没想到唐笑的反应这么大。

    他想说什么,想了想,终究还是闭了嘴。

    只是脸上到底流露出几分委屈之色。

    他想,他这是在关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啊,她何至于如此对他呢?

    难道,他就真的那么讨人厌么?

    “走吧,凌子,我们先出去,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裴远晟看了看唐笑,又看了看严凌,温声劝道。

    “可是……”

    严凌还是不放心。

    “别可是了,走吧,你有什么想唠叨的尽管对我说,我们就给笑笑一点个人空间吧。再说,这儿本来就是笑笑的办公室。”

    裴远晟拍拍严凌的肩膀说。

    严凌重重叹了口气:“哎……!好吧……”

    听到严凌说要走,唐笑如释重负。

    她现在是真的很怕严凌一直不停在她耳边念叨着孩子孩子的。

    他一念叨,她就感到亚历山大。

    她真的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裴远晟看了唐笑一眼,放柔了声音:“笑笑,我和严凌下去散散步,你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电话。”

    他的私人手机号很少有人知道,能给他这个手机打电话的人不超过五个人,唐笑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唐笑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

    “嗯,好。”

    唐笑没有看裴远晟,略显敷衍地点了点头,便等着裴远晟与严凌离开。

    裴远晟心中喟叹,却也没说什么,拉着严凌出去了,走的时候顺便反手将门带上。

    走廊上。

    严凌纳闷地瞪着裴远晟:“你干嘛一直拉我出来?孩子的事儿还没跟笑笑说清楚来着。”

    “你看笑笑现在这种情况,说得清楚吗?”

    裴远晟冷冷地说。

    不在笑笑眼前,他对其他人的态度自然就没那么温和了。

    “说不清楚也得说清楚啊?难道还真的让她一声不响的把孩子给打了?”

    严凌眉毛皱得紧紧的,一脸担忧。

    “你又不是不知道笑笑的性格……她可是典型的外柔内刚。万一她真的一拍脑门,背着我们把孩子给打了怎么办?那可是烈子的孩子啊!”

    严凌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

    这个点正是饭点,虽然走廊上的人不多,但零零星星还是有几个人的。

    “小声点。”

    裴远晟瞪了严凌一眼说。

    严凌抿了抿嘴,没吭声了。

    到了楼下,两人一言不发地往附近的枫树林那边走。

    秋末冬初,枫林红似火,风景着实不错,偶尔还有人专程跑来拍照,但此刻两人均没有心思欣赏。

    “凌子,你最近有没有烈子的消息?”

    裴远晟不

    想在严凌这儿浪费时间,一走进枫树林,便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烈子?”

    严凌愣了愣,说:“我没有啊。”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眯着眼望向裴远晟:“你呢?你有没有烈子的消息?”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面对面望着对方。

    裴远晟面色波澜不惊,淡淡地说:“我要是有他的消息,还问你干什么。”

    严凌闻言,摊摊手说:“我要是有他的消息,那我也不至于问你了。不过裴子,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有什么事儿可别藏着掖着啊,你要是有烈子的消息,就赶紧说出来,你看现在笑笑怀孕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你但凡把我当兄弟,就不该对我有什么隐瞒……”

    严凌絮絮叨叨地说着,裴远晟一言不发地听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严凌在试探他。

    “我知道。”

    等他说完了,裴远晟定定地注视着严凌:“你也一样,凌子,但凡你把我当兄弟,有烈子的任何消息,都别瞒着我,你知道的,我们都是为了烈子和笑笑好。”

    严凌歪头瞅着裴远晟,忽然“嘁”了一声。

    裴远晟没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看着他。

    严凌呵呵笑道:“裴子啊裴子,你说这个话不心虚么?谁不知道你喜欢笑笑啊。你会真心希望笑笑和烈子在一起?你可别跟我扯什么爱她就希望她幸福这种鬼话——我严凌又不是没有爱而不得过。”

    他闭了闭眼,脑海中浮现出一抹柔弱的倩影。

    这道身影,曾经多少次徘徊于他的梦境中啊。

    直到如今,他仍然放不下。

    他忘不掉她。

    爱而不得的滋味儿,实在是太苦太苦了。

    “我又不是没爱过,又不是没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嫁给别人——裴子,你心里想什么,真当我不知道啊?人但凡爱上一个人,就想得到这个人,想拥有这个人,想陪这个人度过一生,别扯什么祝福她和别人过得好,祝福个屁!我巴不得我爱的那个人婚姻不幸福,赶紧回头来找我,和我说还是凌子哥哥你最好了然后马上跟我原地结婚一辈子和我白头到老,最好再生两个大胖小子。”

    严凌说着说着脑海中浮现画面,又笑了:“对,我就是这么自私,我是真的爱她,也真的想给她幸福。我祝她幸福,这是没办法才说的话,我但凡能把她抢过来,我还用得着祝她幸福?我自己亲自给她幸福不好吗?”

    “所以啊,裴子,你就甭在我面前装了。你压根儿就不希望笑笑和烈子一辈子好好的吧。”

    裴远晟听了这些话,脸上的神情依然十分平静。

    “不一样的凌子。任菲琳老公跟你非亲非故,可笑笑的老公,是你我多年的兄弟。”

    就这一句话,就把严凌的话彻底堵死了。

    严凌挠了挠头,讪笑道:“那你也太无私了?”

    “我不是无私,我是还想做个人。”

    裴远晟无奈地笑:“无论烈子还笑笑,在我生命中所占的份量都不轻,他们不幸福,对我有什么好处?像你说的那样,人是自私的,当然了,如果笑笑喜欢的人不是烈子,你觉得我还会像现在这样只能默默看着她吗?”

    “作为一个男人,你以为我愿意就这样看着她痛苦难受吗?”

    严凌愣了愣,说:“也对……算了。”

    “所以,凌子,你是真的没有烈子的任何消息吗?”

    裴远晟冷不丁又把话题拽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