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圣者番外——龙裔(英格威与埃戴尔那的故事)(28)
    希尔薇想要和英格威谈谈,但始终没能成功,精灵想要躲避什么人的时候,总是非常敏捷。

    希尔薇尝试了几次之后,就去找了大巫妖,他总是停留在他们见到他的那个大厅里,见到希尔薇,他一点也不奇怪:“龙裔,”他说:“是为了英格威吗?”

    “是的,”希尔薇厌恶地蹙眉,因为大巫妖身上溢出的光让她感到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他不想见你。”

    “但我想。”

    “你太过蛮横了,龙裔,他不是你的奴隶,他愿意见你就见你,不愿意见你你也不应该强迫他。”大巫妖说。

    “他不是我的奴隶,”希尔薇抱起手臂,“但作为一个朋友,他不应该不听我的任何分辨就给我定罪。”

    “他也许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

    “一个人静静是谁?”希尔薇说,然后她又迅速地接着说道:“当然,我知道那是什么,我只是在说笑,但我想要见到他。”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可不这么觉得。”希尔薇说完就离开了。

    后来阿索罗与赤牙都来找过英格威,但要说,这里除了英格威之外,还有谁能召唤出狩魔蛛呢,大巫妖根本没必要杀了与他几乎毫无关系的埃贝,但要是说希尔薇一时冲动,倒是很有可能。

    事情就这样僵持了下去。

    ——————

    英格威的学习到了尾声时,他时常若有所思,“我已经有些时间没有见到希尔薇了,还有赤牙与阿索罗。”

    “也许他们都有要做的事情吧,”大巫妖说:“这里有着许多珍贵的卷轴和书籍,作为一个术士或是法师,他们很容易沉浸在里面走不出来——而那个半兽人与盗贼,他们正在忙碌于熟悉他们的新武器.”

    “希尔薇没有来找过我吗?”

    “没有。”

    “你觉得那件事情是她做的吗?”英格威问。

    “你觉得呢?”大巫妖说:“我只能说龙裔都是如此,残暴、冷酷、缺少情感——不用奇怪她为什么连个解释也没有,英格威,你要仔细考虑,她究竟是将你视作什么呢?一个新的,尚未到手的战利品,但若是你让她得到了呢,也许结果也是一样,你会是第二个埃贝,精灵的情感要比人类真挚和顽固的多,孩子,你让我感到担心。”

    “我会去和她谈谈的。”

    “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无功而返,不过若是你坚持,那么,她距离我们不远,”大巫妖伸出指尖,从他光亮的白色指骨间浮现出一个小光团,“跟着它走,它会带你去的。”

    英格威就跟着那只晃晃悠悠的小光团走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死去的阿索罗,和站在他身边的赤牙。

    阿索罗是被一柄巨大的**从肩膀砍到了肚脐以下,内脏流出了体腔,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也要杀了他吗?”阿索罗问道:“希尔薇?”

    希尔薇从帷幔后走了出来,她的面孔让英格威感到陌生。

    英格威的心中翻涌着他也不熟悉的情绪,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在的房间突然剧烈地震荡了起来,希尔薇露出了几许茫然之色,然后是赤牙,英格威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起来,大巫妖倏然出现在他身旁,“有敌人,”他简单地说,“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我该怎么做?”英格威问。

    “施放卷轴上抄录的法术,”大巫妖说:“然后你就能够带走万维林了。”

    “那么你呢?”英格威问:“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我也许会去林岛,又或是任何其他的地方。”大巫妖急促地说:“......好吧,我会和万维林在一起,你可以将我们放在任何你觉得可以的地方。”

    英格威再次抬头看了看正在倾侧颠覆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希尔薇与赤牙,甚至倒在地上的阿索罗都不见了。

    “我一直有个问题。”英格威说。

    “可以下次再问吗?”大巫妖生气地说。

    “可能不行,”英格**客气气地说:“我是说,我想要知道,您若是站在了那面真实之镜前,您在镜子里会露出怎样的面目呢?”

    “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希尔薇不耐烦的声音在大巫妖身后响起。

    大巫妖惊愕地转过身去,他看到了那面不应该能够被移动的镜子,镜子上的帷幔已经撤去,他的身影投射在里面,紫黑色的条纹,巨大的钳状手臂,以及高大臃肿的身体。

    “迷诱魔。”英格威说。

    “虽然手段拙劣,但一般人大概不会想到他们的噩梦并未结束,重复的诡计,在有些时候很有用,正因为人们以为设下陷阱的人不会那么蠢,但正有人想让他们这样想,而且这里还有着数之不尽的珍宝,足以让心智不坚的人动摇。”希尔薇施施然地从镜子后面走了出来,大巫妖身上的光芒明暗不定,终于在下一刻完全收敛了起来。

    “格拉兹特的臣民,也有着与六指君王相似的爱好,”阿索罗说:“不看到我们相互残杀,您就不太快活是吧。”

    迷诱魔张开了那张满是獠牙,长曲赤舌的嘴巴,他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另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话——“是谁!”他愤怒地咆哮道。

    “我想是希尔薇女士的那位狂热的追求者。”赤牙说。

    说来这个迷诱魔也真是有点倒霉,是的,既然阿索罗是为了保证他的主人不至于失去希尔薇的踪迹才加入队伍的,那么他们既然决定要走到一条不为人知的密道里去的时候,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主人这个消息,而那位可敬的女士在箭矢之峰的重要事务一旦尘埃落定,就马上赶了过来,而现在她正在努力攻击这座迷锁呢。

    “但这里的东西可真不像是假的啊。”阿索罗说。

    “的确不是假的。”英格威说:“这里确实属于精灵。”

    “一个迷锁,”埃贝说,他的出现让英格威欣慰一笑,他之前还真有些担心,希尔薇很难说会不会假戏真做,“迷锁不但是屏障,也有可能是监牢和陷阱,”牧师说:“一个因为贪婪而落在了这里的恶魔,当然不会愿意被永远地禁锢。”

    “他找到了,或是被找到了,巫妖让我们来这里,当然,主要是因为我们的队伍中有个精灵,”希尔薇说:“你让英格威读的也是精灵们留下的卷轴吧,为了打开迷锁,只有精灵能够打开的迷锁——一旦迷锁打开,你就能逃出去了,之后怎么做,就要看您的心情。”

    “你实在不应该遵从你的本性,”英格威平静而又稳定地说:“我相信希尔薇,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对你抱持着许多疑问,既然如此,之后的种种错讹也就不难发觉了——你又如何能够认识到真正的精灵会怎样做呢,即便成为了大巫妖,即便在这里孤寂地守护了上千年,它的心中也不应该有这样深重的恶意。”

    “恶意。”迷诱魔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精灵,你还很年轻,你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恶意,你不知道什么才会彻底地摧毁你——是的,我所需要的只是打开迷锁,但你身边的人却想要打开你的心防,而你也正在落入她的罗网。”他挥动了一下手臂,长达千百年的禁锢虽然没能把他放逐回无底深渊,却也让他变得无比衰弱,所以他才有心设下圈套,希望他们能够相互残杀,彼此仇恨——现在么......

    他抬起头看向黑色的穹顶。

    “不要等了。”希尔薇说,她把手放在了英格威的小臂上,几乎于此同时,英格威读出了咒语,做出手势,赤牙,阿索罗与埃贝立即靠近他们,在一阵耀眼而刺目的光亮中,面前的景象再一次产生了变化,所有的事物——从书籍、卷轴、物品到墙壁都在消失,远处传来雷声,不,那种沉闷的轰隆声——是水!是呼啸而来的水,铺天盖地,占据了每一个角落,他们一下子就被吞没了,水流形成的漩涡将他们卷向中心,希尔薇牢牢地抓住了英格威,指甲刺入了精灵的脊背,而赤牙一手抓着埃贝,一手抓着阿索罗,他们被压入水底,又被抛向水面,它们不知道从何而来,所有的法术、神术或是魔法用具都失去了本应具有的力量。

    他们就像是平凡的人类那样被水流裹挟着带向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点光明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眼前,然后从光点迅速地扩大到他们的整个视野。

    他们回到了地上。

    说真的,英格威觉得自己或许真不是太了解千年之前的精灵们,因为他觉得他们简直就是被呸呸呸地吐出来的,几个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被掷在地上。他听到希尔薇在念诵咒语,灼热的火焰擦着他的面颊飞过,而与此同时,英格威拉出长弓,搭上了魔法箭矢,箭矢穿过火焰,将迷诱魔钉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迷诱魔发出了一声险恶的诅咒。

    阿索罗抓着赤牙站了起来,他有点晕头转向,“这是......”

    “雪盖沼泽。”英格威收起长弓,说:“他居然没骗我们。”

    “九分真一分假的谎言最容易被他人取信。”希尔薇向自己投放了一个法术,好把自己烤干,然后是英格威,但不知道是否有意,法术的力量有点强劲——英格威原本顺直的长发卷了起来。

    “我们就该知道巫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埃贝说。

    “还有龙裔。”迷诱魔补充道。

    是的,等候已久的正是那位热忱的追求者,一位尊贵的女士,她带来的军队——一支有翼蜥蜴飞行骑兵,甚至要比隘口的阿弗尔领主严整得多了,更不用说他们还看到了不下十名术士与法师,刚才撼动了迷锁的正是他们,或许还有这位......

    “葛瑞弗丝女公爵,银龙之女。”她说。

    与他们之前遇到的龙裔不同,她佩戴着遮掩了半个面孔的秘银面具,穿着长袍,一双纤长的手上带着手套,至少没有将所有的龙裔特征暴露在外,她笑吟吟地向希尔薇走了过来,没有一点气恼的样子,“外面怎么样?”她说:“一定很有趣,我看到你有了好几个出色的伙伴,和我说说吧,希尔薇,你一定经历了很多值得一提的事情。”

    “我不太想和你说话,”希尔薇说:“不过我有个建议,你可以马上乘上你的有翼蜥蜴,离开这里。”

    “我是为你而来的,”葛瑞弗丝女公爵依然温和至极地说:“别让我走,如果你想要继续冒险,没关系,我可以加入你们的队伍吗?”她说:“随便你到哪儿去,我不会强迫你待在我身边,事实上我也觉得箭矢之峰真是无趣极了,来吧,希尔薇,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有一段愉快而又热烈的时光。”

    “对你而言的愉快和热烈。”希尔薇说:“就像是那些被你时常缅怀的对象。”

    “向巨龙之神起誓,”葛瑞弗丝说,“你会是最长久的那个。”

    她一边说,一边用令人担心的视线掠过埃贝、赤牙和英格威,最后她的目光在精灵身上凝固了:“你是一个法师吗?”她问,走到英格威面前,在希尔薇冰冷的眼神中轻轻地撩了撩精灵卷起来的浅金色长发:“真可爱,”她说:“这样吧,你可以一起来,我的......房间很大。”

    英格威忍不住按了按额角,他觉得对方说的不止是房间。

    “我说,”阿索罗忍不住说:“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他们忘了那个迷诱魔,他或许确实因为长久的囚禁而变得虚弱,但他仍然是个恶魔,他喃喃地念诵着咒语,一个充满了阴冷气息的法术被他投向希尔薇。

    法术出乎意料地击中了希尔薇,葛瑞弗丝与英格威都听到了希尔薇愤怒的喊叫声。

    葛瑞弗丝与英格威都立即投出了自己的法术,但希尔薇还是被灰黑色的负能量之火吞没了——但可能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又或是更短,火焰就被激烈地驱散了。

    希尔薇的皮肤一块块地斑裂以及卷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