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5章 大结局23
    “昨晚刚来医院的时候,进行过急救,院方说发现情况太恶劣了,保守治疗基本没有用,只能铤而走险,动大手术,但是大手术失败率非常高,爷爷年纪太大了,身体机能撑不了太久,为了确保手术的安全性,这边医院临时借调了其他几家医院的各类单科专家,进行了会诊和详细安排,直到今天早上,才开始手术,手术到现在已经进行一天了,还没结束,不过目前这种情况,没消息,反而是好消息。”

    盛敬旸站在走廊的另一头,看着面前的梁千歌,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说完后,他又看向梁千歌身边的薄修沉,犹豫了一下,又说:“我本来昨天就想通知你,但姑姑说先瞒着,你人在中国,太远了,通知了也赶不来,免得让你担心,”

    梁千歌没说话,只是看着另一头的手术室,问:“盛璃呢?”

    “在会诊室,跟专家一起开会,二爷爷他们也在。”

    梁千歌点了点头,她往后退了两步,坐到走廊边的长椅上,弯下腰,用掌心撑着自己的额头。

    盛敬旸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薄修沉:“你们怎么进来的?”

    薄修沉瞥了他一眼:“认识院长。”

    盛敬旸点点头,薄修沉这种身份,要通过别人联系上院长,也不难。他问:“吃东西没有?我让人送点吃的来?”

    薄修沉说:“谢谢。”

    在飞机上,梁千歌只吃了一点,基本等于没吃。

    盛敬旸去让人准备食物的时候,也叫人去通知了盛璃,说梁千歌来了。

    过了十来分钟,盛璃匆匆赶来,她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疲惫,连着两天,她没有睡觉,没有吃东西,整个人非常憔悴。

    梁千歌看到盛璃这样,刚要说话,盛璃已经快步过来,一把抱住她。

    梁千歌愣了一下,她被盛璃紧紧拥着,僵硬了好半晌,才抬起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盛璃这两天承受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盛敬旸借了一间医护人员休息室,盛璃和梁千歌坐在里面,前面摆了几样食物,她们两个却谁都没动。

    盛璃歪坐在椅子上,手肘撑着椅子的扶手,手上拿着一张纸巾,时不时擦擦自己眼睛。眼泪几颗几颗的掉出来,又快速的被纸巾吸收,仿佛不复存在。

    盛璃叹了口气,开口时,音色都是沙哑的:“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了,医生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现在专家们还在想办法,方案一个个的被提出来,又一个个的被推翻,到现在还没结论。”

    梁千歌皱起眉:“方案不是应该手术前就制定好吗?”

    “哪有时间?”盛璃双眼通红:“送进医院前,呼吸都停了两次了。”

    梁千歌心头一紧,浑身冒起一层白毛汗。

    盛璃摇摇头:“正常来说,会诊完最好的情况,是三天后动手术,但是爸当时的情况太险峻,根本等不起了,手术时间只能越快越好,晚一分钟,都有可能随时丧命。”

    梁千歌闭上眼睛,喉头滚动一下,又睁开眼:“医生有没有说,现在情况怎么样?”

    盛璃再次摇头:“没说,只说就算手术成功,之后,可能也只能躺在床上了。”

    盛远峥之前的身体也不好,坐的轮椅,但是偶尔好歹也可以自己走走,算是还有身体自主能力。

    但是如果只能躺在床上的话,那大概的意思就是……会全身瘫痪。

    盛璃苦笑:“这还是最好的结果,不好的话,连瘫痪的机会都没有。”

    梁千歌皱皱眉,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说了,盛璃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都快绝望到尽头了。

    梁千歌捏着她的指尖,问:“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就这么严重了?不是之前都还好好的吗?”

    “好好的?从盛长俞坐牢开始,家里什么时候好过?”

    盛璃这时突然看向梁千歌,把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来,缓缓的说:“我突然后悔了,当时,我们不应该送盛长俞去坐牢的。”

    梁千歌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盛璃又开始掉眼泪:“公司给他又怎么样?容忍三房四房又怎么样?一切就像以前一样,相安无事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要出这个头?我为什么要去找你?这一切为什么要开始?其实是我,一开始就做错了……”

    既绝望之后,盛璃又开始消极,开始自责。

    她这样的状态,梁千歌很久很久以前也经历过。

    这是抑郁症的前兆。

    当那个人从楼顶跳下来时,梁千歌也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收购那家公司,为什么要把对方逼上绝路,为什么不愿意再给对方一次机会?

    尽管那家公司本来就已经入不敷出,尽管那家公司从上到下已经举债度日,就算那家公司没有她的插手,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被高利贷找上门。

    但她那一刻,还是把所有的错归咎到自己头上,仿佛只有谴责自己,批判自己,才能让这一切得到解释。

    盛璃如果是清醒的时候,她会知道,他们没有做错,做错的从头到尾都是盛长俞和三房四房,就像是梁千歌,她清醒过来,也知道了错的不是她,而是钻牛角尖,想不开的那家公司的老板。

    但现在,盛璃在父亲即将过世的巨大压力笼罩下,已经变得不理智,她陷在焦躁和痛苦里,想不通半点道理。

    梁千歌沉默了许久,心中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

    片刻后,她再次握住盛璃的手,指尖非常用力,把她的手都捏红了。

    盛璃诧异的看着她。

    梁千歌这时的表情非常严肃,她将一双刀叉塞到盛璃手里,对她说:“吃东西。”

    盛璃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她不想吃,什么都吃不下。

    梁千歌不让她躲,依旧拽着她,她练武出身,手劲大,盛璃很快就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梁千歌把盛璃的手压在桌子上,猛地起身,看着她说:“我回来之前,给我吃完!”

    说完,转身往外面走去。

    休息室的大门被拉开,门外正在说话的薄修沉、盛敬旸和盛天岩,同时看过来。

    梁千歌看了他们一眼,对盛天岩说:“盯着盛璃吃东西,不吃完不准她出来。”

    又对盛敬旸说:“带我去会诊室。”

    盛天岩人有点没反应过来,傻站着没动,盛敬旸倒是反应快,他神色一凛,立刻往前带路:“这边。”

    梁千歌跟着他往前走,走了一步,又回头看向薄修沉,眼底闪过犹豫。

    薄修沉走上前,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掌心按着她的后脑勺,在她耳边低声道:“做你想做的,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支持。”

    梁千歌仅剩的那点担忧的心,总算全都落回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