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秦家易主(上)
    龙组与五大圣地还有华能之间的谈判已经结束了三天了,虽然这次谈判的结果关系到了整个修真界乃至整个华国的未来走向,但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

    因为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关心,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上层做什么决定,都不会涉及到他们自己。

    在此期间,最为煎熬的还要数那些有资格知道这些消息,却没资格参与谈判的势力。

    而京城秦家,正是其中之一。

    作为京城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秦家就算是在大佬云集的京城之中也是顶级势力。至少在普通人的眼中,秦家就是头顶上面的天,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但就是这在普通人眼中可望不可即的存在,现在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整个秦家上下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都充满了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

    或许普通的秦家成员和下人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却从自家的老爷和嫡系成员身上感受到了这种情绪正在不断的蔓延和高涨。

    此时此刻,秦家内府,这里是秦家最重要的议事地点,非嫡系的秦家成员和长老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到这里。

    “查的怎么样了?”

    秦铁心端坐在内府的大堂之中,一边缓缓地泡着茶叶一边对来人道。

    虽然秦铁心看似波澜不惊,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现在端茶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显然,在这位秦家家主的心中并不如表现的如此平静。

    来人正是和夏平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不怎么愉快的赵供奉。

    作为秦家的守护者,同时也是秦家和蜀山之间沟通的桥梁,赵供奉在秦家的地位十分之高,而且仅对秦铁心一人负责。

    听到秦铁心询问,不用明说,赵供奉也猜到秦铁心究竟想要问什么,于是便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已经传讯了四五次了,但宗门那边依然没有确切的消息。”

    “怎么会没有一点消息?这都多长时间了。”

    秦铁心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也不怪秦铁心如此沉不住气,实在是这次谈判的结果对于他们秦家的影响太大了一些。

    因为他们早在谈判之前,就已经将筹码压倒了蜀山派也就是五大圣地上面。

    虽然秦家在常人看来已经是发展到了巅峰,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只有秦铁心明白,在修真界,他们秦家还真的不算什么。

    所以秦铁心这是在赌,就像是古代的皇权争夺时,依附于各大皇子的势力一般,秦铁心希望秦家可以以此再进一步。

    在秦铁心看来,虽然蜀山相较于龙组可能会有些劣势,但如果是五大圣地联合起来的话,别说是一个龙组,就算是再来一个龙组,想必也要低头。

    至于华能,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就连自己都不在意,更别说是五大圣地和龙组之间的较量了。

    所以打从一开始,秦铁心就没有想过失败的可能。

    但是,自从谈判结束之后,消息却一直没有传出来,这却令一直谨小慎微的秦铁心的心中产生了一丝阴霾。难道说,自己心中认为必胜的局面还有翻盘的可能?

    “我们蜀山这次派出的代表是神剑剑侍前辈,他的辈分比我们掌门都要高。而且一直都是独自进修,身边连一个仆从和弟子都没有。”

    赵供奉想了想解释道。

    意思不言而喻,门派那边没有这么快传来消息,肯定是因为剑侍没有及时通告掌门的缘故。毕竟剑侍一直沉默寡言,也没有什么时间观念,晚一些是很正常的。

    秦铁心脸色有些难看的点了点头。虽然心中仍然有些阴云,但眼下却只有这种说法能让自己信服。

    “家主,大小姐回来了。”

    就在此时,一个五十多岁,身穿管家服饰,身材挺拔的欧洲男子匆忙的走了过来,附在秦铁心的耳边轻声道。

    在秦家,只有一个大小姐,那就是秦铁心的独生女,秦可卿。

    其他的秦家小姐都是根据名字称呼的,由此可见秦可卿在秦家的地位。

    “什么?回来了!”

    秦铁心立刻站起身来道。

    对于秦可卿的回归,秦铁心在感到欣喜的同时也十分的不解。

    因为自从阳组织将秦可卿抢走了之后,秦铁心就完全失去了秦可卿的消息。

    哪怕是发动整个秦家的力量将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而且在此之后,秦家也没有收到类似于赎金威胁之类的消息。秦铁心也据此判断,秦可卿短时间之内肯定是回不来了。却不想如今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秦家的门口。

    “她是一个人吗?还是说身边有其他人?”

    秦铁心并没有因为秦可卿的出现而失去了理智,而是先转头向管家询问秦可卿的状况。

    很显然,在秦铁心看来,阳组织不可能无缘无故放秦可卿回来。秦可卿现在出现,很有可能是阳组织别有用心。又或者说,秦可卿甚至已经被那个组织给收买或者洗脑了。

    果然,管家的回答让秦铁心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大小姐的身边有三个人,一个是年轻的男子,和华能新上任的年轻总裁有些相像,另外两位是和小姐差不多年龄的双胞胎女子。不过,看大小姐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被胁迫的样子。”

    在秦家做了二十多年的管家,对于秦铁心的一些外在想法,管家还是很容易看透的。

    在秦家的这么多年,管家可谓是看着秦可卿长大的。在感情上,甚至比秦铁心还好重得多。

    毕竟秦铁心虽然是秦可卿的父亲,但秦铁心可不是那种顾家型的男人,再加上秦可卿的母亲也是经常出入各种交际场所的名媛,自然不会留在家中当家庭主妇专门照看秦可卿。

    这就造成了秦可卿对她的父母实在是没有多少感情。倒是经常照顾她的管家和保姆和她的感情比较深厚。

    出于对秦可卿的关心,管家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秦铁心对秦可卿产生间隙。甚至怀疑自己的女儿。

    “嗯,”秦铁心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显然是不想听管家继续说下去了。

    倒不是秦铁心对管家厌烦,只是因为现在关乎秦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还没有结果,他哪有闲工夫去关系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没错,对于秦铁心而言,秦可卿的事情现在只能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如果秦可卿在前些日子成功与蜀山之间联姻的话,秦铁心或许会将秦可卿的安危摆在前列。

    但自从前些日子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秦可卿被一个组织掳走的事情。

    这样一来,就算是秦可卿在哪个组织之中没有遭到侵犯,但名声已经传出去了,想要挽回根本就不可能了,所以秦可卿此时在秦铁心的心中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

    倒不如说,秦可卿就是秦铁心从小开始培养的政治资本,一旦资本缺失,空有一个壳子已经毫无价值。

    秦铁心才不会在意一个没有价值的空壳子,哪怕她是自己的亲女儿。

    “让老三去负责接待吧,可以适当地给可卿的朋友一些报酬,不能丢了我们秦家的脸面。当然,如果他们想要更多,哼!”

    说到这里,只见秦铁心原本博古不惊的脸上突然泛起一阵冷冽:“我们秦家不仗势欺人,但并不代表谁都可以骑到我们头上来。”

    秦铁心口中的老三正是秦可卿的三叔,也就是秦铁心的三弟,秦铁雄。

    相比较于秦铁心,秦铁雄更加像是一个性格暴力的战争贩子。让他和秦可卿的朋友商谈,简直就像是秀在遇到兵,起冲突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过,这应该也是秦铁心的初衷。

    毕竟直到现在秦铁心还在怀疑秦可卿身边的人正是阳组织里面的人。

    真以为控制了自己的女儿就有资格和自己讲条件了?真是痴心妄想。

    秦铁心冷笑一声,然后默然的挥了挥手,示意管家下去。

    管家有意再劝解两句,但看到秦铁心已经不耐烦的神色之后,只好叹息一声,悄然离去。

    而与此同时,陪同着秦可卿一起过来的夏平和沧澜沧海两姐妹也来到了秦家的大门前。

    相比于眼前的秦家,之前见过的余家简直就像是村子里面的破落户一般,眼前的秦家,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里面竟然修建了一所庄园。

    即便不是在市中心,但也算不得是太过遥远的郊区。而且看面积,夏平估计至少有四五个余家老宅那么大。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怪不得京城的房价那么贵呢,感情都让你们这些世家给霸占了啊。”

    看着眼前的秦家大门,夏平不由得出生感慨道。

    这倒不是夏平仇富,毕竟他自己也是富人之中的一员而且还是顶尖的那种。

    只是单纯的为京城的地皮感到担忧。

    要知道,整个京城可不止秦家和余家两家啊,和他们同级别的家族也不止一两个。

    如果这些家族都拥有这么大片的地皮的话,恐怕加起来都要有好几个紫禁城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