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86章 陈歌的怒火
    整个木盒子被包裹的十分严密。https://

    但是透过外面的白纱,依稀可以看得清楚,里面,的确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长发女子。

    “真是讨厌啊,想不到这位拓跋大少居然这么恶毒,连女生都要拍卖!”

    登时,田晓帆有些怒火的说道。

    别说她了,就连同行的其余几个女孩子,也是有些受不了。

    毕竟嘛,大家都是女孩子,虽然有的爱钱呀,有的爱势力,或者是爱风光的生活什么的。

    可是大多还都有底线。

    看到有女性同胞,居然被这么虐待,就有的非常受不了。

    假如自己就是这个笼子里的女生,被这多人拍卖,那得是什么心情啊?

    不过,也有人持不同意见。

    龙菲菲则是呢喃道:“你们懂什么,在一些真正的大少面前,人权都是被无限制的剥夺的,而且,可能是拓跋大少所处的环境不一样吧,所以才会有这些举动,这样一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菲菲,你怎么这样啊,他这样虐待歧视女性,你居然还为他说话,你不这样啊菲菲?”

    田晓帆真的被龙菲菲的三观给惊到了。

    唯有陈歌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的盯着笼子里披头散发的女生。

    “好了,我看现场很多男生的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焰了,哈哈,那好吧,我就不卖关子,来人啊,揭开神秘的面纱,让大家看看清楚!”

    拓跋杰冷笑的一挥手。

    立刻有四个小弟,缓缓的将白色的面纱车扯到了一旁。

    笼子被缓缓的打开。

    就看到一个身着雪白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笼子里面,她两条白嫩的胳膊,环绕抱着膝盖。

    将头深深的埋在了膝盖里面。

    她哭了。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了力气的原因,淡淡的啜泣,只是让其香肩,在微微抖动。

    “哼,抬起脸来,让摄影师看到你,好把你的脸蛋投入到大屏幕上面!”

    拓跋杰喝道。

    “妈的,杰少发话,你权当没听见么?”

    四个小弟一怒,当下一把抓住了女生的头发,将她的脸,在大众面前露了出来。

    两道屈辱的泪痕,从她的脸上划了过来。

    但是这精美的容颜,让人看起来楚楚可怜的神态。

    几乎迷倒了在场的所有男生。

    甚至有的女生,也对她的容貌,产生了一丝丝的嫉妒。

    现场的一个角落里。

    也有两个女子正在看着这一幕。

    其中一个女子眼中冒出了火焰:“妈的,居然敢这么欺负女子,我去杀了这大少!”

    “我看,你还是别惹事了,这个大少,估计也活不成了!”

    “啊?为什么啊姐姐?”

    女子疑惑。

    “你且看去!”

    女生扬了扬下巴。

    而现场,却有一人,此刻已经愤怒不已。

    此人正是陈歌。

    而高台上的女生,一露脸的刹那,陈歌的身体已经狂震。

    秦雅!!!

    当初自己把秦雅接到了陈家养伤,她一并被陈家的人抓走。

    让陈歌没想到的是,原本清尘脱俗的秦雅,现在已经被人折磨成这般模样了?

    怒火,仇恨!

    此刻将陈歌全身都点燃了。

    “秦雅!”

    陈歌超前大步走去,大声喊道。

    这个女生,她做错过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为何?为何要这般虐待她?

    台上的秦雅一听到这喊声。

    虚弱的娇躯,不由得狠狠一震。

    自己听错了么?

    怎么会?

    她有些难以置信的将目光朝着声源处看去。

    当眼前的男生彻底的陷入自己眼帘之时,她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想说话,可是千言万语堵在了自己的嗓子眼,根本无法言语。

    “啊?陈歌?这位女生你认识?”

    田晓帆吃惊的看着陈歌。

    “妈的,估计这屌丝,是看到人家漂亮,情不自禁了吧,哼,估计也不是有钱能把她拍卖下来的人!”

    马兵在一旁嗤笑道。

    “这人是谁?这般无礼,殊不知得罪了拓跋大少,就离死不远了,我们最好离他远一点!”

    姜甬皱眉道。

    田晓帆看陈歌激动,想阻拦陈歌的,可是陈歌此刻已经朝着台上的女生走去了。

    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似乎难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般。

    “陈……陈歌,真的是你么?”

    秦雅看到陈歌,整个人大哭了起来,瞬间就成了泪人。

    “是我!对不起,我来迟了!对不起!”

    陈歌将秦雅抱住,心痛难忍。

    “这什么情况啊拓跋大少?”

    “就是啊,想得到这女生,必须得用钱买,这什么狗东西,穿成这样,难道是想要抢走美女不成?”

    台下不少大少,见陈歌的举动,也是一阵不甘的愤懑。

    “真是个找死的人,不知道这种货色,是怎么出现在我们的主船上的,大家记得,待会拓跋大少问罪起来,千万不要说他跟我们认识!”

    龙菲菲鄙夷的看了一眼台上的陈歌。

    “这位兄弟,你这样似乎太心急了吧?这个妞的起拍价是五千万,你得出钱啊?哈哈!”

    拓跋杰在一旁冷笑道。

    而陈歌直接无视拓跋杰,将秦雅缓缓的扶起来:

    “其她人呢?只有你自己么?”

    陈歌问。

    “嗯嗯,姐姐阿姨他们,被那些人抓走了,拓跋家族,跟那些坏人有来往,这个拓跋杰,从他们手中把我买了下来!并且几次三番羞辱我,我都是以死相搏!”

    秦雅哭着道。

    “原来如此,好了小雅,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咱们走吧!”

    陈歌拍了拍秦雅的肩膀,抱着她准备离开。

    “嗯?哪里来的混蛋,难道把我当成空气了不成,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拓跋杰一看陈歌无视自己,还带着秦雅离开,瞬间颜面尽失。

    当下愤怒道。

    “拓跋大少,是这样的,我想先送我的朋友回去休息调理,等安顿好之后,你放心,我会找你们拓跋家族的!”

    陈歌回头,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全场哄笑。

    “这人是傻子吧?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有人哭笑不得道,居然有人敢找拓跋家族的晦气。

    “卧槽,此人绝对是神经病,菲菲说得对,千万别说我们认识他啊!”

    马兵也是无语了。

    “呵呵,你真有种,不过小子,你觉得今天,我会让你就这样站着带秦雅离开么?”

    拓跋杰仰头大笑。

    不多时,便是有七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直接将陈歌团团围住。

    “我会让他们,把你活生生的千刀万剐!”

    拓跋杰厉声。

    “拓跋大少,算我陈歌求你,现在我朋友非常虚弱,我要带她回去,同时,我看你拓跋家族,是存在十几代的南越国豪族,所以,会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让你们留有最后的仪式感!只有半个小时奥!”

    陈歌皱眉说道。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呢?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卸了他!”

    拓跋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