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83章 野外山地
    “孤陋寡闻。”药寻笑出了鄙夷声。

    药皁眉头一挑,强忍着笑意与秦树解释了一句:“就是老祖宗给的评级,出来之后会在你的左臂上方印上,没有印记就代表不是皇甫家人;如若有,红橙蓝绿黄五个颜色逐上越来越好,最好的是吸收万物的黑色,代表老祖宗认可的顶级天才,迄今皇甫家总共也才出过三位。”

    “那黄图腾算是非常了不起咯?”秦树反应了一会儿。

    药寻十分得意的昂起了自己的脑袋:“哼,皇甫家没人能超过我;二哥虽然也是黄图腾,但他是十九岁才进的密室。”

    二哥指的是长文的儿子,那个没有怎么说话的长发男;见自己被点到,长文的儿子皇甫药勾只是抬手对着两人站着的方向拱了拱,敷衍似的说道:“技不如人,老祖宗少了些许疼爱,比不上三弟和大哥。”

    二人全然听不出药勾话语中的不屑,自以为踩了所有人,在那沾沾自喜。看的秦树都忍不住在心里骂上一句:“白痴兄弟。”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三弟就不要护着了;难道你觉得老祖宗会对我们皇甫后人做什么么?再说了,既然是皇甫子弟肯定要学皇甫秘术,不先验证身份要是导致皇甫秘术被外人学了去,这责任谁来承担?这事儿你得听大哥的。”皇甫长正给秦树下了最后通牒。

    皇甫长伟无可奈何,知道今天怎么样都护不住秦树这一遭了;何况他心中也尚存一丝疑惑,彷徨再三还是手指拱桥对侧与秦树说道:

    “往里头走。”

    “嗯。”秦树点了点头,抬脚走去。

    “林儿。”皇甫长伟忽然又叫住了秦树。

    “怎么了父亲?”秦树回头,疑惑的问道。

    “如果有什么困难,退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并不是所有的皇甫子弟都要学皇甫秘术,皇甫家也有普通人。”皇甫长伟意味深长的话,将他内心的矛盾展现的淋漓尽致。

    秦树虽不是真正的皇甫林但依旧有所触动,点了点头带着这么一丝复杂的期望和大多数人等着看好戏的嘲弄走上了拱桥。

    当他路过白发苍苍的老人身旁时,出于礼貌站住了身子,微微点头说道:“太爷。”

    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细细打量之后眉头微皱,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小声嘀咕:“不像啊。”

    秦树一愣,深怕久了露出什么破绽,毕竟皇甫淳罡那是和文白师父一个级别的,便抬脚径直往目的地走去。直到秦树的身影消失的远了,一直久坐未动的老头才缓缓转身,抬手对着皇甫长伟动了动手指,苍老但依旧十分有力的声音从嗓子里冒了出来:

    “长伟,这小子不像是皇甫家的人啊。”

    听到老爷子这话,长文长正立马来了精神,两人眼神都冒着光;但老爷子说话,他们不敢插嘴。

    皇甫长伟则身子微微一颤,不敢相信的站起身来望着自己父亲:“不会吧?这,这是我下面的人验过的,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可以作证,他就是我儿子皇甫林。”

    “你办事向来谨慎,所以我不怀疑你说的话;既然你会带他来,那肯定是你认定了他是皇甫家的人。但是我觉得他不像,所以我也没说一定不是。”老头说话留了一分薄面给自己三儿子。

    “或许是你老糊涂了。”皇甫长伟还真对他父亲不感冒,什么话都敢说。

    老头脾气也暴,话不多说抓起手边上的紫砂壶就扔了过来:“我还没老到让你们欺负的年纪!”

    “爸,别跟三弟生气,他什么脾气您还不知道吗。我也看那野小子不像是我们皇甫家的人,贼眉鼠眼的,透着坏呢。”皇甫长正表面上像是劝和,实际上蔫坏的很,变着法在里面挑拨离间。

    “我不跟你们说,就算老祖宗不认可,那也绝对是在外头生活时间长了而已。他是我皇甫家的人绝对没错。”皇甫长伟干脆在位置上坐了下来,背对着自己父亲不与他争辩。可实际上皇甫长伟心里五味杂陈,一直惦记着嘀咕着:

    老头为什么会这么说?

    “爸,您说那小子不像是皇甫林,总得有个理由吧?”皇甫长文问出了大家最想知道的事情。

    皇甫淳罡眉头一抬:“我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皇甫长伟一听立马又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喊道:“这也能是理由?您都活上百岁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看着这么一个小伙子有点眼熟不正常么?再说了,有点眼熟不正好说明像我们皇甫家的人么。”

    老头差点没被自己儿子气死,这不是变着法说他老不死吗?好在他习惯了皇甫长伟的话词,干脆不去理会,自顾自的说道:

    “不,我是说他像我认识的一个老朋友;眼神像,可气势又像我认识的另一个老朋友。”

    “什么跟什么!”皇甫长伟压根没听懂自己老爹再说什么,干脆手一挥彻底不去理会他了。

    秦树一人下了拱桥后,顺着铺在脚下的石板路往前走;渐渐的离着院子远了,身后也没了说话的声音,穿过了许许多多没有人住的空置房间,一直到了屋子后头一扇木门外才没了路,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头写着:皇甫宗祠。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密室?什么密室能有他们说的那么神奇,难不成比我脑海里的小卖铺还要神。”秦树撇撇嘴,早就见识过更厉害的也就不怕眼前这点小风浪了,二话不说推开木门就要走进去。

    可木门一开。

    当秦树看到里头的风景时直接傻住了:门内不是屋子更不是院子,竟然是一片山林;而不远处有一个看不见里头明细的洞口正对着秦树站着的方向,除此之外与野外山林没有任何区别。

    秦树看看身后,看看四周,再回过头来看看里头这一篇深山老林里才有的景象,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之后才抬脚跨出门槛,踩上了那片野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