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68章 砸门
    七楼的公子哥二世祖们一直都在注视着顶楼的反应,只是两名醉汉进去了也一小会了,可却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就在众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顶楼的房门终于再次打开。

    一名身穿白色长衣的俊俏青年带着淡淡地微笑,两只手分别提着两个血肉模糊的家伙走了出来,轻飘飘地就往一楼地面上扔了下去。

    被废除了丹田的两个人本就重伤,从八楼被扔到了一楼的地面上根本没有半点悬念的死翘翘了,而且死亡的时候眼神之中还依然残留着没有褪去的惊恐。

    “该死,那小子是什么人?居然敢杀我们的人,老子上去宰了他。”

    喝醉了的司马熊熊两只眼睛喷火,嚷嚷了一声就要提起脚步冲去顶楼。

    “熊哥别动怒,别动怒,那小子刚刚出现没有刻意隐藏修为,看起来应该是灵主后期左右的样子,这种小货色哪里值得熊哥脏了手。”

    张启云赶紧上前拍了几个马屁,内心也是阴云密布,没想到居然会出师不利。

    不过死去的只是两个灵主初期的跟班而已,在去古城回来之前他会心疼,但现在,灵主境在他心目中当真没什么份量,死了就死了,只不过死的是他的人,他心里会有怒气。

    “怎么不让老子动手?难道要让那小子打了我们的人还继续逍遥?”司马熊熊一把扯住张启云的衣领吼道。

    张启云略微尴尬,但是没有反抗,如今觉醒了圣体,他不会像以前那么怕司马熊熊,但身份地位上的关系,他还是尽量忍受司马熊熊带来的气。

    “熊哥说的什么话?打了我们的人哪有就这么算了的?只不过这小子还不够资格让熊哥出手,熊哥是谁?整个青州城有几个人敢惹熊哥?”

    张启云舔着脸又说了好一番,这才将司马熊熊劝了下来。

    但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算了,不仅司马熊熊看着他,皇甫涛和长弓耀也看着他,更有司马烈也是面色阴冷,他张启云决不能忍气吞声当做没发生过啊。

    “诸位兄弟稍等,这次启云亲自过去,倒要看看这小白脸是何方神圣,连我张启云的人都敢打死。”张启云寒声说着,在身边一众马屁精的吹捧下带着三名灵主巅峰的高手就向着顶楼走去。r1

    顶楼,包厢。

    “我说陈道心,思思可是女孩子,你当着他的面这么血腥是不是太过了?”李修带着调侃的笑容对陈道心打趣道。

    陈道心脸色微红,但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独孤栀和元骆风的真实底蕴,所以也很自然地坐回了原位,冲着元骆风说道:“元兄,那两人装醉跑来,张口第一句就是小白脸,你说,该不该杀?”

    “什么?”元骆风顿时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咬牙切齿道:“当然该杀,谁敢提小白脸三个字,都该杀,甚至这么杀了还便宜了他。”

    李修和独孤栀对视一眼默契地避开这个话题,元骆风现在就是个疯子,除非打算撕破脸皮,不然还真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他,否则谁招惹了谁心烦。

    轻轻啜了一口名酒,李修有些疑惑地问道:“陈兄,那两人既然能上来,那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里的守卫故意放他们过来,二是那守卫被人调开了。”

    “再者,这两人既然是装醉,那就表示不是走错门而是故意来的,这说明他们有目的,但以他们二人的实力来说断然是没有那更能连让守卫通融或者调走守卫的,所以他们背后肯定有人在指示。”

    “你也不问一下他们背后的人是谁,就把人给处理了,这是不是太心急了?”

    听到李修的话,陈道心刚想解释,可思思就把话接过去了。

    “陈道友做的也没错,那两人实在让人恶心,再说就算他们背后有人,这两人也不过是扔来试探的小旗子,问也不一定问得出来,还不如等着幕后黑手自己送上门来。”

    说道这里,思思站起身来给众人做了个万福的礼,随后端起酒杯就连喝了三杯说道:“今天不管幕后黑手是冲谁来的,但这里是烽火连城,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思思的不是,思思先向给为赔个罪。”

    “好了好了,反正今天一肚子火,有人要送上门来让我们出气也是刚刚好,你就不要过分自责了,既然我们是朋友,不是单纯的生意往来,那么不管是冲我们来的,还是冲你来的,性质都是一个样。”

    李修刚刚说完这番话,元骆风就蹭地一下又站起来了,红着眼说道:“李兄说的没错,等下不管是谁来,你们都先别插手,今天不好好打一架,我心里不痛快。”

    “来了!”

    元骆风的话刚刚落下,独孤栀便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果然,这边话刚停,外屋的门就被砸的砰砰响。

    “哼!且让本少阁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来放肆。”元骆风怒吼一声,甩一甩衣袖,带着强烈的杀气就去开门。

    “这样好吗?”思思有点不确定地看向李修,毕竟在这里她唯一熟悉的就是李修了。

    李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无所谓,反正是独孤兄请客吃饭,敢来捣乱的人就是不给独孤兄面子,元骆风想闹就让他闹吧,他要是扛不住了还有独孤兄呢,这里可是青州。”

    思思听李修这么一说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内心也是各种猜测。

    毕竟这件事情如果是冲着她来的,放在平时她还不一定能摆平,可现在有独孤栀在这里当靠山,思思都恨不得很豪放地撕开胸前的衣服,用力拍打自己的心口,仰天大喊一声谁怕谁。

    “开门开门,给老子开门,再不开门老子要踹门了。”

    张启云平常也是够理智的,但从古城归来,他内心一下子膨胀了,加上喝了酒,此刻都不管这里是不是烽火连城了,带着护卫就疯狂砸门。

    “嘎吱!”

    就在此时,门从里面打开了。。

    张启云甚至都没仔细去看开门的是谁,带着护卫瞬间就闯了进去,正好背对着元骆风,张开口就骂道:“胆大包天的小白脸给老子出来”

    “小白脸?”元骆风本来开门看到张启云还愣了一下,可这一声小白脸就仿佛狠狠对着他的胸口插了一刀,一瞬间,他的眼眶就红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