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暴露
    汉考克察觉到雷的妻子玛丽眼神中的戒备与疏远。

    “错觉吗?”

    汉考克暗自想着,可他为什么从玛丽身上有一股亲切感?

    玛丽警惕的眼神让汉考克感觉很不舒服,虽然这种眼神他见过很多次了,早已免疫,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竟然有点恼羞?

    见识了太多太多,古波不兴的心竟然有点荡漾。

    “这样不好,雷这人还是挺不错的。”

    因为在回来的时候已经聊过天,大部分是雷在那里一个人说着,汉考克对雷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雷是一个天真的老好人。

    这是汉考克对他的认知,所以这种好人,是需要保护的,不能被欺负。

    这种人已经很少了。

    …

    在雷热情的照呼下,汉考克顺势留在他家吃晚饭,心里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不欢迎我?我偏要待在你家!”

    玛丽做的晚饭特别的合汉考克的胃口!

    晚饭过后,在汉考克准备离开的时候,雷对他说道:

    “我认为你需要改变,我可以当你的顾问。”

    他继续说道:“你也不喜欢这样吧,你保护着这座城市,却受到人们的批评。”

    汉考克一言不发,转身离去了,雷家门口道路上的凹痕证明这人曾经来过。

    …

    当天夜晚。

    在雷房子的房顶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卧室里的灯还亮着,雷和玛丽正在聊着关于汉考克的事。

    听到雷为自己说话,汉考克坚硬的内心多了一道裂缝。

    “我这个样子,乔虽然没说什么,但肯定是有些失望的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原来汉考克得过且过,反正人们不喜欢他。

    酗酒,不着边幅,甚至有些自暴自弃。

    可见到阳光的乔后,汉考克有些惭愧。

    “试试吧,反正无聊。”汉考克对自己说。

    当天晚上,汉考克是在雷家的房顶上度过的。

    …

    第二天,在乔享受着洛杉矶的海滩时,汉考克小心翼翼的从雷家的房顶上起飞,转了一圈后又把地面砸出一个大洞。

    嗯,毕竟梁上君子这事还是别让其他人知道了。

    再次见面,雷显然很惊喜,他儿子亚伦也很开心,就是老婆玛丽有点敌意。

    汉考克也不在意,不爽吧,不爽就对了,有本事打我啊!

    他就喜欢那种你看不惯我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感觉。就像洛杉矶警察局一样,明明天天叫嚣着要把他关进监狱,可从来没实行过,记者一问,只是搪塞着正在准备,呵呵,都准备了多少年了!

    …

    雷劝汉考克去自首。

    “人们对你的偏见在于你有时候不小心会破坏一些建筑,但他们不知道如果没有你,这个城市的治安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如果你去了监狱,他们就会想起你的好!”

    说实话,汉考克觉得雷说的很有道理,这人很会说话,并且很擅长游说,他心动了。

    可是心动归心动,汉考克却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因为汉考克不想让乔知道自己要去蹲监狱,那也…太丢人了!

    以前只有他一个超人,汉考克无所谓,因为其他人都是凡人,而他是超脱者,再怎么说,其实他是挺自傲的。

    他可以不在乎那些普通人对他的看法,可他不能不在乎乔。

    因为他们是同一种人。

    就像是同学一样,当初大家一个班上读书,毕业后人家有房有车,你还是一个打工仔,那不尴尬吗?

    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汉考克能感觉出来乔混的很不错,很滋润。

    虽然不知道社会地位怎么样。但起码很有钱。

    他汉考克没钱,不过这没什么。对他们这种人来说,钱很好得,不管是法律上面写的还是没写的,有实力,挣钱很容易的。

    有钱没钱没什么,可要是去蹲号子了,那就不一样了。

    堂堂一个超人,竟然进了监狱?

    太丢人了!

    …

    无论雷怎么说,汉考克就是摇头,死活不去监狱。

    雷没办法了,他说的口干舌燥,可汉考克就是不点头!但他是真心想帮汉考克,因为汉考克救了他的命。

    眼见说不动汉考克,雷决定先缓一缓,所以他顺势又留汉考克在家里吃饭。

    汉考克本来不想留的,但看了一眼玛丽,他决定留下来。

    …

    玛丽在厨房里做饭,她很不乐意,可没办法,她老公雷邀请的,又不能不给雷面子。

    雷去上厕所了,汉考克坐在沙发上,左顾右看,最后看到玛丽那满脸的不高兴,他恶趣味犯了。

    “酒在哪里?”

    “没有!”玛丽语气很不好。

    汉考克成心想气玛丽,他自己站起来找,很快他就摸了一瓶威士忌。

    不是他常喝的哪一款,雷家境还是不错的,不用买超市里最廉价的酒水。

    也不用工具,汉考克手一拧,就打开了酒瓶。

    “你干什么?这是我家!”

    玛丽冲过来就要夺走酒。

    “你怎么可能抢走我手里的东西?”汉考克心里暗自得意。

    但事情却没和他心中的想像一样,玛丽很轻易地夺走了酒,顺便还推了汉考克一下,把他推了一个踉跄。

    “怎么可能?”

    汉考克对自己一身实力很清楚,普通人是抢不走他手里的东西,更何况还差点把他推倒了?

    “你…?”

    玛丽脸色有些不对。

    她激动了,一不小心用了真实的力量。

    丢下一句“别乱动我家的东西”就匆匆离开了。

    接下来汉考克跟老实的坐在沙发上,他察觉到了不对。

    气氛有些僵硬。

    玛丽在厨房心不在焉的做饭,汉考克在沙发上发呆。

    而刚从厕所出来的雷却什么也不知道,他还笑着问汉考克:

    “怎么了?看你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汉考克没说话。

    午饭时,餐桌上的氛围很怪。

    汉考克和玛丽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吃着饭,只有雷一个人在哪里喋喋不休,他还想劝汉考克去蹲监狱。

    午饭后,汉考克匆匆离别,不过他答应了雷,明天接着来。

    雷心里暗喜,以为是自己的劝诫起作用了,他很快就能成功说服汉考克。

    可他不知道的是,汉考克是死活不会去监狱的,之所以还来他家,完全是冲着他老婆玛丽去的。

    玛丽很不对劲!

    (期末了,在补作业,考完了。

    三门课,赶到一起了,这几天补了一学期的作业。

    这个月目标是努力弄一个连续三十天更新3000字的荣誉。

    感谢蜗壳0821的万赏,实在不好意思,这更新,对不住大家。)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