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不甘-(六十二)现世4
    开了不少瓶酒,陈怀瑜先是干了一杯,对着沈凌道,“沈总你要是帮我,别说和你喝一次酒了,就是喝十次也没事啊。”

    沈凌默默拿起酒杯和她喝了一口,目光闪烁,低声道,“一年不见,你变化很大。”

    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才一年不见,她变了很多。

    “是吗?人总是会变的,有些事是没办法的。”陈怀瑜笑了笑,心里有苦涩,面上却十分。

    “等我成功了,我就把你给我钱和你借给我的钱加三倍给你,怎么样?咱们到时候立合同。”陈怀瑜举着酒杯和沈凌又干了一杯。

    沈凌看着她这种妆容精致的脸,看着她把手里的酒一干二净,他低沉声音道,“我记得你从前喝不了酒的。”

    从前她确实不能喝酒,那时候的她每次跟着他出去参加同学聚会,或者朋友聚会,她都是滴酒不沾。

    不仅不沾酒,还会在出发前叮嘱他少喝点,还会给自己包包里塞一瓶酸,等快到聚会地方时,就要他喝几口酸,先垫垫肚子。

    陈怀瑜把空酒杯放下,拿去一瓶酒新开了,重新给自己盛满,再给沈凌也盛满了。

    “从前不喝,现在还不能不喝吗?”

    阳台上亮着橘红色大灯,是她当年喜欢的样子,角落里那盆多长的十分茂盛饱满,青青脆脆很好看。

    她站起子倚在栏杆边,摸了摸栏杆扶手,往阳台下面看了几眼。

    “这阳台的栏杆设计有点矮了啊。”

    确实矮,一米高不到,难怪她那么容易被推下去。

    不远处的树叶随着风刮落,又是一年的秋季,秋季秋季,这个季节不知道如何形容。

    沈凌看了一眼栏杆高度,“确实有点矮了,可以重新设计装修。”

    “嗯。”

    陈怀瑜点点头,回头对沈凌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年少时期喜欢的男人还算好的吧,前世救过她,还要替她报仇,今生她要一千万的分手费立马给了,现在她遇见麻烦,能想到可以求帮忙的还是他。

    明明想过两清的呢,可到头来还是厚着脸皮找他帮忙。

    “谢谢你。”

    陈怀瑜开口,嘴角dang)漾着微笑,这句谢谢是真心的,“很谢谢你,谢谢。”

    不远处的枫叶被秋风染成了红色,夹在一栋栋别墅之中,好象是一幅油画。

    后花园里金灿灿的桂花开了,香味扑鼻而来,还有其他花类,正在阳光下盛开。

    秋季,让人伤悲又喜欢的季节。

    少女时,她极坐在窗户旁的位置,然后在自习课上趴在桌子上睡一觉,那种秋风从窗外飘进来的感觉,那种整个人懒懒洋洋的姿态,还有少年拿着自己校服外给她披上去.......

    过的人,是很难真心恨起来,讨厌起来的,她曾经埋怨过他,也恨过他,还有叶景寒.......

    她曾经也是恨过的,埋怨过的。

    可如今再回首看看,什么恨,什么怨,只剩下一点点惆怅的释怀。

    她拿起酒杯和沈凌又干了一杯,有点矫的道,“往后余生祝福你,也祝福我,最好祝福我成为大老板。”

    沈凌见她这样说,嘴角含着笑,“好,祝你成为大老板。”

    秋天,蓝湛湛的天空,突然翻脸而露出险恶的颜色,暴风雨袭击而来,风雨下了整整十天,十天后又是蓝湛湛的天空。

    年复一年,复一,又是一年好秋季。

    十年后。

    某宴会上。

    灯光璀璨,衣香鬓影,华衣美服,整座城市繁华的夜色,在窗外映成背景,优雅的音乐里,杨蓝坐在角落里喝着闷酒。

    这几年局势发展太快,互联网企业席卷而来,多少实体产业被打击的一蹶不振。

    而她的爷爷已经去世,小叔不管公司,她爸爸又是个没能力的,如今的杨氏企业空有外壳,负债累累,已经被银行全面封杀,再不借资金。

    没有资金调动,如何让公司起死回生?

    父亲要她找个金龟婿,可她这个年龄了,上哪去找?

    叶景寒倒是有钱,可他不要她。

    她等了这么多年也没用,当初她倒是交了个不错的男朋友,可惜那是个穷小子,门不当户不对的,最后只能分手。

    宴会在座的大多是成功人士,商场精英,像她这样的落魄企业家的小姐很少见,她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叹了口气。

    看着那些成功人士带着艳美貌的女伴,她心里感叹,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皮肤保养的再好,也比不过人家刚刚二十出头女孩子了。

    “你在这里喝闷酒?”丁敏开口,坐在她边。

    杨蓝看见是丁敏,心里有鄙夷,这个女人名声已经臭成那样的了,还好意思出来?

    这几年信息格外发达,丁敏不知道得罪了谁,稍微有点举动就被扒皮扒的一干二净,不仅如此,还把她从前的那些糗事都扒出来了。

    说她,18岁就破坏别人家庭做人家小三,而且不是破坏一个家庭。

    20岁有三次流产经历,25岁又做了某位可以做她爷爷的男人小三.......

    大众很喜欢看这些豪门家小姐的桃色新闻,新闻一出,果然立马火遍全国,那些男人们的正房太太一起来对付她,可惜自家男人护着她,越是护着丁敏,那些原配太太越发生气。

    最后不知怎么的,闹得把丁氏企业搞垮了,破产了,丁敏彻底沦为公交车。

    没办法,若不是这样,她就没法活下去了,家里负债几个亿,房子别墅都卖掉了,她哥哥想尽法子重新开始,可事哪有那么顺利。

    有钱的事那些朋友那些兄弟那些发小,是真朋友是真兄弟是真发小,可没钱了呢?

    没钱了,和落汤鸡没什么两样,什么朋友,巴不得你别拖累他。

    丁敏是习惯了富裕的生活,突然让她过窘迫的生活她是受不了的,从简入奢容易,从奢入简难。

    杨蓝看了她一眼,“你怎么来了这里?”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按照现在丁家的状况,丁敏是没资格来参加这样的宴会的。

    何况,她记得这个宴会听说有个大佬要过来,来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精英总裁,丁敏一个名声极差的女人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