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8章 无耻,拿他去堵枪眼
    武林中文网 .50zw.,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

    第728章?无耻,拿他去堵枪眼

    这句话一出,长孙云尉立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么一想,可不是听过吗?

    就在他抓到凤无忧的那个小山谷里,凤无忧也是用自己的性命做威胁,逼着他放走了当时跟在她身边的人。

    此时凤无忧又说出这样的话来,长孙云尉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凤无忧想要做什么。

    她要自己再一次放聂铮这些人走!

    可是,同一个招数用两次,凤无忧就不觉得累吗?

    这是不是太看不起他了?

    “凤无忧,这招数你已经用过一次了。”长孙云尉咬牙。

    “有用的招数,用个千八百次都不嫌多。”凤无忧毫不在意,只是晃了晃罐子:“你答不答应?”

    “娘娘!”聂铮低叫!

    他方才很是放心,可此时却急了起来,他是来救凤无忧走的,可结果,怎么却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闭嘴!”凤无忧瞪他一眼。

    聂铮私自做这火药罐子的事情,她可还没有跟他算账呢。

    聂铮一噎,道:“属下不能丢下娘娘。”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凤无忧,怎么可能让凤无忧再被长孙云尉带走?

    “我又不会死。”凤无忧道:“这里不行,还有西秦境内,还有安陵,还有皇宫。”

    凤无忧恨铁不成钢地道:“这么多机会,还有那么多能帮我们的人,就非要在这里拼个你死我活?”

    “聂铮,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否则,怎么那么上赶着找死?

    聂铮被凤无忧说的脸都给憋红了。

    明明是好好的话,怎么从凤无忧嘴里说出来,就那么古怪?

    不等张口说些什么,凤无忧就再次说道:“这些火药罐子,回去以后,你怎么做出来的,就怎么再给我全部拆分出来,一个也不许留!”

    这可是和核武器一样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格局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有由她的手中流传到这世上。

    聂铮再次抿紧了嘴。

    他现在还没放弃带凤无忧一起回去呢。

    凤无忧也不理会他,只是又冲着长孙云尉喊道:“长孙云尉,你想好了没有?其实不用想这么长时间吧?你都费了这么大劲了,才让我活着走到这里,这会儿让我死了,不太合算吧?”

    长孙云尉恨不得用眼刀子把凤无忧扎死。

    她说的是她自己的命,可是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在说别人的命一样。

    而且,她自己的命她自己不珍惜,还得让他来帮她珍惜。

    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长孙将军……”韩将军连忙叫了一句。

    他站在长孙云尉身边,对他的细小动作最为清楚。

    他怎么觉得,长孙云尉好像是要答应的样子啊?

    长孙云尉没好气道:“皇上吩咐了,一定要带活的凤无忧回去。韩将军有什么好办法?”

    韩将军立即哑口了。

    现在凤无忧不在他们手里,火药罐子又是她自己举着,他能有什么好办法?

    如果是杀了凤无忧,他倒是至少也有几十个法子。

    深吸一口气,免得自己被凤无忧气死,长孙云尉道:“你自己走过来,本将军放他们走。”

    “不好。”凤无忧道:“我站在这里不动,我的人先撤,你们不准上前,不准追击。我确定他们安全了,你才可以命人上前。”

    就算知道长孙云尉说话还算话,但凤无忧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掉以轻心。

    反正也不得不放他们走,对方式什么的,长孙云尉还会在意吗?

    以凤无忧现在的身体状况,就凭聂铮这么点人,根本不可能把她带走。

    因此,他点了点头,正准备同意,却忽然又是一阵激烈的马蹄声,从草原北边快速奔来。

    “凤无忧!”

    一声高喝,拓跋烈的声音张狂的响起:“本大王正愁找不到你,你倒是自己来了!”

    北凉人!

    真是该死!

    长孙云尉瞬间变了面色,厉声喝道:“冲上去,抓住凤无忧!”

    他方才的确是答应要放聂铮这些人走了,可是方才没有人和他抢凤无忧啊。

    此一时彼一时,当务之急是抓住凤无忧才最重要,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往后放。

    凤无忧也看到了拓跋烈,面上顿时一喜。

    来的好啊!

    正觉得场面不够乱,没办法发挥呢,拓跋烈就送上门来了。

    凤无忧扬着嗓子,大声叫道:“长孙云尉,我不想和拓跋烈走,保护我!”

    长孙云尉正打算往凤无忧那里冲,闻言差点吐血。

    天底下还有没有凤无忧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了?

    这不是转移仇恨,拿他去堵枪眼吗?

    可偏偏,现在的站位,西秦的军队半包围的把凤无忧围在了中间,也正好把凤无忧和北凉军隔开。

    这种情况下,说他们不是在保护凤无忧,谁信?

    至少,拓跋烈是不信的。

    他冷笑道:“怎么?慕容毅也对这个女人有兴趣?想和本大王抢,他亲自来还差不多!”

    一边高喊着,一边指挥着北凉骑兵,旋风一样往西秦的兵马杀过去。

    这一顿操作,看得聂铮都快傻眼了,直到凤无忧戳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啊?”聂铮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凤无忧往马上爬才回过神,连哦了两声,才对着身边人马下命令:“保护娘娘离开!”

    凤无忧在聂铮的帮助下爬上马背,对后面打得那么热闹的场面,连头都没回一下。

    让拓跋烈和长孙云尉两个人打去,她可不奉陪了。

    一行人上马就向着燕云的边境飞奔。

    北凉的骑兵彪悍,几乎一瞬间就把长孙云尉的人马给卷了进去。

    长孙云尉郁闷得要死,却也不得不应战。

    而且,西秦和北凉本来就是世仇,两方兵马交锋,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只是,他总算还记得自己真正的任务,招架了两招之后就转头去看凤无忧。

    这一看更是嘴都气歪了。

    凤无忧这跑的,也太麻溜了吧!

    他以后要是再信她那张嘴,就把他的头割了!

    “凤无忧!”他嘶声叫喊:“不准跑!”

    可,凤无忧会听他的吗?

    才不会呢!

    凤无忧的回答,是毫不犹豫给了马屁股一鞭子,跑得更快了。

    这一嗓子倒是提醒了拓跋烈,他看了一眼凤无忧,哈哈笑道:“不愧是本大王看上的女人,连逃跑都跑得很有风度。”

    周围一圈人绝倒。

    大王,这好像不是什么自夸的好词吧?

    不过,拓跋烈的信条向来是他自己高兴就行了,才不会理会别人怎么看呢。

    不过,对凤无忧逃跑,他并不着急。

    他在凤无忧手中吃的亏实在是太多了。

    早在芳洲的时候,他就已经从中吸取了不少教训,这一次又岂会不防着?

    凤无忧看向面前突然出现的一队人马,不得不勒住了马缰。

    “凤女皇。”阿木古郎出现在前方,相比于其他的草原人,他要儒雅文静得多,因此很容易认出来。

    他微笑道:“我先前不知道那些牢军之物是凤女皇为我们准备的,居然没有收,实在是太失礼了,所以现在,特意再回来拿一次。”

    他在北凉也是以智计和小心出名的,结果,却被凤无忧当着面给耍了一道,这绝对是耻辱。

    现在这话,正说明他心里记着仇呢。

    “这都多久了?早就馊了。”凤无忧嘴里胡乱扯着,目光却是不住要量着面前的人马,思寻着要如何才能逃过这一关。

    但阿木古郎的小心显然是名不虚传的,队形十分严谨,几乎把他们所有的出路都牢牢堵住了,根本不可能直接冲过去。

    前路去不得,后路却也被堵了起来。

    长孙云尉看到凤无忧逃跑,怎么可能放弃?虽然仍在和北凉人交战,但却是一边交战,一边把战场往凤无忧所在的地方转移。

    阿木古郎道:“凤女皇也许是对我家大王有些误解。大王请凤无皇到北凉,绝不会对凤女皇不利,相反,是大大的好事。”

    “做你们的阏氏吗?”凤无忧问道。

    阿木古郎微怔,他是真没想到凤无忧这么狂放。

    这话,就算是草原的姑娘也不会说的这么直接。

    凤无忧继续胡扯,问道:“你听说过自由恋爱没有?”

    这又是什么新鲜词?阿木古郎一头雾水。

    “就是说这事儿得讲究着你情我愿,现在你们大王愿意,可是我不愿意啊,所以这就成了强人所难,再换句话说,和逼奸差不多。啧啧啧,你们大王也太没品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

    拓跋烈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好不好?怎么到了凤无忧嘴里已经成了人品这么下作的人了?

    “凤女皇,你……”阿木古朗怒,他看着好脾气,其实只是情势需要罢了,他对拓跋烈很是忠心,绝不允许有人这么侮辱拓跋烈。

    “你也不想你们大王背上这种名号对不对?所以不如你放点水,假装不敌放我们过去得了!你们大王知道我很厉害,肯定不会怪你的。”

    云卫们一个个都很想捂脸。

    娘娘,你当现在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吗?这事儿还能商量啊?

    此时阿木古郎终于领会过来凤无忧都是在胡说八道,顿时怒道:“你……”

    一个你字尚未说完,凤无忧忽地扬起一物,向着阿木古郎甩手扔了过去:“看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