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2章 就这么说定了
    过了好几秒,当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之后,薛朵儿才回过神来,她愕然的回头看了看后方倪强的车子,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吐沫,眼神里满是惊愕之色。

    刚才何生超车的时候,坐在车里的薛朵儿只感觉车身在剧烈的摇晃,有一种要翻车的感觉。薛朵儿能感受到,当时的车速很快,而何生的动作也很快,可具体发生了什么,当时的薛朵儿却很懵。

    因为,这简直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将头探出窗外看了看,后面的车子里,倪强像是在怒砸方向盘。

    薛朵儿眼神里闪过兴奋的光芒,她将右手伸出窗外,竖起了中指!

    “靠!”后面车子里的倪强不禁骂了一句,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刚才倪强就是担心何生超车,所以他一直行驶在最左车道,而他老早就看到了前面弯道有一辆货车驶来,在倪强看来,何生根本不可能越道超车。

    而且,里面的弯更急一些,后面这辆车如果车速快于自己,并且想要从越道超车的话,那么这辆车要么翻,要么就会迎面撞击前面的货车。

    可倪强压根没想到,在他的视角里,何生的车子是横着甩尾漂移出去的,就仿佛绕着他的车画了一个弧形,然后平稳的超到了他的前面。

    这种车镜,倪强别说做出来了,他连想都不敢想。

    哪怕是专业的车手,估计想要完成这样幅度的高速漂移,都很有难度。

    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倪强的油门已经踩到底了,可是,他忽然发现一个大问题,他的车虽然提速很快,但如果是直路行驶,车的极限速度远远不及前面这辆保时捷911。

    况且,开这辆车的还是个疯子,这样的路上,这家伙居然逐渐与自己拉开了距离。

    前面又是一个弯道,倪强已经被甩出了一百米左右,可是,眼瞅着前面的保时捷911漂移过弯,车身优美的在弯道上甩尾,倪强整个人心态都炸裂了。

    这才第二个弯道,就被甩了几百米了,后面还追得上个屁啊。

    此刻,何生的车里,当车子甩尾过了第二个弯之后,倪强的车子就看不见了。

    薛朵儿兴奋的叫喊了一声:“太帅了!真他妈解气!”

    “嗯?”何生听得这话,侧头瞪了薛朵儿一眼。

    薛朵儿撇了撇嘴,干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虽然时不时嘴里还会冒出脏话,但薛朵儿已经形成了一种潜意识,何生瞪她一眼,她便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十公里的路程,何生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而到了地点之后,薛朵儿给何生指路,何生避开了对面车道,一个飘逸甩尾完成掉头,车子原路返回。

    开了两公里之后,何生才与倪强的车子碰面,大老远的,何生便摇下车窗,对着倪强挥了挥手。

    车子里的倪强气得一张脸都通红了,想骂人,可车里就他一个。

    又过了几分钟,何生的车回到了车队里,驶过车队之后,何生车子迅速掉头,重新停到了车队的后方。

    还没下车,何生便听到了一阵尖叫声,薛朵儿的那些朋友们,迅速朝着这边拥簇而来,所有人都显得很兴奋。

    因为这条路经常飙车,所以在前面的那座桥上,这些飙车党们特意安了一个摄像头,在何生的车率先驶过那个摄像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画面里有捕捉。

    见到何生的车漂移甩尾,这些家伙一个个兴奋得跟什么似的。

    所谓的飙车党,就是那种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爱好者,而这样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追求速度与刺激。但真正在技术上来讲,这些飙车党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会个简单的甩尾,估计就能炫耀很长一段时间。

    而何生的过弯和甩尾调头,在这些人看来,这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这些年轻人格外的兴奋。

    薛朵儿也呆住了,看着面前这些朋友,她嘴角也挂着得意的笑容,虚荣心一下子就膨胀了。

    “真想不到啊,你...你开车居然这么厉害...”薛朵儿轻声说道。

    何生笑了笑,开口答道:“以前经常跟别人学的,你要是想学,往后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你...愿意教我?”

    何生耸了耸肩:“漂移什么的又不是特别难的动作,很容易上手的。”

    听得这话,薛朵儿古怪的盯着何生,窃笑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啊,不准反悔!”

    何生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哦对了,你刚才说,这个倪强是宏雅集团董事长的堂弟是吧?”

    薛朵儿一愣,随后答道:“对呀,这家伙仗着他姐有钱,光是改装车那些都花了好几千万呢。”

    “那你跟他的关系...”

    “水火不容!”薛朵儿想都没想就答道:“你这次赢了他,看着吧,过会儿肯定会对你撒泼的!你等着吧。”

    何生轻笑了一声:“那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薛朵儿撇了撇嘴,反问道:“赌什么?”

    何生笑着说道:“就赌过会儿这个倪强过来之后,我不用动手,就能让她尊敬的喊你一声朵儿姐,并且给你真诚道歉,从今往后,他绝对不可能再出现在这条路上。”

    “怎么可能?”薛朵儿有些好笑的看着何生:“这条路就差写他的名字了,让他在这条路上消失,你就算打死他也不可能!”

    “我说了,我不动手。”何生笑着说道。

    见到何生如此信誓旦旦的样子,薛朵儿也来了兴致,她反问道:“那你想赌什么?”

    “我要是输了,要求你随便提;但你要是输了,我就一件事。”

    “什么事儿?”

    “打电话给你爸,向你爸道歉。”何生开口说道。

    一提到薛福,薛朵儿嘴角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她看着何生,眼神里闪过一抹不情愿。

    “怎么?当女儿的给自己父亲道个歉就为难了?你怎么不想想,你能成天出来玩,都是谁给你的钱?”何生笑着说道。

    听得这话,薛朵儿怔了一怔,她抬起头来盯着何生,犹豫了几秒,她开口说道:“道歉就道歉!我还怕了你不成?反正你也不可能办到!”

    何生像是奸计得逞了一半,笑得格外浓郁:“就这么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