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03章 连番质问
    “是啊,

    boss找薄夜算账,两人动了刀,正好慕浅就过来了。https://事情隐瞒不住了,就被搬到了台面上,几个人就这样正面刚了起来。那会儿,闹得很厉害。”

    韩哲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然后叹了一声,“boss真的很可怜,但你应该了解他,就算他过得不好,也不会看见一个背叛她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身边。”

    同样可怜的还有慕浅。

    韩哲甚至在想,他以后到底要怎么去面对慕浅?

    司靳言使劲儿的消化着锦容和韩哲两人说的话,但不管怎么消化,都觉得撑得慌。

    “我要去找慕浅。”

    拿回手机,他转身就走。

    锦容还想去追,却被韩哲拦了下来,“不用再追了,他知道怎么说。”

    “你不怕他冲动?”

    “没事的。就算他冲动之下说了boss的情况,慕浅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过来看望boss。”

    之前韩哲一直在怀疑慕浅,但现在他知道慕浅一定不会过来探望boss。

    一个为boss付出一切的女人,即便是担心boss,也会克制住内心对boss的感情,不会让之前所有的付出都付之东流。

    “次奥,真特么的操蛋!”

    锦容怒不可遏,气的咬牙切齿,“要说就是那个墨垣,如果不是因为墨垣,也不可能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我就不明白了,大哥为什么还要留着墨垣?”

    “他自有用处,否则,boss早就将他千刀万剐一百遍了。”

    “真是服了!”

    锦容很头疼,可不管怎么样,他都改变不了现实问题。

    这边,司靳言从医院离开,坐在车上,给慕浅打了一通电话,那边慕浅接听了,他直接问道:“你在哪儿?”

    “我在……薄夜家里。”

    轰隆隆——

    那一刹,司靳言三观尽毁,他刚才还对韩哲与锦容两人的话半信半疑,现在从慕浅嘴里听见了她说她在薄夜家,便不得不相信一切。

    “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来找你。”

    他打开了微信,给慕浅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慕浅给了个定位。

    在偏远地区,原本那边根本没有任何的讯号,是司靳言倾其所有耗费巨资为那边连接了网络,才有了信号。

    之后,他也会跟慕浅时不时的联系,偶尔问问慕浅跟大哥之间的关系。

    她一直都说很好,可谁能知道,慕浅口中的‘好’,与他回来所见的一切都不同。

    甚至有些不能理解慕浅的心里想法。

    薄夜……到底哪儿好了?

    当初他苦苦追求慕浅,她一直拒绝,可现在呢,却选择跟薄夜在一起。

    为什么会这样?

    这半年的时间,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因为雪天路滑,司靳言开车的速度不快,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抵达了薄夜的别墅。

    在别墅里,他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人。

    女人裹着羽绒服,一脸的憔悴虚弱,眼眶通红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很虚的感觉。

    原本,司靳言想要见到慕浅上前去质问。

    但当他亲眼看见慕浅的那一刻,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当初的浅浅容光焕发,那一张白皙的脸颊上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而现在她很瘦,以至于那一张脸失去了昔日里的光泽,不复从前的美。

    尽管依旧很漂亮,却是在胭脂水粉的堆砌之下给人的表面的美。

    “你……你……怎么瘦这么多?”

    司靳言心口涌出一阵心疼,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紧皱眉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靳言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的出来事情不一般。

    如果按着韩哲和锦容的话来说,慕浅跟薄夜在一起,那么现在他们俩真的在一起了,最起码两人也能表现出欢快的样子。

    可看看现在慕浅,再看看薄夜,两人脸上哪儿有一丝的喜悦?

    根本没有。

    所以,其中到底有什么误会?

    “学长,坐吧。我们好久不见了,我正想你呢。”

    慕浅指着沙发,示意让司靳言坐下。

    薄夜则走到

    一旁,为两人泡茶,给两人聊天的空间。

    “浅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你怎么跟薄夜在一起了?”

    说话间,他瞟了一眼那边正在泡茶的薄夜,心中困惑。

    所有的问题都堆在一起,好似十万个为什么,可答案……无解。

    慕浅目光微闪,缓缓垂首,“感情的事情不好说的,学长,你还是别问了。”

    问了她也不会说,所以,问那么多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司靳言有些生气,“当初我追求你,你跟我说,你爱着大哥。现在呢,不过是半年时间,你就跟薄夜搅和在一起了,他到底哪一点好?”

    愤怒的同时,司靳言也很想知道,慕浅到底喜欢薄夜哪一点,以至于可以让她放弃对她那样好的墨景琛,而去选择薄夜?!

    被他一连几番的质问,慕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所有的问题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在她刚刚结痂的伤口上再添一刀,那种痛,也只有她才能知道。

    “学长,我刚才说了,感情的事情不好说,你为什么要一再刁难我?”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情绪,唇角扯出一抹笑容,“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问这些的,我觉得我不需要给你什么解释。”

    砰——

    薄夜泡好了茶,将茶杯重重的放在司靳言的面前,“喝茶。”

    两个字,发音很重,足以看得出薄夜有些愤怒。

    司靳言眼眸微眯,瞟了一眼慕浅,又看了看薄夜,忽而一笑,“慕浅,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愤然起身,转身就走了。

    尽管心中有很多问题,但司靳言只想要安静一下,让他好好地去理一理思绪。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轿车的轰鸣声,司靳言绝尘而去。

    大厅里,即便是开了空调,也依旧冷冷清清,让人冷的有些颤抖。

    慕浅坐在沙发上,脑袋趴在膝盖上,埋头不语。

    痛,无比的心痛,令她痛苦到不能再痛苦。

    薄夜站在那儿,俯视着慕浅,置于口袋的手微微一蜷,只是眼底荡漾着痛苦的神色,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慕浅,你真的太傻了,什么时候能为自己考虑考虑?

    他走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或许,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慕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