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7章:男人的心思
    "老婆辛苦了,我给老婆揉肩膀。"夏阳深情款款的说。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子在想些什么?揉肩膀,你的小贱手,有本事一直停留在肩膀上啊!"

    薛小婵,温柔的白了那家伙一眼。

    "我也想啊!可是我这手,它时不时的会不受控制那么一下。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或许。是爱的魔力,牵引了它吧!"

    夏阳,一本正经的说。

    "在别的女人那儿,有爱的魔力不?"薛小婵,冷不丁的就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因为,直觉告诉她。

    这犊子今天,有些小反常。

    这便是,老婆的直觉。

    "没有!绝对没有!对于我的爱的魔力,只有老婆才有!"夏阳,一本正经的拍着胸脯在那里保证。

    "那你今天,是有什么事不?"

    薛小婵。扭过头,笑吟吟的看着小贱手正在不老实的,那家伙问。

    "钟庆国约我晚上八点在闲聚阁吃饭。"夏阳说。

    "你这是在催我,赶紧下班?免得你在送我回家之后。再赶过去,迟到了?"薛小婵问。

    "钟庆国等我,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主要是,今晚吃饭,苏晴也要去。对了,钟家明和钟泽凡都要去。所以,我提前跟老婆你说一声,免得你误会。"

    夏阳,贱贱的道。

    "一大群人在一起吃饭,里面混着个漂亮女人,你跑来跟我汇报。你单独跟某个女人吃饭的时候,怎么不跟我汇报啊?"

    薛小婵。能看不出这家伙的小心思吗?

    他敢跟她汇报,那就是绝对不会有事嘛!

    这男人,早已被她看穿!

    "单独跟女人吃饭?除了跟老婆你,那就是跟老妈了啊!"夏阳一脸认真的看着老婆,道:"下次跟老妈吃饭,我一定跟你汇报。"

    "故意跟我扯是不是?"

    薛小婵没好气的,在那家伙的小臂上,拧了一下。

    直接给他,拧红了。

    在那红色消退之后,立马出现了一小块青紫。

    "还撒谎不?"她凶凶的瞪着他,问。

    "我没撒谎啊!我真的没有跟除了老婆和老妈之外的女人,单独吃过饭啊!"夏阳很无辜,很冤枉,很可怜。

    "你没有骗我?"薛小婵很认真的瞪着那家伙,问。

    "没有!"

    夏阳的语气,是那么的坚定。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纯洁。看上去,完完全全,是一个老实得很,一点儿不会撒谎的孩子。

    薛小婵。给他唬住了,信了他的鬼话。

    "掐疼没?"薛小婵恢复了温柔的样子,问。

    "疼。"夏阳弱弱的举起了那只受伤的小臂,说:"要亲亲才能好。"

    薛小婵。一口给他亲在了那淤青的地方。

    "好啦!老婆下次再也不乱怀疑你了!这次是老婆错了,给你道歉!"

    "老婆不用给我道歉,让老婆产生怀疑,那一定是我做得不够好。我保证,以后会做得更好,让老婆再也不会怀疑我。"

    夏阳,就是这么的懂事。

    "你这小嘴,真甜!"薛小婵轻轻的,揪了那家伙的腮帮子一下。

    "老婆可以穿上那件漂亮的旗袍,从画里走出来,给我看一下不?"夏阳,满脑子都想着。老婆穿旗袍的样子。

    上一世,记得有一次。

    那天晚上,他在办公室加班,加到了晚上十二点。

    老婆开着车来接他下班。穿的就是一身旗袍,跟他今天买的这件,有点儿相似。

    作为基金经理,夏阳自然是独立的办公室。

    老婆一来,一看她那样,加上同事们已经全都下班了。

    所以,阳哥就冲动了一下。

    那,是两人,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好!我这就进去换了,穿给你看!"

    薛小婵用手指头,轻轻的戳了一下那家伙的额头,道:"你叫老婆穿什么,老婆就穿什么。所以呢,老婆叫你穿什么,你也得穿什么哦!"

    自己的男人,自己必须给他好好的打扮一番。

    一定要让他身上穿的每一件衣服,从里到外,全都是自己买的。

    最好是能让别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已经有女主人了。

    "不仅老婆让穿什么,我就穿什么;老婆叫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夏阳,很乖很乖的说。

    可是。在说到"吃"这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定在了她身上。

    薛小婵,当然是注意到了那家伙的眼神的。

    "老婆不叫,你就不吃吗?"她笑吟吟的问。

    "不叫也吃。"

    阳哥,很诚实!

    "哼!"

    薛小婵冷哼了一声,然后拿起了那件旗袍,扭着小蛮腰。进里面的休息间去了。

    夏阳,当然没有跟进去。

    他在老婆的电脑上,玩起了欢乐斗地主。

    休息间里。

    薛小婵拿着那件典雅的旗袍,对着换衣镜。在那里比了起来。

    这犊子,还真是挺会挑的。

    不管给自己买的什么,都是那么的合身,都是那么的让人惊艳。

    他。简直不要太了解自己!

    才在心里,感动的赞美了那犊子一番。

    "要不起!"

    "顺子!"

    "我炸!"

    ……

    欢乐斗地主,那刺耳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传了进来。

    薛小婵故意没把门关严。

    她在想,那家伙会不会跑到门口,透过门缝来偷看?

    她有些期待,同时又有些羞涩。

    可是。这个时候。

    那犊子居然在外面,玩起了斗地主?

    薛小婵有些生气了。

    这都还没结婚呢?跟那犊子,居然就有一股子,老夫老妻的味道了。

    打了一把之后。夏阳选择了托管。

    他,这是在声东击西呢!

    他,发现了门上的缝,因此悄悄的走了过去,偷偷的在往里面看。

    夫妻间,从来都是心有灵犀的。

    那家伙的眼睛,一贴到门缝上。薛小婵,就感应到了。

    她,通过试衣镜,看到了那家伙。

    别说此时,旗袍已经穿在她身上了。就算还没穿上,她都是不介意的。

    都跟那犊子在一张床上睡过了,他要想看,什么看不到啊?

    男人,就跟那好奇的小猫一样。

    哪怕什么都看不到,他也喜欢偷偷的看那么两眼。

    这是德性,改不了的!

    只要他不去别的女人那里偷偷的看,自己这里,就任着他咯!